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弄乳(高H)_朱门绣户
连尚读书 > 朱门绣户 > 书房弄乳(高H)
字体:      护眼 关灯

书房弄乳(高H)

  (精┊彩┊阅┊读┊尽┇在: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

  话音方落,玉姝的脸便刷的红了。

  她素来生得肌肤雪白,此时双颊红晕满布,便如施了最鲜艳的胭脂一般,竟有一种惊心动魄之美。大丫鬟凌波站在她身后,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似乎根本没听到萧璟的话。

  更没有听到,那惊世骇俗的“宽衣”二字。

  “姑娘?”萧璟又唤了一声。玉姝一颤,握紧了胸前衣襟。

  他的声调并不急切,反倒是有几分漫不经心。走到桌案前,信手拿起桌上的紫毫在墨砚中舔了舔,慢条斯理地临起帖来,临的却是韩昌黎的一篇《师说》。

  小手轻颤,玉姝抚上了襟口的衣纽。纤细如同春葱的指尖迟缓舞动着,接触到空气的肌肤上泛起凉意,但又立刻,被羞耻带来的那股灼热给彻底取代。

  (精┊彩┊阅┊读┊尽┇在: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

  “……姑娘。”凌波担忧地开口。此时她双颊已经红透了,丹霞般的色泽从下颌蔓延到脖颈,又延伸至她除了贴身侍婢,不该给任何人瞧见的胸前。她呼吸急促,娇喘吁吁,分明屏风外的那人还在自顾自挥毫,但光是想到自己如此不知廉耻的举动,就已是浑身烧得要晕厥过去。

  书房的门还大大敞开着,那几个被凌波打发走的婆子在廊下吃茶说笑。她们的声音隐隐约约飘进来,若是有哪个好事的往门口一站——

  立时便能看到金尊玉贵的公府表小姐,此时,竟褪下了上身罗衫,露出大片玉体,只有挂在脖子上的兜衣,还勉强遮掩着她胸前无限春光。

  “好了?”萧璟淡淡的语声又响了起来。

  他有一把好声音,还在家里的时候,玉姝虽与他日日教学相长,但碍于男女大防从未见过他面容,那时便想,这般润玉似的,其主人必也是个谦谦君子。(精┊彩┊阅┊读┊尽┇在: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

  只是……只是到得如今才知……

  念头闪过,萧璟搁下笔,已是将一片《师说》临完,端详片刻,他拿起帕子拭了拭手,屏风后传来凌波的声音:

  “请先生……入内。”

  他方迈步转过屏风,步伐不疾不徐。只见那九折黄杨木绣烟雨画屏后,近乎半裸的美人儿端坐在案前,小手紧紧揪着裙摆,脸儿涨得通红,眼中似要滴下泪来。——这般可怜又可爱的模样,寻常男人看了怕是立刻就要迫不及待地冲将上去,将那美人搂进怀中百般怜爱,他却只是微微一笑:

  “姑娘身上的兜衣怎么还在?”

  “脱了。”

  “你!”玉姝含羞抬头,“你不要太过分!”

  但萧璟只是唇畔含笑,神色中没有丝毫惊慌。(精┊彩┊阅┊读┊尽┇在: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

  她胸脯急促起伏了两下,身后的凌波早已在萧璟步入屏风后时便退至一旁,站在靠门的位置背对两人,不敢瞧见自家姑娘遭人欺辱的模样。

  一时间,屋内静了下来。片刻后,只听极轻的一声“啪嗒”,想必是玉姝的兜衣落在了地上。

  如此一来,她上半身再无任何遮羞之物。因她还在长身子,两只嫩生生的乳儿生得不算大,难得是滑如凝脂莹润似玉,点缀在乳丘顶端的两颗红樱娇嫩可爱得紧,颤巍巍一动,便好似枝头欲坠不坠的桃花。

  玉姝下意识想拿手臂遮住,可她那腕子生得纤细,又如何能遮掩得住?反而因为她拿手去挡,两只美乳被挤压得愈发高耸。中间一道深深沟壑,诱人已极,萧璟的眸色黯了黯,口中依旧笑道:

  “姑娘这两只奶儿,比起在船上时似乎又大了些?”

  (精┊彩┊阅┊读┊尽┇在: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

  ……什么,什么大不大的,这样的下流话,是他一个为人师者该说的吗?

  偏玉姝却说不出反驳之语来,她本是闺阁千金,纤纤弱质,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要在男人面前这般赤裸身体的,就是面对她未来的夫婿,亦不曾想过如此放荡之事。可萧璟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又是如此真实,她羞愤欲死,恨不得把耳朵捂住不去听他口中吐出的话,但他已走至近前,温热的鼻息轻轻拂过,玉姝忍不住“啊”的一声,大手覆上来,五指张开,轻轻一握,便捏住了一只浑圆乳球。

  “果然,今日揉起这乳儿,一手掌握已经有些困难了。上次,可是轻松得很。”

  “……嗯……嗯!……”

  用力咬着唇,可又涨又麻的感觉涌上来时,她还是忍不住呻吟出声。意识到自己竟这般丢脸,玉姝慌忙捂住小嘴,只瞪大了一双水杏般的眼儿看着萧璟。

  “你……你胡沁些什么!”上一次,也不过才过了叁日而已,纵使她的奶子长得快,哪里就这般不堪了。

  “胡沁?”萧璟挑了挑眉,“姑娘是不是忘了,在下是姑娘的先生?”

  想要珠珠收藏和评论【委屈屈???温馨提示:按回车[Ente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sds123.com。连尚读书手机版:https://m.lsd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