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_遥远的救世主
连尚读书 > 遥远的救世主 > 第三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七章

  1

  1998年7月3日,星期五。早上,芮小丹刚上班就被叫到局长办公室。

  局长没有像平时接见下属那样先让座,而是直截了当地说:“小丹,给你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两小时以后我派车送你去省厅刑侦处报到。这次出去时间可能会长一些,要特别注意保密。有问题吗?”

  芮小丹想了想说:“没什么好准备的,冰箱里没多少东西,水电气都关着。让车子在我门口停一下就可以,我去拿几件衣服。”

  局长把介绍信递给她说:“那好,你们现在就走,我通知司机。”

  等芮小丹走到楼下,小车队的司机小刘已经站在一辆桑塔纳警车旁边等候了。芮小丹上了车,到家里拿了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品就去了省城明川。

  明川距古城180公里,一路全是封闭高速公路,两个半小时就到了明川,直接开进省公安厅大院,芮小丹独自一人来到刑侦处报到,工作人员把她带到徐处长办公室。

  徐处长见芮小丹到了,热情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招呼她坐下,接过她递过来的介绍信看了一下,说:“你们局长已经来过电话了,知道你这个时间到,这边的人也到齐了。你先看看这个,回头咱们到会议室谈案子。”徐处长说着将桌上的一张通缉令递给芮小丹。

  gonganbu通缉令(A级)通缉令编号:公缉……号

  吴成祥,男,1954年4月17日出生,汉族,祖籍陕西延安,身份证号:……护照号:……;大学文化,原任中国银行明川市分行行长,现批捕在逃。身高米左右,中等身材,讲普通话略带陕西口音,懂英语。该人涉嫌贪污3700万元巨额公款,各地公安机关要立即部署查缉工作。发现该人即予拘留,并速告gonganbu刑事侦查局。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缉捕有功的单位和个人将给予20万元奖励。

  芮小丹看了一下,这是一张一年多以前的通缉令,是由省厅刑侦处直接经办的案子,这个案子在媒介和网上有很多报道,尤其是在本省内几乎路人皆知。

  徐处长和蔼地笑着说:“小丹,我印象中你这是第三次被借调吧?第一次是拐卖妇女团伙的案子,第二次是爆炸抢劫运钞车的案子,你表现都不错。”

  芮小丹说:“我干的都是跑龙套的差使,不值一提。我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能给前辈们跑个龙套已经很荣幸了。”

  这时,处长秘书走进来对徐处长说:“徐处,都准备好了。”

  徐处长起身说:“走,咱们到会议室谈。”

  徐处长他们3人来到一间小会议室,屋里已经有3个人,其中一人在摆弄一台投影机,显然是技术工作人员。另外两个30多岁身着便装的男人芮小丹认识,一个是明川刑警队的侦察员黄文贤,一个是省厅刑侦处的侦查员曾华,过去因为工作关系都曾有过接触。

  芮小丹热情地与他们握手寒暄了几句,几个人坐下。工作人员拉上遮光窗帘,打开投影机,大屏幕上出现了犯罪嫌疑人吴成祥早期与银行职员参加企业文化活动的画面。

  秘书手里拿着一根两尺多长的教竿向大家介绍案情,说:“原任中国银行明川市分行行长的吴成祥涉嫌贪污巨额公款一案,由于吴成祥逃到哥伦比亚后随即失踪,其它方面又没有可靠的线索,致使这个案子一度搁浅。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吴成祥的大部分赃款还藏匿在国内,他从一开始就给自己留了后手,一旦国外的资金被查封他还有机会重来。他在哥伦比亚改换身份进入洪都拉斯,以洪都拉斯护照进入美国。出售护照的大多是经济不发达国家,出售护照成了这些国家的一大财政收入,吴成祥利用这一点逃避警方追查。”

  画面切换到广州一条大街的“楠楠健美中心”的门口,进入健身房,一个20多岁的女子正在教十几个女学员做健美操,旁边有一些多功能器、腹肌板、哑铃架等健身器械。这个女子身材曲线优美,相貌端庄、漂亮。

  秘书用教竿指着屏幕上的年轻女子说:“该女子叫沈楠,现年27岁,祖籍陕西秦谷县,与吴成祥是同乡,原是明川市歌舞团舞蹈演员,一度与吴成祥关系密切,她在吴成祥案发前16个月辞职,在广州开了这家健身房,距今已有3年与吴成祥没有联系。但是我们推测,这正是吴成祥精心策划的一部分,避免将来引发不必要的线索。吴成祥现在要解决3个问题:一是他自己在美国的合法长期居留;二是洗钱,以合法形式把钱转移到美国;三是把沈楠合法移民到美国。这都不是一般人能接的活儿,也不是一般人能支付得起的费用。吴成祥最终要达到的是两个人在美国一起生活的目的。”

  画面切换到美国著名的纽约时代广场,一个穿灰色风衣的中年男人在广场上散步,此人中等身高,神态沉稳,举止做派都是上流社会的特征。

  秘书的教竿指向这个中年男人说:“在香港警方和美国国际刑警组织的协助下,我们设计了一个在美国、香港和大陆之间从事洗钱和非法移民活动的香港人林青,他的公开身份是纽约圣勒斯担保公司第五大股东。吴成祥委托的人经过我们多方诱导,已经开始和林青正面接触,如果不出意外,实质性的交易将在不久进行。”

  讲到这里,投影关掉了,秘书和工作人员拉开窗帘,大家围椭圆形会议桌而坐,那个技术工作人员随即离开了会议室。

  徐处长拿出一包烟给大家分发,也递给芮小丹一支,说:“你也来一支。”

  芮小丹尴尬一笑说:“就是那次执行任务抽了一段,早就戒了。”

  徐处长笑着说:“这就怪不得我了,是林青给你设计的,抽得像都不行,是会抽烟,而且只抽公爵牌子的香烟。你这次的任务就是去广州的一座别墅给林青当二奶,你是佐证林青身份真实的细节之一,通过你的形象、谈吐、气质表明你是那个阶层的名贵花瓶。”

  “二奶”是指被男人以金钱等物质利益供养的婚外女性,以姿色和文化水平的差异又分为不同档次,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包养人身份和财富的象征。

  芮小丹接过烟尴尬地说:“怎么到了我这儿除了坐台就是二奶?就不能让我干点别的?”

  大家都笑了。

  徐处长说:“这个专案组分为四个独立小组,你们三人是一个小组,曾华任组长,刚才给你们看的是仅限于你们小组需要了解的情况,各组之间不发生联系,不通报情况,不允许打听其他组的人员、任务,一切行动由指挥部统一协调指挥。你们这个组的任务就是围绕着芮小丹的工作展开线索,确保在沈楠这个环节上不能出现问题。沈楠一定会以某种借口主动接近芮小丹,摸底、试探,一旦让她感觉有疑点,仅仅这一个环节的瑕疵就足以让吴成祥缩回去,所有的人力、物力、财力都将前功尽弃,几千万的巨款就将石沉大海。”

  曾华郑重地点点头说:“我们明白。”

  徐处长给秘书做了一个手势,秘书会意,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套规定角色的证件放到芮小丹面前,然后徐处长说:“小丹,你现在把证件和武器交出来,从现在起你就得研究规定角色。你的枪,在你需要枪的时候会有人给你送去。”

  芮小丹把汽车驾驶证、持枪证、身份证、工作证、手枪、手铐、枪套、子弹夹以及房门的钥匙、手机等物品全部交了出来,在面前摆了一大片。

  古风岛并不是一座完全意义上的小岛,三面临海,一面与广州街区相连。进入古风岛地势越走越高,一座座规模不等、风格各异的别墅依次呈现出来。阳光洒在安静的路面上,一条小河在高大榕树茂密枝叶的掩映下无声地流淌着一股清幽,50多座花园式独立庭院被格调和闲情浸泡着,无论是谁,匆匆的脚步走到这里也会变得缓慢下来,一股贵族阶层的气息就这样无须装饰而不经意地显现出来。

  古风岛39号是户名林青的私人住宅,这是一套两层楼的建筑,花园、车库、欧式壁炉、美式沙发……该有的都有了,以显示房子主人的尊贵。房子的装修风格与家具的款式色调互相映衬,演绎着高雅与时尚。现代化的音像设备与天然石料的电视墙融合在一起,仿佛能让人听到古典与现代的对话。

  芮小丹以规定角色的身份住进了古风岛39号,这座别墅与她母亲在古城玫瑰园小区买的别墅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如果把玫瑰园的别墅搬到这里那就不能再叫别墅了,只能称之为一套独立建筑的房子。

  她从住进这里的那一刻就不再是芮小丹了,她叫夏雨,28岁,北京人,南京外语学院毕业,原是中国进出口公司国际贸易部德语翻译,1994年8月辞职。她的合法职业是受雇于39号住宅的业主林青,看守这套房子。她有了一套新的身份,诸如北京居民身份证、北京机动车辆驾驶证、广州外来人口暂住证、广州博大图书馆借书证、广州万国大厦优惠消费卡、广州中国人民银行存折……等等。

  芮小丹住进了古风岛以后的头几天总是早出晚归,她的角色要求她必须是熟悉这个城市的人。她从穿着的服装、使用的化妆品乃至一个打火机这样的细节都进行了精心的设计,她把一般情况下的联络方式和紧急情况下的联络方式以及原则、纪律和夏雨与林青的关系背景都一一牢记于心,她等待着沈楠这个人物的出现。

  一个星期之后的一天下午,芮小丹正在一个佛教网站的文字聊天室里看别人聊天,忽然门铃响了,她走到厅门打开摄像监控,监视器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身材健美、着装时尚的漂亮女子站在花园门口,手里提着一只棕色皮箱。此人正是沈楠,她终于登场了。

  芮小丹拿起对讲话筒说:“对不起,我不认识你。请问您是哪位?”

  沈楠解释道:“是夏雨小姐吧?我是楠楠健美中心的,我叫沈楠。我的一个朋友从美国回来,他的一个叫林青的朋友托他给你捎点东西,说你知道这事。我的这个朋友因为赶飞机来不及亲自给你送来,就委托我转交。呵呵,真绕嘴。”

  芮小丹说:“哦,捎东西这事我知道,那太麻烦您了,您请进。”说着她摁了一下电控开关,门开了。她也把房门打开,在门口迎候客人。

  几句寒暄,芮小丹接过箱子,等沈楠换上拖鞋后请客人到客厅入座,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饮料放到沈楠面前,客气地说:“您请。”

  沈楠大大方方打开饮料喝了一口,笑笑说:“你别您您的称呼,太客气了,你叫我小楠就行。那朋友说捎的东西里有个打火机必须得用Zippo牌专用的汽油,飞机上不让带请你谅解。不过没关系,Zippo专卖店能买到。”

  芮小丹把茶几上还开着的笔记本电脑往旁边推了一点腾出一块地方,把棕色皮箱放到上面打开,一件接着一件翻东西找那只打火机,她把比较占地方的一个手袋和两条牛仔裤拿出来放到沙发上,很快找到了一只精美的打火机包装盒。

  坐在旁边的沈楠看着东西惊叹道:“哇,全是世界名牌啊!”

  打火机是美国Zippo贵金属年鉴版,精美绝伦。手袋是法国品牌Fendi最新推出的一款形象高贵的经典。香水是美国KL-NOS以标志贵族女性为主题的呕心代表作。内衣是有着五十多年历史、只针对少部分人奢侈的orz品牌,永远演绎女人的美好、性感和与众不同的诱惑。牛仔裤是美国名牌Levi’s设计的一款超低身女装牛仔裤,苛刻的版型和最佳的水洗效果尽显性感、活力与自信。

  沈楠用羡慕的口吻说:“你先生真疼你啊。”

  芮小丹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平静地说:“你朋友没告诉你吗?连这里的保安都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你就不用给我留着那层窗户纸了,我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二奶。”

  沈楠一怔,不免觉得有几分尴尬,说:“其实……你气质很好,一点都不像。我见过这样的人,整天就知道购物、打麻将。”

  芮小丹说:“没什么像不像的,价钱不同而已。”

  沈楠说:“你不怕吗?这个是要按重婚罪论处的呀。”

  芮小丹说:“人家雇我看房子,犯什么罪?”

  沈楠问:“为什么要干这个呢?”

  芮小丹说:“为钱。”

  沈楠又问:“你以前做什么工作?”

  芮小丹回答:“翻译。”

  沈楠说:“你这么漂亮,又有才气,可以出国呀,也可以嫁给一个有钱的男人。”

  芮小丹弹弹烟灰说:“外国不是我们家厨房,不是我想进就进。有钱的男人也不是菜市场里的(又鸟)蛋,不是我想抓一个就抓一个。沈小姐,咱们谈的不是一个社会阶层的话题。”

  沈楠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不动声色地改变了话题,说:“我看你上的是佛教网站,你信佛了?”

  芮小丹说:“我还谈什么信佛?无聊的时候看别人聊天打发日子。”

  沈楠眼看着这个话题已经谈不下去了,就看看手表说:“哟,时候不早了,我那边还有生意,就不打扰了。我觉得你很有修养,咱们今天能认识就是缘分,改天我来看你。”

  芮小丹问:“你是怎么来的?”

  沈楠说:“我坐出租车来的。”

  芮小丹说:“哦,那我开车送你回去。”

  沈楠并不推辞,而是愉快地站起来说:“那太好了,你正好到我那儿认认门,我那健身房虽算不上高档,可马马虎虎还说得过去,以后你可以常来玩。”

  芮小丹关掉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把烟放进包里,换上鞋和沈楠一块出去,先用小遥控器打开车库大门,再用另一个遥控器发动着里面的一辆黑色凌志汽车,进去把车开出来,重新锁上车库大门。

  沈楠上车坐在副驾驶座位,说:“到西康路。”

  此时正是下班时间,正值交通流量的高峰。芮小丹避开车辆拥挤的路段,熟练地绕道高速行驶,显得对广州的街道非常熟悉,用了20多分钟来到西康路楠楠健美中心。她把车停在路边等沈楠下车,而汽车在这个位置是不可以停留的,这很明显她是不打算进去了。

  沈楠说:“都到家门口了,进来坐坐吧,别让我太没面子。”

  芮小丹谦卑地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车开上去停在健美中心门前的汽车泊位。夏雨这个角色需要恰到好处的自卑,这是她内在人格矛盾的一个重要特征。

  楠楠健美中心的健身场地有100多平方米,开着两台柜式空调,通风很好,几乎感觉不到装修材料和地毯的气味。健身器材有规则地排列在场地的一侧,大约有20多个人在以不同方式健身。屋顶上星星点点的灯光柔和地打在每一处角落,既不眩目也不暗淡。

  芮小丹在经过一台哑铃架的时候,一个欧洲相貌的小伙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等她刚走过去就听那个小伙子用德语小声自语了一句话,中文意思是:“我操,正点!”

  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德国,生活中类似这样的事情芮小丹见多了,她对这种事的通常做法是不去理睬,但是今天的情况则不同,她需要用这种自然的事端自然地佐证她的身份,于是停下脚步,回头用流利的德语说了一句:“小子,请你嘴巴放干净点!"

  小伙子愣住了,瞪大了眼睛说:“你……你听懂了?我以为你听不懂呢,对不起!”

  芮小丹用德语问:“听不懂又怎样?”

  小伙子尴尬一笑,赖赖地解释道:“如果你没听懂,你肯定会以为我说:小姐,你真漂亮啊!你高兴了,我也高兴了。”

  沈楠一句没听懂,小伙子显然是这里的常客,沈楠过来问他:“怎么啦?”

  小伙子不好意思地用生硬的汉语说:“对不起,我刚才说了一句不礼貌的话。”

  沈楠又问芮小丹:“夏雨,他说你什么了?”

  芮小丹说:“算了,他道过歉了。”

  两人又往里走了几步,走到一块操练的方毯上,沈楠说:“怎么样?还过得去吧?”

  芮小丹说:“挺好的。”

  沈楠带芮小丹走到一台多功能器旁边,笑着说:“来,你也试试。”然后招手叫过来一个女教练,交代说:“你给夏小姐讲讲怎么用,我去一下办公室马上就过来。”沈楠说完对芮小丹笑了笑,快步去办公室了。

  女教练热情地给芮小丹讲解多功能器的使用,还夹带着一些演示动作。芮小丹心想:不能做动作,也许一个不经意的细节就能被行家看出来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于是她只是听女教练讲解,不断地问东问西,一点没有上机操作的意思。

  沈楠很快回来了,女教练对芮小丹礼貌地笑了笑走开。沈楠把一张刚刚填好的会员卡递给芮小丹,笑着说:“一点小意思,拿不出手,你可不能不给面子哦。”

  这是一张一年的健身消费卡,芮小丹说:“这不可以。”

  沈楠爽快地笑着说:“咱们一见面我就觉得有缘分,看着你就赏心悦目,跟你说话特别舒服。你放心,我还不算个太穷的朋友,吃顿饭、逛个街还能对付。”

  芮小丹不宜再推让,便收下了说:“那就多谢了。”

  沈楠看看表说:“已经到饭点了,你第一次来我这儿,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空着肚子回去呀。走,我请客,咱们到美食大世界去吃珍珠生煎馒头。”

  芮小丹说:“不了,改天我请你吧,我想回去了。”

  沈楠的分寸也把握得恰如其分,说:“也好,日子还长着呢,改天咱们再聚。”

  芮小丹告辞了,沈楠送她到门口,直到她的车在马路上走远。

  回到古风岛,芮小丹把今天与沈楠接触的过程在脑子里认真梳理了一遍,包括每句话和每个细节,没有发现有不得当的地方,这才去厨房简单煮了一碗速冻馄饨吃了,吃过晚饭洗了个热水澡,时间就到了晚上8点多,她打开电脑上网。

  芮小丹打开一个名为“海阔天空”的网站,输入用户名和密码后点击“登录”按钮,这时出现了几十个不同编码的进入端口,点击一个编码为“3128”的端口,界面再次提示输入密码,她又输入一组特定的密码,终于出现了文字对话窗口,这是特殊情况下公安内部绝对保密的信息传递方式。

  她打出一行字:老板吗?我是夏雨。

  对方打字道:老板不在,我是值班经理,请讲。

  芮小丹:礼物收到了,已经与沈楠正面接触。

  值班经理:你对自己的表现评价如何?

  芮小丹:还可以。

  值班经理:很好。沈楠登场是一个标志性信息,从推测上升到了推定,但是这不能成为法律上的证据,健美中心的会员来自各个方面,有几个国外的朋友不算异常。

  芮小丹:明白。

  值班经理:你准备对礼物怎么处理?

  芮小丹:为难,一点不动似乎不合情理。

  值班经理:裤子、手袋和打火机必须得用,其它的可以不动,以合乎情理为标准。

  芮小丹:太贵了,以后不会强卖给我然后再扣我工资吧?

  值班经理:哈哈,那可没准儿,制度也有个灵活掌握,还得看老板啊。好好干,等受到奖励用奖金抵扣也不错嘛。为了工作适当破费点,无碍。

  值班经理:有消息说你不想干刑警了,打算出国留学。

  芮小丹:经理,这个问题不在汇报工作范围之内吧?

  值班经理:呵呵,闲聊几句,无碍。

  芮小丹:不是不想干刑警,是女人老得快也淘汰得快,跑不动就成累赘了。

  值班经理:唉,可惜了,你是个不错的刑警,你们局长都说你脑子好使。

  芮小丹:哦?备受鼓舞!哈哈……

  自从沈楠给芮小丹送过一次东西之后,两人渐渐有了一些接触,沈楠去古风岛找过几次芮小丹,芮小丹也约沈楠出来喝茶,半个月的交往使她们彼此不再陌生了。这天傍晚,芮小丹接到沈楠的电话,约她去云南米线城一起吃晚饭。芮小丹开车来到云南米线城的大餐厅,远远看见沈楠已经占好了位子在等候了。

  芮小丹刚坐下,沈楠就把两张电话费收据和两张查询话费的话单交给她,说:“下午我去电信局交费,顺便把你的也交了,省得你再跑一趟。”

  芮小丹心想:用这样的方法查我的电话,好一个擦边球!她看了一下,座机和手机两项加在一起不到100元,就拿出100元递给沈楠,说:“谢谢你,连这点小事都想着我。”

  沈楠接过钱随手放到桌上,笑笑说:“一会儿拿这个买单,就当我请你吃饭了。上两次都是你请我,我也不能太不自觉了。”

  芮小丹一笑没说什么,招手叫服务员过来,点了3个小菜、一瓶啤酒和两份米线,然后拿出公爵牌香烟,用那只贵金属年鉴版的Zippo牌打火机点上一支烟,动作娴熟、自然而优雅,一派有闲阶层女性的浪漫风情。

  沈楠下意识地欣赏着面前的这个女人,禁不住在心里自语:她真漂亮!她冲着芮小丹愉快地一笑,说:“夏雨,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跟你商量个事,希望你有兴致,别像那张健身卡似的一次都没来,就为应付我个面子。”

  芮小丹问:“什么事?”

  沈楠说:“我想出去旅游几天,换换心境,可一个人出去太孤单,又找不到合适的人做伴。你有时间,咱们又谈得来,咱们两个结伴儿旅游是最好了。”

  芮小丹说:“这大热天的,去哪儿也不如在家里呆着。”

  这时,服务员把啤酒和小菜送来了。沈楠倒上两杯啤酒,两人碰了一下杯子每人喝了一小口,品尝了时令小菜,然后继续刚才的话题。

  沈楠说:“我老家在陕西秦谷,小时候跟我父亲回去过几次,就知道那地方穷,哪知道还有壶口瀑布和黄帝陵这么有名的地方。我想去陕西玩几天,看看兵马俑、华清池,看看壶口瀑布、黄帝陵,尝尝正宗的羊肉泡馍,顺便也回老家看看。”

  芮小丹弹了弹烟灰说:“我跟你比不了,你是自由人,我可由不得自己,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沈楠说:“林先生这么宠着你,这点小事还能不同意?我就是想有个伴儿,你就当陪我出去玩了,所有花费都归我。”

  芮小丹说:“那就更不行了,我要去就自己出钱。其实谁不愿意出去旅游?我是不想让人家觉得我登着鼻子上脸。这事我不能答应你,得先问问林青。”

  沈楠说:“这容易,你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芮小丹说:“现在是纽约时间早晨7点多,这个时候打电话不合适。”

  沈楠看看手表说:“已经快8点了,该起床了。”

  芮小丹在沈楠的再三催促下拿出手机,拨通了林青的电话。

  林青:“夏雨吗?”

  芮小丹:“是我。对不起,这么早打扰你休息了。”

  林青:“没有,我刚起来。有事吗?”

  芮小丹:“有个朋友想约我出去旅游几天,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林青:“挺好啊,出去散散心,别老在屋里闷着。”

  芮小丹:“那我就答应人家了?”

  林青:“行啊,只要你开心就好。你在哪儿呢?怎么这么大噪音?”

  芮小丹:“我和朋友在云南米线城的大餐厅,这会儿吃饭的人多。”

  林青:“那你们先吃饭,回头我再给你打电话。”

  芮小丹:“好,我先挂了。你多注意身体,想你!”

  芮小丹挂了电话,把手机放进手袋。餐厅里的声音太嘈杂了,沈楠根本听不到林青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只能听到芮小丹的声音。从芮小丹的言辞里沈楠得知,林青已经同意了。

  沈楠非常高兴,端起啤酒杯说:“太好了,来,就为这个干一杯!”

  就在两人喝啤酒的时候,服务员把两份过桥米线上桌了,转眼间桌子上摆了一大片。云南过桥米线由精制高温汤、各类薄片嫩肉和时鲜蔬菜三部分组成,汤表面浮一层热(又鸟)油起保温作用,肉片有海参、肚头、鱿鱼、鲜(又鸟)脯等等,时鲜蔬菜有豌豆尖、韭菜苔、豆芽五六个品种。吃的时候先将嫩肉片放入油汤碗内烫熟,然后再将蔬菜、米线放入汤碗内烫熟,根据个人不同口味加入精盐、味精、胡椒粉、辣椒油等调料食用,非常鲜嫩可口。

  两人把各自的米线自烹自调忙活了一阵,美美地吃起来。

  吃饭间,沈楠冷不丁地冒了一句:“夏雨,你的话费不多呀。”

  芮小丹说:“我打给谁呢?”

  沈楠说:“以后你闷了就给我打电话,我陪你聊。”

  芮小丹说:“陪我聊,你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沈楠关切地说:“夏雨,你以后就这么过下去了?”

  芮小丹放下筷子,用餐巾纸擦擦嘴唇悻悻一笑说:“怎么可能?我已经28岁了,一天不如一天水灵,这个游戏的规则是只容你花开,不容你凋谢。”

  ……

  这天晚上在沈楠的提议下,芮小丹经过林青的许可,在这顿晚饭上商定了去陕西旅游的事,她们谈到了旅游路线、费用预算,甚至连雨伞、塑料汤匙、药品这些细节都想到了,最后约定3天的准备时间,3天后飞往旅行的第一站——西安。

  芮小丹回到别墅已经是晚上9点了,她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和指挥部联系,她必须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新情况向指挥部报告。

  她打出一行字:是老板吗?

  对方打字道:我是老板,知道你那里有情况,已经等你多时了。

  芮小丹:到陕西旅游的事,初步商定3天后飞西安。林青同意我赴陕,能否理解为是指挥部的意见?另:今天沈楠以帮我交电话费为名查询了我的通讯记录。

  老板:一、林青同意你赴陕是指挥部的意见;二、你的身份设置经得起调查;三、沈楠不敢贸然调查你,一查就暴露了她自己,她调查你的前提是首先保证自己没有嫌疑;四、对沈楠的陕西之行你有什么判断?

  芮小丹:我仅根据这里的情况做两点判断:一、延安、秦谷是吴成祥和沈楠的老家,沈楠的陕西之行不可能是单纯的旅游,而应该是吴成祥行动计划的一部分,意在给人以取赃款的假象而试探、观察。二、沈楠不知道也不会参与赃款的藏匿、提取,这里既有吴成祥对她保护的成分,也有对她不信任的成分。因此,我认为不能也没必要对沈楠实施监控,沈楠的周围一定还有第三只眼睛,否则吴成祥策划她的陕西之行就没有意义了。

  老板:正确。通报一个你需要了解的情况,吴成祥的代理人已经明确通知林青,吴成祥为了防止赃款转移过程中的黑吃黑,已经通过代理人与广州的黑社会达成交易,出100万元买你夏雨的人头,以此制约林青。

  芮小丹:哈哈,我的头有这么值钱?

  老板:杀手已经先一步抵达西安,以后会步步先于你们,以便于他们观察和隐蔽。吴成祥让沈楠拉上你有三个目的:一是让旅游的事实成立,为出行的真实意图做掩护;二是试探虚实,陕西这里安全,广州那里就会有动作,一旦他们发现陕西这里有人跟踪,广州和纽约那边就会立即停止;三是防止赃款转移的黑吃黑,拿你做人质。

  芮小丹:明白。

  老板:你们组的曾华和黄文贤今晚连夜开车赶往西安。延安是吴成祥的老家,他当行长期间曾为老家做过事情,目前尚不完全清楚吴成祥在延安的社会关系。陕西警方出于保密的考虑,从秦谷抽调3名刑警配合你们这次行动,他们熟悉当地的情况。

  芮小丹:明白。

  老板:你的安全不仅取决于你们这个组,其他组的行动不慎也会波及你的安全,你要特别小心。一旦情况紧急,会有人把武器给你送去。

  芮小丹:明白。

  老板:熟悉西安吗?

  芮小丹:旅游去过一次,执行任务去过一次。我和沈楠讲的是没去过,以免旅游的理由牵强,让他们生疑。

  老板:所以,要特别注意细节,慎之又慎。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