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美妇_朱门绣户
连尚读书 > 朱门绣户 > .JW美妇
字体:      护眼 关灯

.JW美妇

  ρǒ1⒏Z.)

  也是秦沄故意变换嗓音之故,蕊娘看不见他的面容,虽知身后之人是谁,此时竟真有一种自己在被陌生男人指j的错觉。

  心里虽羞,但鬼使神差地轻声道:“奴家,奴家的夫君早已去世了……原是,独自守寡的……”

  说话时,声音里还带着颤抖,又因她这娇小的身子云鬓微忪,发丝下掩着一段雪白的颈子,玉肌莹润,泛起美到惊人的绯色,俨然便是一个遭了贼人凌b的柔弱妇人,好不可怜。秦沄喉间发紧,愈发兴起:“哦?原来还是个替夫守寡的贞洁烈妇。”

  忽然将她襟口一扯,大手也猛地在那挺翘蜜t上狠狠拍了一巴掌:“既是没有男人,为何在家里却光着屁股?为何我还没来,你这骚逼就湿得泛滥了?!”

  ρǒ1⒏Z.)

  “定是你在屋里藏了野汉子,是也不是?好一个小寡妇,你这般耐不住寂寞,爷就用大鸡8好生满足你一回。看是爷的鸡8凶,还是你那情郎的鸡8厉害。”

  说罢,沉腰便在美人儿腿间连连顶撞,修长的手指深深陷进嫣红媚穴里,一面抽插进出,啾咕啾咕的y声一面响个不停。蕊娘顿时被撞得“嗯嗯啊啊”娇喊起来,也顾不上计较秦沄是不是在趁机占她便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好痒,好酸,那根腿缝儿间的棍子,好烫啊……烫得她骨头都酥了……

  不及羞赧,衣衫又被扯落,这时襟口彻底散开,而那两只被冷落多时的肥硕玉桃也弹跳而出。

  秦沄一把攥住,用力捏挤,只听噗叽的一声,乳白色的n汁迸s而出。他故意惊讶道:“怎么你这寡妇还会喷n?难道你已经怀了野男人的孩子?”

  ρǒ1⒏Z.)小美人羞道:“不是的,奴家是清白的……”

  他笑声愈发邪肆:“我可不信,既然你肚子里有种了,怕把你的孩子高掉,爷就暂且放过你,否则非插烂你这骚妇不可。”

  一语未了,那根烫乎乎的粗大肉棍儿便离开了蕊娘娇躯,她正觉私处被烫得十分舒服,不禁脱口而出:“不要!”

  话一出口,方觉羞不可抑,秦沄心中一喜,故意道:“舍不得爷的鸡8?”

  蕊娘心道,这话怎好出口?若是自己说了,以后他就有的是借口插自己的x了,岂不是功亏一篑。奈何若要否认,骚逼深处又实在痒得厉害,她其实也已空虚多时,秦沄难耐,她又何尝不是?ρǒ1⒏Z.)

  既尝过了大鸡8的滋味,她的身子早不是几根手指又或唇舌爱抚能满足的,其实秦沄不知道,每回二人亲热后,他悻悻地打道回府,她自己在房里也还要偷偷玩上许久,才能勉强满足呢。

  此时她灵光一闪,不动声色地将t儿往后一送,恰含住了男人衣衫底下那个硕大的伞端。虽说她小穴正被手指堵着,可那肉洞何等饥渴?竟是在已有侵占之物的情况下,两瓣花唇亦牢牢包覆住了她朝思暮想的大龟头。

  当下二人俱是一酥,蕊娘几乎要娇吟出声,忙稳住心神,故意哭诉道:“贼人,你休想奸污我!”温馨提示:按回车[Ente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sds123.com。连尚读书手机版:https://m.lsd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