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吃R()_朱门绣户
连尚读书 > 朱门绣户 > .贪婪吃R()
字体:      护眼 关灯

.贪婪吃R()

  γùzんàīωù.ⅵρ┆()

  如此一来,骏马还在奔驰,马背依旧颠簸得厉害,秦沄噗嗤噗嗤飞快进出的赤黑肉棒从美人儿腿间露出来,因她眼下的姿势,大喇喇地向世人展示着将她yb操到媚肉翻露的勇猛气势。

  蕊娘猝不及防,只有半边屁股落在实处,花心里不由紧张地一夹,又含着他的龟头死死一嘬——

  秦沄低吼出声,除了马背颠动时带来的冲劲,竟也摆动着结实的虎腰,对着她的媚x一阵狂c猛干,蕊娘的喉咙里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终于硬生生晕了过去,秦沄也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直接又在马背上将她g醒了过来。今日原是她头一遭骑马,没想到自己骑着这畜生,一面也被男人给骑了。

  γùzんàīωù.ⅵρ┆()

  骏马早已不知奔驰到了何处,山林之中,只闻得“嘚、嘚、嘚”的马蹄声,“啪、啪、啪”的肉体拍打声,还有蕊娘娇媚的哭喊呻吟,连林间飞过的鸟儿似乎都听得脸红心跳。

  偏秦沄还时不时捉了她的美r含上两口,两只硕大蜜桃在娇躯的急剧颠动间左右拍打、上下摇晃,不用男人伸手玩弄,就自己将彼此拍得红通通的,拍得奶水四处飞溅。

  秦沄觉得干渴了,就将她r汁挤出来含着那红肿的小奶头吸嘬,一面细细品着,一面想到难怪煜儿平日只爱吃她的n,等闲不肯喝旁人的——既尝过了这般绝顶香甜的滋味,又怎肯退而求其次?

  一时,蕊娘的嗓子也喊哑了,哭都哭不出来,他就口对口地把自己嘴里的奶水喂给她。两只肥白美r很快就被吸吮一空,因秦沄又射了精液进去,不消多时,再次满溢起来。

  γùzんàīωù.ⅵρ┆()

  蕊娘就这般一边被吃着奶水,一边被灌着阳精,等二人重新回到那条溪边时,她的奶头因为被含吮太久,甚至都磨破了皮,小穴里含着满汪的浓浆滴滴答答,连股缝腿根上糊着的都是白花花的液体。秦沄将她从马背上抱下来,松开缰绳任由马儿去吃草,却在溪边一块大石上坐下,掬了清水,清理小美人狼藉不堪的腿间。

  蕊娘迷迷糊糊,只感觉到那轻柔的搅弄又一次袭来,仿佛是每回她在秦沄床上,他终于放过她后,那些丫头帮她清洗下体的感觉。

  可今日并不在府里,又怎会有丫头来伺候她……

  她勉强睁开眼睛,只见男人眉眼低垂,原本冷然胜雪的侧脸竟透出几许温柔,她心头一动,方才明白每回帮她清洗搽药的原来都是秦沄。

  γùzんàīωù.ⅵρ┆()……眼睫微微颤了颤,蕊娘重新闭上眼睛,只作毫无所觉。许是他的动作太柔和,又或她实在力倦神疲,迷蒙间,她又睡了过去,竟梦到了早已忘怀的旧事。

  那会子……她还只有十六岁。

  母亲刚给她定了亲,是一户尚算殷实的耕读人家,虽则公婆双亡,也无兄弟姊妹帮持,但据媒婆说,男方很是争气上进。

  蕊娘满心期盼,一门心思等着嫁做人妇,谁知,谁知她却让一个男人强行奸污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sds123.com。连尚读书手机版:https://m.lsd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