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兄秦沄_朱门绣户
连尚读书 > 朱门绣户 > 表兄秦沄
字体:      护眼 关灯

表兄秦沄

  (热┊门┇阅┊读: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

  玉姝一听,忙整肃衣衫,搭了丫鬟的手去了。

  一行人走至秦母上房,一路所见众人脸上俱是喜气洋洋,盖因小丫头口中的“大爷”正是秦府如今明堂正道的主人,庆国公秦沄。

  这秦沄年不过二十又六,已是袭了一等公的爵位,其父乃是秦母长子,秦府承爵之人,却尚未落草便丧父,五岁上时,母亲也病逝了。

  他是秦家的长房嫡孙,承继一族宗祧,因而尚在襁褓之中便做了庆国公,小小年纪已是贵不可言。

  按理说他这般的身份,又是这样的人家,纵是不养成个观花走马的性子,亦也是个富贵闲人,只会赏风弄月的。难得他竟以勋贵出身考取功名,二十岁就中了探花,引为一时美谈。

  (热┊门┇阅┊读: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

  其后他循例被授了翰林编修,原是朝中人人看好的后起之秀,只是他却不知为何,竟自请外放出京,去了襄州做知府。

  玉姝还在家中时亦常听父亲说起这位表兄,就连父亲那有些目下无尘的性子,提起秦沄也是赞不绝口。说他不以爵位自贵,亦不像京中许多人一般,视外放任职为洪水猛兽。

  需知在这地方上做父母官的,才是才干谋略无一不缺。既要长袖善舞,又要实心任事,更需有一颗真正为百姓做主的为官之心,方是正道。

  玉姝原本胸有丘壑,只恨生来不是男儿身,方不能一展抱负,因而对秦沄这同道中人亦是极有好感。听说秦沄回京了,她心中也欢喜,笑道:“外祖母今儿可高兴了,说不得晚饭也得多吃上两碗。”

  这会子扶着她的是秦母给她的大丫鬟红药,也笑道:

  “自打大爷去了襄州,老太太哪一日不念叨的,还是姑娘来了方好些了。这回好了,听说大爷这一任已是满了,圣上点了正叁品的京兆尹。满朝上下,这样年轻的京兆有几个?老太太一高兴,咱们府里还得大摆酒席呢。”

  (热┊门┇阅┊读: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

  一番话说得众人都笑起来,到了秦母上房,只见二太太二姑娘叁姑娘都已来了。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正朝秦母下拜行礼,此时振衣而起,玉姝一见他面容,不由一怔。

  此人当然正是秦沄了。

  秦家人原都生得好相貌,这秦沄更是其中翘楚。

  只见他一身石青锦袍,虽风尘仆仆,依旧清俊雅致,风采佳绝,只是那眉目间有一股教人不敢过分亲近的冷意,仿佛冰雪一般,愈发衬出了一身国公爷的威严贵气。

  玉姝忙上前拜见,因是自家兄妹,不用十分避忌。秦沄复又还礼,还未叙些寒温,秦母已不耐地一把拉过玉姝在身边坐下。

  (热┊门┇阅┊读: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

  “好了,快别拜来拜去的,没得拜得我老婆子眼晕。沄儿,你妹妹周岁时,你还去金陵看过她并你姑父姑母,你还记不记得?”

  一时想到彼时玉姝之母尚在人世,不由伤感:“只可惜,你姑母已看不到你妹妹出落得这般好了。”

  当下众人都唏嘘起来,玉姝亦是心中酸楚,还是秦沄道:

  “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我与姑母虽见得不多,但知她与姑父一般都是豁达之人,若姑母在天有灵,看到老祖宗如此疼爱妹妹,妹妹业已长大成人,心里只有高兴的。老祖宗又何必这般,岂不是惹姑母不快?”

  表哥不是玉姝的cp哦,玉姝的cp有且只有萧老师【

  本文除了共妻那一对,其他全都是1V1,表哥也不是共妻那对

  至于共妻那对是哪对,慢慢猜【溜了溜了

  PS.文中诗句出自陶渊明《拟挽歌辞》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sds123.com。连尚读书手机版:https://m.lsd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