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扮Y贼_朱门绣户
连尚读书 > 朱门绣户 > .假扮Y贼
字体:      护眼 关灯

.假扮Y贼

  ρǒ1⒏Z.)

  蕊娘原想折返回去,却已被李婶瞧见,只得维持着这般裙下不着寸缕的淫态出来见另一个男人。

  因她刚刚才高潮过,此时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慵懒餍足,举手投足间更是风流天成,也难怪蒋宏看直了眼。

  蕊娘不由心下羞窘,只得强作端庄,把身上的媚意一敛再敛,但她这穴儿早已被调教得淫荡不堪,不是区区一次泄身就能满足的。

  更何况秦沄想着她的小嫩逼,她其实又何尝不是念着他的大鸡8?每回被他舔得泄了,那满足与快乐之后其实又有一种空虚,湿热的骚嘴儿不住抽搐,不知有多想再寻个粗大又滚烫的棍子来含一含。心念一动,蕊娘便觉自己的媚x又发起痒来。蒋宏坐在她对面,与她不过说些家常闲话,如何料到这端庄温柔的妇人竟是露着光溜溜的屁股,淫穴说一句话便吐一口骚水儿,片刻功夫,就将身下的椅面都打湿了。

  ρǒ1⒏Z.)

  好不容易忍到蒋宏告辞离开,蕊娘站起身,都不敢去看那张湿淋淋的椅子,她勉强笑道:“我身上有些不好,就不远送了。”又道,“李婶,送蒋把总出去。”

  小丫头忙上来扶她:“奶奶可要回房歇歇?”

  一眼瞥见那张雕花敞椅上却有一大滩水渍,不由“咦”了一声:“奶奶把茶打翻了?”蕊娘霎时间脸上通红,只能含糊了几句,暗自庆幸这丫头年纪小,一团孩气,想破头也想不到椅子上的水渍会是什么。

  一时忙回房更衣,方一进门,忽然天旋地转,被一双大手用力按在墙上,被迫翘起滚圆的t儿。蕊娘吓了一跳,只觉那手已掀起裙子,插进她的腿间搅弄着:

  “好湿……偶入此间香闺,没想到这里的女主人,竟是个光着屁股出去见外男的骚妇。”

  ρǒ1⒏Z.)

  蕊娘脸上羞红:“你又弄什么鬼。”那只手一抚上她的腰肢时,她自然就已认出身后之人是秦沄,只听男人故意放粗嗓子,用着比平时更加沙哑的声音笑道:

  “小淫妇,我摸你的比你还不喊,难道早盼着有男人来高你了?”

  一句话说中蕊娘心事,虽心下羞耻,但也情不自禁依照他话中的描述想象起来——

  假如她真是个独守空闺的少妇,他也真是个偶然路经此地的陌生男人,此时她岂不是正在被这采花的登徒子肆意侵犯着,在奸淫她的人面前还流了这么多的骚水儿,真真是羞死人了……

  一念及此,便觉媚x愈发敏感。而这张湿热小嘴突然绞紧了自己插进去的手指,秦沄又怎会感觉不到?当下眸光越加幽沉,心里有喜,有怒,有难耐的情火,更有一股说不出道不明想将她狠狠玩坏j烂的残虐欲望。

  ρǒ1⒏Z.)

  想到自己方才一摸之下,发现她的水b之前泄身时还要多了,必然是在见那个劳什子蒋宏的时候流的。

  那蒋宏虽说家世平平,人才也一般,到底是个健壮高大的男人,难道她一见了那些能满足她的野男人,骚逼就痒得忍不住了?

  此时他俨然忘了蕊娘如何骚浪,分明是拜他天长日久的调教所致,心里又气又嫉,奈何又不能强来,便想出了这个假扮采花贼的法子。当下将手指又往里送了一根,粗声笑道:“小娘子,莫非是你夫君不能满足你?我瞧着你这骚穴这般紧,倒不像经常被男人高的,你男人竟放着你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不好生疼爱,岂不是暴殄天物?”

  表哥,你本来就是y贼,不用假扮→_→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sds123.com。连尚读书手机版:https://m.lsd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