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_遥远的救世主
连尚读书 > 遥远的救世主 > 第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七章

  1

  刘冰的家住在古城河东新村32栋楼四单元一楼,这是一个80年代初建的居民小区,几十栋六层式楼房从外表看上去都一模一样。刘冰家的房子是75平方米户型,和所有的一楼住户一样在自家前面围了院子,盖起了小平房,小平房足有30多平方米,从里面隔成两间。刘冰一家4口人,妹妹已经出嫁了,父母退休在家,家里的房子本来够住,而刘冰却执意住在平房里,他更追求一个封闭的、可以发烧音响的环境。

  刘冰住在平房里,跟其他家庭不同的是,他的平房与父母的房子完全隔离,惟一连通的一扇门也被他用砖墙封堵了,这使得他每天吃饭的时候都要多绕道十几米才能到家。他的两间房子一间用来做音响室,一间是卧室。音响室的设计虽然用的都是廉价的普通材料,但是做得很专业,对声音的共振、反射、扩散、隔音都做了处理,一看就是典型的发烧友。卧室里的布置也颇有音乐氛围,墙上挂有指挥大师和著名歌手的海报,电脑旁边放着音响和唱片方面的杂志,电脑上方挂着一张黑色胶木老唱片。

  昨天晚上刘冰和叶晓明、冯世杰在南华街夜市喝酒聊天,深夜两点多才回家睡觉,凌晨四点就被一阵闹钟的铃声惊醒了,这是隔壁邻居赵阿姨每天早上扫马路的工作时间,接着是往三轮车上装工具的声音,然后院子的门开了又关,随后一切恢复了平静。

  刘冰平常对这个声音已经习惯了,惊醒之后很快就能继续入睡,成了固定程序。但是今天他睡不着了,在黑暗中翻了个身,伸手在床头柜上摸到了香烟点燃,一边抽烟一边想自己的心事,烟头上那一点红光在黑暗中时亮时暗地闪烁着。

  他生活在这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母有固定的退休金和医疗保险,他自己一直做点不固定的营生,没什么家庭负担,拮据的时候还时常能得到点父母的贴补。对他自己而言,生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这些年他做过不少事情,在酒店当过服务生,开过出租车,与人合伙卖过服装,现在经营一个小唱片店,都是挣几个小钱,而他的梦想是挣大钱,是过上流社会的生活。但是,那只是一个与很多人都一样的梦想,遥不可及。现实的情况是,他的唱片店生意越来越惨淡,盗版的不敢卖,正版的不挣钱,眼看就支撑不下去了。

  自己能干什么呢?这对他来说一直是个问题。

  刘冰清楚地记得他与丁元英第一次接触的情景。那是半年前的一个晚上,一个陌生的男人提着一兜子唱片走进了他的小店,陌生人向他说明了变卖唱片的来意,接着他一张一张看了唱片,居然张张都是可圈可点的原装进口唱片,与新唱片几乎没有差别,惟一的差别就是唱片上的印章。他几乎没怎么费力就把价格压到了50元一张,当场就成交了。从那以后陌生人就不定期地给他上门送货,每次都是现金交易,双方各得其所倒也默契。

  他知道叶晓明和冯世杰围绕着这个人下了一些功夫,但是他怎么也不明白,一个落破到变卖唱片的人怎么一下子就忽然变成了高人?他不敢全信却又不能不信,因为有芮小丹、叶晓明、冯世杰这样的人在用行动证明。如果真是高人,那么搭上他们这条船就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了,而关键的问题在于怎么才能搭上这条船?

  他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思考,无论如何丁元英是有困难才不得已而变卖唱片,无论如何他在这种交易中帮助丁元英解决了实际困难,这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交情。现在他有困难,请丁元英帮个忙也在情理之中。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

  他想啊想啊,想得头昏脑涨,一直想到早晨七点钟起床。

  深秋的早晨寒意很浓,路面上散落着从树上飘下来的枯叶,阵阵秋风吹过,枯叶在地上滚动着。

  刘冰7点半就来到公安局大门口等待芮小丹,他站在离大门十多米远的人行道上的一个熊猫形果皮箱旁边抽烟,离汽车站牌很近,这样既能观察到从公共汽车上下来的人,也能观察到进入公安局上班的人员,这样就不会错过了芮小丹。

  7点50分左右,他看见身着警服的芮小丹从一辆加长的公共汽车上下来了,于是赶忙迎上去打招呼:“芮小姐!”

  芮小丹也看见了刘冰,意外地说:“你怎么在这儿?”

  刘冰上前一步说:“芮小姐,我找你有事。”

  芮小丹停住脚步,脸上掠过一丝诧异的神色,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你等我一会儿行吗?我得先去报个到,不然就迟到了。”

  刘冰说:“没关系,没关系,我就在这儿等着。”

  望着芮小丹步履匆匆地走进了公安局的大门,刘冰不由得心里又在想:这丁元英到底是个什么人哪,值得芮小丹这样的女人去为他赎唱片。

  过了十几分钟,芮小丹开着一辆桑塔纳警车出来了,她在大门口一处不影响交通的位置停下,下了车向刘冰招招手,刘冰快步走到近前。

  芮小丹问:“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有事吗?”

  刘冰说:“是冯世杰告诉我的。是这样,丁先生要跟晓明和世杰他们做点儿事,我和世杰他们关系都不错,我那小店也一直不景气,我是想请芮小姐……”

  芮小丹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没有让刘冰再说下去,委婉而明确地说:“对不起,这不是我可以过问的事,你得去找他们。”

  刘冰说:“晓明和世杰都没意见,主要是得丁哥同意。”

  芮小丹说:“你和丁元英本来就认识,如果你认为需要丁元英同意你应该去找他,找我没有用,这完全是他们的事,我没权力过问。”

  刘冰很尴尬,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芮小丹思忖了一下,说:“这样,我顺路送你一段,你去找丁元英谈谈。”

  刘冰知道这就是冯世杰所说的走走过场,忙说:“谢谢。”

  刘冰上了警车,芮小丹一踩油门汽车上了宽阔的马路。刘冰坐在车里一言不发,这里既有唱片那件事的尴尬,也有来自他内心的一种压抑,怎么都不自在。芮小丹顺路把刘冰送到嘉禾园小区门口,告诉了他丁元英的具体住址,然后开车去执行任务了。

  刘冰找到丁元英的房号按响了门铃。

  丁元英开门见到刘冰时微微一怔:“怎么是你?请进。”

  由于过去是交易关系,现在角色的转换使刘冰很不自在,拘谨地说:“丁哥,以前唱片的事真对不住。昨晚我和晓明他们在夜市喝酒,聊到一点多。早上我去找了芮小姐,刚才她开车把我送到小区门口就走了,是她让我来的。”

  丁元英客气地请刘冰落座,刘冰的隐喻、暗示已经清楚地表明了来意,他给刘冰递过一支烟,随和地说:“咱们是熟人了,唱片是咱们做生意,都好。”

  坐在沙发上,刘冰真切地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曾经被叶晓明用惊叹语气描述过的那套天价音响。毕竟是发烧友,这一刻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用朝圣的目光凝视着这套平时只能是在画报里才能一饱眼福的音响,继而他激动地站起来走到音响面前,蹲下(禁止)子抚摸着CD机赞叹道:“天哪,太棒了!”也就是在这“眼见为实”的这一刻,他心里已经不知不觉地转变了对丁元英的质疑,尽管音响与高人之间并没有逻辑上的因果关系。

  丁元英理解一个发烧友的感受,也就默不作声地等着。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刘冰终于被这种寂静拉回到现实和理性,于是转过身重新回到沙发坐下,不好意思地说:“没见过世面,让丁哥见笑了。听说丁哥要帮世杰和晓明他们做点事情,我今天来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丁哥能给个机会。”

  丁元英见刘冰一直拿着一支没点燃的烟,就把打火机伸过去为他点燃,然后自己再点上一支,抽了一口说:“这是冯世杰张罗的事,我不过是跟着凑个热闹。你要有兴趣,只要冯世杰他们同意就行,我没权力替他们做这种决定。”

  刘冰说:“丁哥是控股方,当然是丁哥说了算。”

  丁元英说:“不是我控股,是投资方控股。如果这事有条件做,我在资本和冯世杰他们之间只是个媒婆,资本方的控股权是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并不改变冯世杰他们张罗这件事的性质,他们是这件事的真正主体。从经济利益上说你是从他们的锅里分一碗粥,掌勺的是他们,不是我,只要他们同意就没有问题。”

  刘冰心里有了底,心放下了,神色也轻松了许多,说,“古城的音响圈子也就是我们几个走得近,他们是怕丁哥不同意才让我来找你的。”

  丁元英说:“那就没有问题了。”

  刘冰说:“那我就谢谢丁哥了。我都想好了,这几天我就抓紧把店盘出去,有多少钱我就出多少钱,我这人你可能还不太了解……”

  正当刘冰心情放松地刚要沿着话题往深处攀谈时,偏偏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刘冰不用猜就知道是叶晓明或冯世杰来给丁元英送音响市场方面的资料,因为昨天晚上在夜市吃饭时不止一次提到了这事,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来得这么早。

  等丁元英打开门,来人果然是叶晓明和冯世杰。叶晓明两只手里各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大塑料袋子,透过塑料就能看见里面装的全是杂志、报纸之类的文字资料。

  刘冰站起来以特别“哥们儿”的语调说:“我准知道是你们俩。”

  叶晓明从刘冰的神色和语气里已经解读了所以然,说:“哟,这么巧哇!”

  刘冰笑着说:“是芮小姐送我来的。”

  叶晓明把两大袋子资料放到沙发上说:“丁哥,能搜集到的都带来了。”

  客厅的沙发上已经坐不下屋里的人,丁元英从里屋拿来两把折叠椅子放到茶几的另一侧让叶晓明和冯世杰也坐下,又去厨房的消毒柜里拿了几个小茶盅,坐回原位动手给他们烧水准备泡茶,说道:“趁着你们几个都在,刘冰的事你们拿个意见。”

  冯世杰说:“都是自己弟兄,只要丁哥不反对就一块儿干呗。”

  “就是,都是水深火热的,都帮衬着点吧。”叶晓明笑着说道,然后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放到茶几上,接着又说:“丁哥,这是我经常上网的一些音响论坛的网址,那里也有不少信息,你可以上去看看。”

  丁元英拿起纸条看了看,收进衣袋里,说:“有个问题不明白,小丹的音箱用的是乐圣旗舰的套件,那是乐圣公司看家的东西,为什么还允许代理商零售?”

  这个问题叶晓明最有发言权,于是解释道:“乐圣旗舰套件有三个流向,一是发烧友自制音箱,有发烧和实惠两个优点。二是音响店贴牌的组装音箱,俗称超值版,价格比乐圣旗舰低500元,贴的是乐圣旗舰套件标志,不是乐圣注册商标,表示该音箱不是乐圣公司原装的乐圣旗舰。三是大城市的一些发烧工作室专门针对有钱人手工生产的豪华音箱,其中一部分使用乐圣旗舰套件。这三个流向走出的套件对乐圣旗舰的整个市场不会有影响,对提高乐圣品牌的知名度有好处。”

  冯世杰补充道:“正规音响公司都有自己的品牌,不会买套件往别人脸上贴金,一般都采用散件组合搭配,突出自己的品牌。不是说乐圣的喇叭最好,而是说在这个价位上乐圣旗舰套件的性价比最高,如果抛开价格因素,还得说是欧美的老牌产品过硬。”

  丁元英听明白了。

  冯世杰侧身看了一眼音响,略显拘谨地笑着说:“丁哥,打开音响听听?”

  丁元英说:“想听就开,唱片都在那屋的书柜里,自己挑。”

  或许是发烧友嗜好唱片的天性,这一下让他们来了精神,居然没人开音响了,3人全都到书房里去浏览唱片,两个贴墙而立的书柜除了少许的工具书之外几乎放满了唱片,足有1000多张,这对他们无异于发现了一处宝藏。他们放下这张拿起那张,居然张张都是原装的世界著名唱片公司产品,有不少新唱片甚至在《CD圣经》和音响杂志上也没见过,刘冰和冯世杰嘴里除了“哇——”已经发不出别的声音了。

  3人非常投入地挑了一会儿出来,冯世杰手里拿着几张他们只凭封面挑出来的不知片名和内容的唱片,叶晓明打开音响把其中一张放入CD机,音箱里立刻传出了一支以钢琴为主声、以小提琴齐奏为辅声的极具北非韵味的音乐,优美的旋律刚一响就把人打动了。

  刘冰赞叹地直摇头说:“不说了,真没啥可说的了,钢琴是一粒儿一粒儿的脆呀,小提琴油亮油亮的真像抹了油。”

  水烧开后,丁元英把茶泡上,给每个人都倒上一杯分别放到茶托上。

  冯世杰感叹地说:“别说这套音响了,我听了芮小姐的那套音响回去以后就再也不开音响了,真不能听了,多明戈的嘴越听越大,海飞兹的琴越听越肥,受不了。”

  叶晓明笑笑说:“还是这种曲子听着舒服,前两天我听了一张民乐专集,个个都是苦大仇深,那个悲呀,二胡、马头琴全用上了。”

  刘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刚刚下肚就脱口而出:“香啊!”然后放下茶托说:“听这套音响真是灾难,以后再没兴趣磨机了,指望压块石板换个电容改变音质根本不解决问题,说到底还是得挣钱,好音质得凭银子拼出来。”

  叶晓明见丁元英一直没说话,就喝光茶水站起来说:“丁哥,资料你慢慢看,还需要了解什么就给我打电话。我们还有点别的事,就先回去了。”

  冯世杰也站起来说:“丁哥你忙,我们回去。”

  丁元英确实有大量的资料等着要看,也就不再留他们。

  刘冰三人下楼坐进吉普车里,冯世杰开上车驶离嘉禾园小区,3人的心情很愉快,也很兴奋,你一言我一语在车上聊起来。

  冯世杰问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叶晓明:“你说,丁哥算不算发烧友?”

  叶晓明说:“不算,只能算个玩家。看人家这活法,听着音乐喝着茶,不急不躁的。”

  刘冰从后座凑上前说:“丁哥这活法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说啥也不能赚丁哥的钱哪。”

  叶晓明说:“真有这心,现在把钱退了也不迟。”

  刘冰说:“那怎么行,那不是打丁哥的脸嘛……哎,哥们儿,我突然想到,既然有人给咱投资了,那还用咱出钱吗?”

  叶晓明闻声垂下头做了一个极夸张的昏厥状,说了网友聊天常用的一字话:“晕!”

  冯世杰笑着说:“我要不是开车,也晕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