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10章_宋玉章
连尚读书 > 宋玉章 > 第10章 第10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章 第10章

  “老四是个不着调的,你看他出门前那副样,小洋鬼子刚糟了场大难,经得起他那么折腾吗?”

  宋业康手里端着茶杯,脸上笑模笑样,他们家的人都爱笑,只是笑起来味道各不相同,宋业康是高度近视,常年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相当之有书卷气,笑起来如春风一般温和宜人。

  宋晋成被他脸上那春风一吹,心里的火烧得只高不低,他那小舅子一直都是个说一不二心狠手辣的主,想必接收到他的暗示后,必会将事情办得漂漂亮亮,怎么会出这样的纰漏!让人好好地还回来了!接到电报时,宋晋成呕得都快吐血。

  宋晋成道:“不会的,老四只是嘴上功夫厉害,他心里有分寸。”

  “我看最没分寸的就是老三,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他从来不管闲事,只管自己高兴。”

  “这性子,也亏得托生在我们家了。”

  “大哥这话说的好,”宋业康放了茶杯,“出身也都是各人的福分。”

  两兄弟相视一笑,对分了他们福分的宋玉章同仇敌忾地感到了憎恶。

  宋家的这四位兄弟表面功夫都做得不错,不了解内情的只会当他们兄友弟恭关系有爱,实际却是谁也不服谁,自小便明争暗斗的永不停歇。

  宋老爷不知是出于何种缘由,对于儿子们的争斗从来不管,甚至隐隐有些鼓励的势头,大约是想靠这养蛊一般的方式角逐出一位继承家业的最佳人选。

  及至宋老爷倒下之前,大少宋晋成与二少宋业康正是不分高低的时候,马上就要争出个结果了,却忽然从天而降一个宋玉章。

  宋晋成与宋业康虽未摆在面上聊过这事,但都一致地希望这五弟还是乖乖地从哪来的滚回哪去,否则他们就要不客气了。

  宋业康深知宋晋成曾在开船前特意去找过孟庭静,他心想自家兄弟如何自杀自斗那都是兄弟间的事儿,外人是该除掉,大哥还是有大哥的担当。

  可惜,人还是回来了。

  宋业康与宋晋成心有灵犀的,一致地在心中埋怨起孟庭静来,那小子心狠手黑,将孟家上下整肃得海晏河清,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兄弟俩各怀心思地拨弄着茶杯,听到外头的脚步声,宋晋成精神一振,先站立了起来,站立起来后他看了宋业康一眼,宋业康坐得很稳,低着头看茶杯里的茶叶,宋晋成想了想,也坐下了。

  表面功夫也是自家兄弟之间才要花心思做的,对外人,表面功夫就省了吧!

  宋业康头虽垂着,耳朵里却是在注意着动静,很灵敏地觉察到宋明昭的笑声,心想老四这是又丢人了。

  “人我带回来了,怎么没人出来接?外面这天可真够热的,码头上乱糟糟的……”

  宋晋成已放下了自己的茶杯,手掌垂在一侧,面朝厅口,脸上摆出了肃然正经的模样,预备给外头的野兄弟一点家庭正气来瞧瞧。

  先进来的是宋明昭,宋明昭跑了这一趟,一路上嘴说话没停,穿得太体面反而热,脸上红艳艳的,他岁数最小,二十三的年纪,瞧着颇有青春气息,笑盈盈地对宋晋成伸出了手,“大哥,我把咱们的小弟弟给带回家了,来,你瞧瞧。”

  宋晋成瞧他故意挡在人面前作了个不三不四的报幕模样,心里冷哼了一下,心道老四果然是个不着调的,老二说的一点没错!他笑了笑,道:“我正要瞧,偏被你挡着瞧不着,”宋晋成做了个向前的姿态,屁股却是坐的很稳,“是叫玉章吧,过来我看看,这么多年一直都不知道还有你这么个人,爸爸把你当宝贝似的藏……”

  他这厢夹枪带棍,宋业康却是始终低着头看茶,仿佛茶碗里竖的那一点茶叶特别的迷人,叫他爱不释看,正津津有味地品着宋晋成那些阴阳怪气的话语,却听“咔哒”一点皮鞋在地面滑动的声音后,宋晋成却是不说话了,戛然而止地没了下文。

  宋业康正心里纳闷着,便听到一声低沉干净的“大哥”,小弟弟的声音极为磁性动听,宋业康不由挑了挑眉。

  “五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一路我都没听你叫我一声四哥,分明我接的你,这太偏心了吧!”

  宋业康听着宋明昭嚷嚷,心道老四还是老样子,对着谁当面都要讨欢心,背地里再将人推到泥水沟,多少年都改不了这不上台面的癖性。

  “四哥。”

  这一声不仅动听,还带了丝丝的笑意。

  宋业康低着头,心想这是该轮到他了。

  然而小弟弟并没有将那一句“二哥”叫出口,老大也长久地不开口,宋业康争归争,在家里还是尊重宋晋成大家长的地位的,他低着头眉心微微蹙起,手上拿着的茶盖“嚓”地一声轻盖上了茶碗,斜斜地仰起脸想会会这小弟,一抬头,正看到人在冲他笑。

  宋玉章见抬起脸的是个戴眼镜头发柔顺的美男子,想必应当不是那位烫坏头发的宋三爷,于是对他微一点头,“二哥。”

  宋业康是个高度近视,虽配了眼镜,其实看人也是有些雾里看花,不是特别清晰,面前人离他有两步远,朦朦胧胧的轮廓令宋业康起疑——他有些不相信,不相信这小弟弟生得如此……如此……

  宋业康移不开眼,眼睛轻眯了眯眼,想仔细地把人看清楚。

  这时,一直沉默的宋晋成也终于开口了,“平安回家就好,”宋晋成站起了身,笑盈盈道:“万幸你没事,来,先进去,我们给你接风洗尘。”

  宋玉章微一点头,始终保持着娴静寡言的姿态。

  他头一回当爷,又是满肚子的坏水,不装得姿态淡然一点,他怕他会忍不住笑起来。

  这简直是他行骗生涯中最大的一票,也是最容易的一次了!

  宋晋成上前来,似乎是要搀扶他,手臂往上摆了摆,又似乎是要勾他的肩膀,上下迟疑了一下只虚虚地做了个样子,“进去说,酒菜都备好了。”

  宋玉章道了声谢,宋明昭倒是不避讳,搂着他的肩膀按了一下,“家里的厨子也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你在英国每天吃什么呢……”

  两位排行末尾的小兄弟很亲热似的先往饭厅走了。

  宋晋成看着两人走远,手慢慢放下,在身后绞住了,回身对同样大受震撼的宋业康道:“走吧。”

  宋业康端着茶碗不动,“大哥。”

  “嗯?”

  “是我眼看花了?”

  宋晋成也不说话了,半晌,他道:“不是。”

  宋业康又坐了一会儿才放下了茶碗,他扶了扶眼镜,人走到宋晋成身边,两兄弟又对视了一眼,这回靠的近了,宋业康清清楚楚地从自家大哥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意思——真漂亮!

  宋家的四位公子,每一位都生得俊美标致,也都没有辜负自己这一张俊脸,结了婚的宋晋成在外共有两座小公馆,一男一女凑成了个好字,快要订婚的宋业康热衷于捧电影明星,未婚的宋齐远酷爱传统文化,对于戏子一流是尤其的钟爱,剩余的宋明昭则是不断地与同学恋爱,四位公子中,前两位男女不拘,后两位倒是泾渭分明地独爱男妆与女郎,算下来,宋家的家风还是要更偏向于男风一些。

  虽说也是兄弟,可这毕竟是二十年没见的兄弟,还是外头兄弟,几乎就可以等同是个陌生人。

  咋然之间,宋玉章的美貌压倒性地向他们袭来,他们毫无准备之下,一时都有些措手不及了,阴谋算计都先被挤到了一边,脑海里只统一的剩下三个字——真漂亮!

  非是阴柔之美,也非是阳刚之美,恰是介于二者之间,所谓玉面郎君风流倜傥潇洒无匹龙章凤姿等等词语皆可以安在他的身上而毫不夸张做作。

  太漂亮了。

  宋晋成背上都出了汗,未料这世上还有人貌美到令人胆寒。

  “大哥他们怎么还不来?”

  宋明昭不客气地先坐了,指挥了宋玉章在他对面坐下,“你坐那,三哥不知道跑哪去了,该不会又去捧小玉仙的场了吧?”这句话他是对身后的佣人说的,佣人是个清秀的小丫头,忸怩道:“回四爷的话,我也不知道。”

  “今日怎么声音那么小,被蚊子咬了?”宋明昭笑嘻嘻道。

  小丫头摇摇头,脸红得发亮。

  宋明昭撇了撇嘴,他一路带宋玉章进来,那些小丫头都是一个样,面若桃花眼神乱飞,他对正落座的宋玉章道:“瞧你,把她们都迷成什么样了。”

  宋晋成与宋业康正走进饭厅,听了宋明昭的话,脚步都是不由自主地一顿。

  宋玉章依旧是优雅微笑,单只是肚子里坏水咕噜噜地冒泡,宋家的富有超出了他的想象,在他眼中正像一块巨大的饼,让他不知道从哪里下口才好,嘴里口舌津津地几乎快要流口水。

  “吩咐厨房开饭。”

  宋晋成低声说了一句,佣人忙跑下去。

  宋晋成扫了一眼隔着他的座位坐下的宋玉章,宋玉章很有眼色地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大哥。”

  宋晋成喉结滚了滚,“嗯”了一声,“你坐。”

  宋业康默默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低着头一言不发地出神。

  宋明昭很奇怪两位兄长竟没有对人发难,心道:“这算怎么回事,难道他们还真都怕了那野种不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sds123.com。连尚读书手机版:https://m.lsd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