第9章 第9章_宋玉章
连尚读书 > 宋玉章 > 第9章 第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第9章

  岸上接应的人群声势浩大,远远的,声涛如浪汹涌地向甲板涌来,两面人群都一致地挥手欢呼,宋玉章背对着船首听闻了山呼海啸般的喜悲。

  船一靠岸,岸上的人齐齐涌来,船上的人又蜂拥而下,码头上全乱成了一锅粥,宋玉章自知无人接应,想悄悄地走,可惜船上没有帽子,他这张脸就足够招人眼,要等最乱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最好是别让那虎视眈眈盯着他腰的旧情人再抓着。

  那小白脸,个子也是真够高的。

  也像根竹竿。

  宋玉章笑了笑,感觉自己与竹竿有着不解之缘。

  宋玉章静等了一会儿,觉得时候也差不多了,展了展衣裳上的褶皱,手背在身后,脚步利落而流畅地转了个弯,低着头往前走。

  这是他的绝技,不用看路,只凭本能向前,总能杀出一条路逃。

  然而这回他没疾走几步,肩膀就被搭住了。

  搭住他的手臂力气很大,铁一样地压住了他的步伐,宋玉章扭过脸,旧情人正冲他笑,“玉章兄,一起走。”

  宋玉章声色不动,两道漆黑的长眉舒展,他温柔地笑了笑,带着无奈的宠爱,“好吧。”

  孟庭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他总觉着宋玉章的每一个笑都挺不怀好意,带着某种见不得人的目的性,骚里骚气的,孟庭静很看不惯,有心想打他一顿,又知道自己已错过了最佳时机,杀不死也就打不得了。

  从头至尾,孟庭静都没对宋玉章表示过身份,一开始是觉着没必要,对个死人不用通报家门,现在仍是觉着没必要,宋玉章从他手中溜走了未必就是幸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宋家四兄弟没一个省油的灯,有宋玉章可受的。

  宋玉章心想既然让人给逮住了,少不得前尘往事恩恩怨怨翻出来说,这种事宋玉章虽不喜欢,却也还算能应付,嘴上花点功夫,身上卖点力气,不是什么天大的难事。

  只是这小白脸的力道真大得出奇,一条胳膊细细长长的搭在他肩膀上,竟还挺有分量,这么一个人,他怎么就一点也记不得了呢?宋玉章苦思冥想,实在觉得费解,他不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哪,好过,怎么就忘了呢?连名字也叫不出。

  码头上的人群已经一波一波地分开,一家人的抱在一块儿,是人海中翻腾的浪花,勾着宋玉章肩膀的人走了几步就放下了,冲着不远处的凯迪拉克挥手示意,“明昭。”

  宋玉章一直低着头避着人,听到陌生的名字也未曾抬头,跃跃欲试地还是想跑。

  肩膀冷不丁地又被拍了一下,宋玉章侧过脸看人,孟庭静对他笑,这一回他笑的很友善,语气也很温和,“明昭来接你了。”

  宋玉章抬眼,凯迪拉克轿车上正下来个人,穿着藏青色的西装,个子很高,头发梳得齐齐整整,面上笑容灿烂,露出一口齐整的白牙,阳光正气的好青年正冲着他们扬手,他的目光对上了宋玉章的,静呆了一瞬后,笑容更灿烂地飞奔而来。

  宋玉章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因为对方的架势仿佛是要将他扑倒。

  “哈,庭静哥!”

  宋明昭先和孟庭静打了招呼,随即惊喜地看向宋玉章,“你是玉章吧?长得真好!三哥见了你要生气了,你把他比下去了!”他说话时语气很活泼快乐,连珠炮一般不给人插嘴,说完一个话题就接下一个话题,立刻又转向孟庭静道:“庭静哥,这次多亏你了,家里接到你的电报真是欢喜极了,幸好五弟没事,要不然我们这一家子可就惨了,好不容易盼来的骨肉团圆,这该死的天气,万幸!万幸!”说完,他又立刻转向宋玉章,“玉章,我是你四哥宋明昭,爸爸说他给你寄过照片,你看我和照片上像吗?”

  从宋明昭演舞台剧一般不断地说台词起,宋玉章就一言不发了,他静立在那,耳中滑过的语句带着嗡鸣声。

  错了。

  搞错了。

  误会。

  天大的误会。

  惊愕、怀疑、晴天霹雳等等种种情绪飞快地从宋玉章的胸口溜过最终成型为了如释重负——这小白脸并不是他的旧情人,也未曾有人知道他的真底细!

  宋玉章几乎就要松一口气了,面前这喋喋不休的公子哥所说的话再也进不来他的耳朵,他很有些想笑。

  怎么会有这样啼笑皆非的糊涂事。

  原是同名同姓认错了人,可怎么他们难道只知道姓名,不认识人长什么模样?也怪他心虚,不敢与那小白脸深谈……还有什么四哥?自家兄弟也会搞错人?这真是太可笑了,白白让他受了这么些惊吓。

  码头上人声鼎沸,哭笑连天,面前清俊的公子哥仍是欢天喜地的无知模样,宋玉章张口想要解释,嘴里说出来的却不是那么回事,他很自然地顺着对方的话道:“像,又不大像。”

  “哈哈,”宋明昭爽朗一笑,“前年照的相,人肯定是会有变化的,你见了三哥你才更要认不出呢,他前些日子跟着大嫂去烫头,头发卷得跟我们学校里的教授一样。”

  “大姐烫头,怎么还带上他了?”孟庭静笑道。

  宋明昭道:“可不是大嫂要带他,是他自个想去,他瞧大嫂烫头美,他也想美一美呗!”他又转向了宋玉章,高兴道:“你跟照片上也不大一样了,长开了,比你小时候漂亮多了!”宋明昭热情地去拉宋玉章的胳膊,“快上车吧,家里人都等着给你接风呢。”

  宋玉章手悄然背在身后,面上一直微笑着,他完全还没来得及深思,身体已快了思想一步顺着宋明昭的力道走到了轿车旁,司机恭敬地替他开了车门。

  凯迪拉克轿车,簇新的,在阳光下、在宋玉章的眼皮子底下反射出金属的耀眼光泽,闪得宋玉章轻眯了眯眼,就在那一眯眼中,宋玉章忽然意识到面前正有个绝佳的机会摆在他的眼前!

  这世上另有一位“宋玉章”也上了这一艘牡丹号,是这位宋明昭的弟弟,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兄弟之间互相只见过照片,“宋玉章”还好些,见的是这四位兄长前年摄下的照片,而这四位兄长就差得远了,只见过“宋玉章”幼时的照片。

  他大约是与那位宋公子在相貌上有一定的相似之处……而真正的宋公子说不定已经葬生大海,宋玉章毫不愧疚地想,风不是他刮的,雨也并非由他操控,船更不是他掀的。

  一切都是天意。

  凯迪拉克的外壳被阳光晒得有点烫,宋玉章扶在上头,掌心也跟着发热。

  “怎么了?”宋明昭矮身问他,“是哪不舒服吗?要不要先去医院瞧瞧?”

  宋玉章微微笑了,胸膛中一点一点充盈起了气体,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宋玉章心中东歪西倒地吟了一句诗,对宋明昭笑了笑,“没事。”

  他扶着车回头看向静立的孟庭静,刨去了所有意味不明的暧昧,对着孟庭静露出了个顶顶端庄又顶顶感激的笑容,“多谢你,庭静兄。”

  接人的事儿,几个兄弟都互相推脱。

  大哥宋晋成道:“我银行里有事,走不开。”

  二哥宋业康道:“伯年病了,我同青云说好了去探望,不好食言。”

  三哥宋齐远道:“我头发烫坏了,没脸见人。”

  最后就只剩下宋明昭,宋明昭坐在椅子里把玩着一把新买的扇子,冲三个哥哥不屑地一摇头,“不就是个野种嘛,怕什么,我去。”

  “明昭,”宋晋成的脸色不知为何尤其的难看,“你别胡说。”

  宋业康也说了一句,“都是自家弟弟,这话传到爸爸耳朵里,你让爸爸怎么想?”

  只有宋齐远似笑非笑地不说话,神情很神秘似的,宋明昭“啪”地一下合拢扇子,“我这是实话实说,我们四个才是亲兄弟,他算什么东西?族谱里没有的玩意,人我去接,你们就等着瞧好吧,看我让这野种从哪来滚回哪去,怎么就没掉海里淹死呢!算他命大!”

  宋明昭接领了差事过来,在车内对宋玉章无比的热情,向他介绍起了家里的几位哥哥,而宋玉章看上去像是个性子娴静沉稳的,始终只是微笑应和,对宋明昭的刻意示好像是看不懂,宋明昭心中犯嘀咕,不知道这久居国外的五弟到底是心无城府还是心机深沉。

  外室生的野种,想也不是好对付的,宋明昭打起精神,继续作出友好模样,锲而不舍地向宋玉章展现他这四哥的大方活泼。

  凯迪拉克停在了雕花的铁门前,佣人听到声奔出来一人一边地推门,宋玉章坐在车里看向窗外的风景。

  车辆行驶的是中间铺好的道,道路两边是一大片修剪得极美丽的草坪,有花有树,鸟雀争鸣,草坪的尽头似乎有湖水,宋玉章瞧见了一只雪白的水鸟腾空而起,佣人手拿个口袋跟在后头追着喂鸟。

  “到啦,”宋明昭笑道,“怎么样,同你在英国住的地方不一样吧?”

  宋明昭说这话时观察着宋玉章的神色,想试探试探宋玉章在英国到底过的什么样的生活,老爷子给这对母子在钱上使的劲到底有多大,而宋玉章的面容却是很淡然,像是对气派巍峨的宋家无动于衷一般,“是不大一样。”

  宋明昭高昂的兴致也在刀枪不入的宋玉章面前败下阵来,心道这野种果然不是个简单货色。

  车辆停下,早有佣人等候替他们开车门,佣人对宋明昭道:“四爷,您回来了。”

  宋明昭略一点头,随手往后甩了甩,“你们五爷。”

  佣人忙对下车的宋玉章道:“五爷好。”

  宋玉章静静站着,此生头一回当“爷”,心情不算好,也不算坏,脑子里已飞快地产生了无数个新鲜的坏主意,映到脸上又是个晃花人眼的笑容,佣人都被吓了一跳,心道:“嗬!这五爷也太漂亮了,好吓人哪!”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sds123.com。连尚读书手机版:https://m.lsd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