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求你_朱门绣户
连尚读书 > 朱门绣户 > .我来求你
字体:      护眼 关灯

.我来求你

  ρǒ1⒏Z.)

  刺眼的血痕溅落在地上,那小丫头手里原捧着药盏,见状如何不大惊失色?

  想到是自己一句话惹得主子吐血,虽不知何故,早已浑身抖如筛糠,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口中不住道: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良久,方听到秦沄沙哑的声音:“……出去。”小丫头连连滚带爬起身,又听他道:“方才之事,不许漏出去一个字。”

  小丫头一颤,忙连道了几个“是”字,一步也不敢耽搁,匆匆离去。

  秦沄无力地倚靠在枕上,心口那股撕裂的疼痛愈发剧烈,而他浑身的力气,也仿佛在那一口鲜血呕出时被抽g了。

  ρǒ1⒏Z.)

  ……许了人家,果然,她如此决绝。一开始他就应该预料到的不是吗?蕊娘虽看似柔顺,其实内里刚烈,当初她可以不顾一切地离开秦家,如今,同样也可以不顾一切另嫁旁人。

  她对他是有情的,若不爱,自然也就不会恨。

  但这世上的有情之人何其多?又有几个能终成眷属,能相伴一生?

  秦沄恍然明白,如今,终于是他不得不放手的时候了,即便剜心蚀骨、痛彻心扉。他不可能再去纠缠一个有夫之妇,既是因他的骄傲,也是因他这一身所肩的阖族荣耀脸面。

  “……真狠啊……呵,你还真是心狠啊……”寂静的屋子里,男人嘶哑又讥诮的笑声断续回荡,他笑着笑着,竟仿佛凄凄哭声。

  她是何等聪慧?自然也深知此因。所以,蕊娘无疑是在用这个方法b他放手,哪怕残忍决绝至此。

  ρǒ1⒏Z.)

  一时天y,半空中忽有又有乌云攒聚。夏日的天总是这样,说变就变,一丝征兆也无。

  秦沄静静地倚靠在枕上,如同泥塑木雕。滴答、滴答……雨滴落在檐瓦上。

  咔哒、咔哒……西洋式自鸣钟里的指针一格一格转动。

  不知过了多久,他眸光微微一动,才像是活过来一般。外间熏笼上,几个小丫头正在打盹儿,忽然看见秦沄走出来,既不披蓑,又不打伞,竟径直朝外走去。

  众人忙道:“大爷,雨下得……”

  但秦沄步伐极快,一句话未完,他的背影已然消失在雨幕中。哗啦啦、哗啦啦……天地之间仿佛只有雨声,突如其来的暴雨让街上行人早已四处躲避,满地的水花中,忽有一骑由远及近,破雨而出。

  马上的骑士衣衫单薄,面色苍白,竟仿佛大病初愈之人。他浑身上下早已湿透,疾驰间马蹄扬起的w泥不断溅在他衣上靴上,但满身的狼狈,依旧教人无法忽视他那一双眼睛——

  又黑又沉,却又如同两潭死水。

  ρǒ1⒏Z.)

  秦沄紧抿着唇,骏马驰至池家,他翻身下马,便看到路边停着好几辆车,又有喜乐从院内飘出,声声悦耳,热闹非凡。他面无表情,抬手敲门,说明来意。因他身份尊贵,来应门的李老头不敢怠慢,虽说池家内院都是来赴宴的堂客,也只得将他迎进一处偏厢。

  他静静坐着,桌上的茶水一动未动,恍惚连呼吸都低不可闻,不知又过了多久,门外传来脚步声,轻柔、徐缓——他霍然起身,将视线转向门口,直到此时,那双眼睛内方才窜起火焰。

  “……你来做什么。”蕊娘轻声道。

  她似乎没有预料到他的来访,脸上极快地闪过几分慌乱,不自在地抿了抿唇。

  “我来说一句话。”秦沄答。“我来求你。”

  卡文卡到崩溃,这两更就当是新年礼物吧【虚脱.jpg

  祝大家新年快乐啦ヽ(°▽°)ノ

  因为元旦三天假期内司机肉要粗去浪,所以每天只能一更【你们不会忍心假期还要榨干我吧qaq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sds123.com。连尚读书手机版:https://m.lsd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