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尚读书 > 又见九叔 > 350 前往草庐居

350 前往草庐居

  第350章前往草庐居

  “轰!!”

  阴阳界入口外,一处空地上,七个茅山道士结成的大阵中心,突然涌出一条火龙。

  那道站在大阵中央的身影,似来不及躲闪,被无数岩浆淹没。

  刘一封七人见此大喜。

  “此人从六师叔祖手里逃脱,一定耗尽法力,无法再用雷遁!”有一人大叫,目中满是激动。

  数日追杀,目标若非精通雷遁,早已被他们联手拿下,如今见到这一幕,只觉多日辛苦没有浪费。

  本源血煞气啊。

  只要得到,就能再续几十年阳寿,相比之下,数日辛劳算得了什么?

  正当激动,一道身影从火光中破出,手持一柄血剑,斩向一人!

  “小心!”

  刘一封大喊,他保持着警惕,此时手一挥,调动大阵之力,欲将目标重新拦回。

  可这一次,被他们当做目标之人,再也没有停顿,而是无视了阵法攻击,一剑斩出!

  “嗖!”

  被斩之人终于放弃阵形,一个闪身出现在十米之外。

  可是,他身形未稳,一人自身旁出现,一剑斩了过来!

  来不及躲闪,此人大口一张,一道血剑自口中飞出,射向敌人。

  此剑由他心血养成,乃是一门禁术,动用时需损耗本源精血,但威力极大。

  此时他来不及躲闪,只能以攻代守。

  攻敌所必救。

  除此之外,其余几人也纷纷出手,攻击目标。

  只是面对多道攻击,陈子文面无表情,任由血剑等攻击落在身上,一剑将那人斩杀!

  嗖!

  斩杀一人,陈子文发动雷遁,仿佛丝毫未受攻击影响般,出现在另一人身边。

  “怎么可能!”

  被陈子文近身那位,亲眼见到师弟之死,顾不得愤怒与伤心,法诀一掐,激发一张血符。

  刷!

  血剑斩下!

  那人身体一刀两断,随即化为一张碎裂的符箓,自身则出现在另一位茅山道人身旁。

  嗖!

  陈子文雷遁之下如影随形,血剑将两人笼罩!

  “死来!”

  这时一人同样施展雷遁,出现在陈子文身后,手中绽放出耀眼的电光,朝陈子文后心轰出——竟是石坚的《闪电奔雷拳》!

  相比石坚,此人于灵气充沛时使出此术,威力不可相提并论。更不用说,此人使得是请神手段,实际轰出此击的,乃是一位已故仙师。

  只是陈子文毫不在意,任由“闪电奔雷拳”轰击,血煞气毫无保留地用于攻击,一剑将原先目标、包括另一人斩飞出去。且不等二人落地,陈子文施展雷遁,凭空出现在二人身后,两条血色手臂笔直刺穿二人身体,一把抓出两枚金丹。

  “左师兄,岳师弟!”

  刘一封大吼。

  他双眼发红,不敢置信地看着死去的二人,想要冲上前,却努力压下冲动,朝另几人大喊:“逃!”

  刘一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转眼七人死了三人,直觉告诉他,再不想办法逃,就死定了。

  这一刻,幸存下来的四人再没有了惦记本源血煞气之念,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命。

  本该被六师叔祖擒下的目标,突然出现,还变得强大到无视攻击,不由让几人心中浮出一个念头,莫非六师叔祖被杀了?

  这个想法令几人毛骨悚然。

  一时之间,再无士气,几人分别动用最强逃命手段,各自分散开来。

  其中姓张的老道迅速划破空间,动用雷遁,遁入虚空。

  只是他刚离开,一道身影便同时消失,凭借着空间波动,迅速追去。

  张老道自五里外出现,脸色忽然一变,立即再度动用雷遁。他刚一消失,陈子文面无表情的身影出现,然后再度没入虚空。

  二人数秒内遁出三十里,一道血光划过,张老道被斩入大地。不及起身,眉心被一颗子弹洞穿。

  一条血色手臂抓起尸体,同时身形没入虚空,转眼回到阴阳界入口。

  “跑得挺快。”

  陈子文丢下尸体,目视一处方向,一个雷遁出现在一人面前,不等对方开口,血煞气化剑朝其斩去。

  数秒后,地上又多了一具尸体。

  一连杀死五人,陈子文浮到空中,衣服上无数眼睛图案眼珠不停转动,可没看见一人。

  “遁走了?还是躲起来了?”

  陈子文尸气浮动,根据望远镜的原理,变出数台高倍数望远镜,目光透过物镜,扫视更远处位置。

  终于,一道似拜月教主般飞速挪移的身影,出现在陈子文眼中。

  嗖!

  陈子文身影自空中消失,出现在那人身前。

  ——却是刘一封。

  “六师叔祖呢?”

  刘一封见陈子文追来,迅速激发一张金符,脸色难看地问道。

  陈子文面无表情,嘴巴从手心裂开:“死人没必要知道。”

  说罢,血煞气将其笼罩……

  一分钟后。

  陈子文身形再度出现在高空,可惜这一次,终究没有找到最后一人。

  也许逃走了,也许躲到地下,也许动用了其它神通。

  陈子文最终放弃,身子由尸气包裹着,飞回阴阳界入口,将六具结丹之人的尸体抓着,一个雷遁,消失无踪。

  ……

  一炷香后。

  距离阴阳界入口数里外的一处山头,依然维持着元神出窍状态的陈子文,笔直站在一台望远镜前,安静注视着。

  忽然,陈子文眉心那只眼珠动了动。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阴阳界入口处。

  此人身穿道服,却并非玉真子,而是一位长相不错的男子。

  此人刚刚出现,即如察觉到什么一样,将目光投向陈子文。

  “唉。”

  陈子文心中叹了口气,望远镜化为尸气,收回体内,同时身影一闪,消失无踪。

  一口气以雷遁连续遁行数百里,陈子文出现在一座陌生县城中。

  站在原地静等了一炷香,确定无人追来,陈子文元神回归肉身,一双眼睛恢复神采。

  “玉真子果然没死。”

  陈子文颇有些遗憾。

  方才出现那人,断然元婴上人无疑,此人之所以到此,应是来相救玉真子的。

  陈子文一早怀疑玉真子没死,可惜对方藏匿着,无法找到,所以陈子文才会在外蹲守。

  本打算蹲个十天半月,没想到这么快就有茅山高人寻来。

  外界天地灵气充沛,陈子文没有自信胜过一名元婴期,于是果断离开。

  陈子文知道,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可心中仍是可惜。玉真子活着,却选择藏匿不出,甚至陈子文离开后,亦不敢遁出阴阳界,说明他即使没死,也一定极度虚弱,或受了重创。

  这种情况下,是抓住对方、获得元婴的最好机会,可惜此人太苟,选择找人来接他。

  陈子文没有因为在阴阳界完虐了玉真子,便以为自身能胜过元婴。陈子文心中明白,自己之所以能赢,一是因为阴阳界环境特殊,对方发挥不出全部实力;二是由于雷劫到来,自己实力数倍提升。

  若是外界,即使引雷招来雷劫,雷魃也是逊色于元婴的,至多打个平手。

  若无雷劫,陈子文即使还拥有血煞气,也绝不会是元婴级别对手。

  好在雷魃加上雷遁,陈子文若一心想逃,一般元婴上人也绝对拦不住,这点又比雷魃厉害许多。

  陈子文认知中,如今的自己,硬实力差不多相当于半步元婴。

  元婴之下,几乎无敌;

  元婴之上,则需要天时地利,才能试试。

  “当然,凭着无限雷遁,我也不必那么害怕元婴了。”

  陈子文收起心思,背着背包与狙击步枪,脸上五官扭曲,变成一个大帅比样子,走出僻静角落。

  找了个人问了问,发现已身在广东。

  陈子文想了想,觉得自己杀了几名茅山结丹修士,又殴打了一名元婴,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过于大意。

  正好草庐居士住在宜水县,福地之中可防人感知,陈子文决定前往避一避风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sds123.com。连尚读书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sd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