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_遥远的救世主
连尚读书 > 遥远的救世主 > 第十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章

  1

  芮小丹预订了12点30分飞往杭州的机票,早上在家里做了一下简单的旅行准备,然后去民航售票处取机票。拿到机票之后,她看还有点时间,就沿着大街往西走进了一家外文书店。她对丁元英评价小提琴曲《流浪者之歌》的印象太深了,尽管她还没有购置音响,但她还是想先买到这三张唱片。

  外文书店的唱片自选区摆满了各种各样的CD唱片,她在进口唱片的展柜前停下,寻找她要购买的唱片。服务小姐热情地问道:“请问,您需要什么唱片,我帮您找。”

  芮小丹说:“我要三张都有小提琴演奏《流浪者之歌》的唱片,穆特、海飞兹和弗雷德里曼三个人演奏的各要一张。”

  “请稍等。”服务小姐说完转身去找唱片。

  这时,芮小丹突然感觉有人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胳膊,侧脸一看,原来是站在她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年轻人小声对芮小丹说:“别买,太贵。”

  芮小丹疑惑地看着他。

  这时,服务小姐将三张唱片递给芮小丹说:“您看,是不是这三张?”

  芮小丹拿起唱片看了看,每一张的价格都在140元以上。她将唱片还给服务小姐歉意地说:“对不起,我再考虑一下。”

  “没关系。”服务小姐客气地说了一句,又去接待其他顾客了。

  年轻人小声说:“我一听你报片名就知道是道上的,你再往西走20米,那儿有一家叫‘孤岛唱片’的小店,懂行的人都去那儿买,一样的唱片一张能便宜几十块,那儿实在买不到了再到这儿买也不迟,我们都是这样。”

  “谢谢你。”芮小丹笑着说了一句。这是第二次听到“孤岛唱片”这个名字,这个店就是没有年轻人指点她也是要去的,因为那里卖丁元英的唱片。

  “不谢,这年头谁挣点钱都不容易。”年轻人说着,又低头继续挑唱片。

  芮小丹心想:看来,音乐发烧友的心是相通的。她按照年轻人的指点找到了那家名叫“孤岛唱片”的小店。也许这里根本就不能冠以“店”的称谓,其实就是租了一家电脑店外面大约3米长的橱窗,里面小得甚至放不下一节柜台,所有的唱片全部都陈列在墙上。

  店主是一个30岁左右、相貌颇为英俊的男人,西装革履,打扮得一丝不苟,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硕大的金戒指尤其引人注目。

  芮小丹走上前问:“有穆特、海飞兹和弗雷德里曼三个人演奏的《流浪者之歌》吗?如果有,我各要一张。”

  店主问:“你要原版引进的还是要原装进口的?原版引进的有现货。”

  芮小丹问:“有区别吗?”

  店主答道:“原版引进的20元一张,原装进口的100多元一张,价钱不一样,音质也不一样,区别大了。”

  芮小丹说:“我要原装进口的。”

  店主想了想,答道:“没有现货。如果你诚心要,得交50元订金。”

  芮小丹点点头,问道:“从你这儿买,能比外文书店便宜多少钱?”

  店主说:“从外文书店买,这三张唱片你少了450元别想拿走。从我这儿买,每张100元,不还价。”

  芮小丹交了50块钱订金。

  店主给芮小丹开了一张订金收据,并签上自己的名字:刘冰。然后说:“你三天后再来看看,如果没货,我把订金再还给你。”

  芮小丹离开“孤岛唱片”小店,回到停车的地方开上车直接去了飞机场。

  短短两个小时的航程,芮小丹已经置身于一派温婉的江南秀色之中了,杭州无论是景致还是人,都少了几分北方的粗犷,多了几分江南的柔媚。

  她刚出机场就看见一个人举着“芮小丹”的牌子,快步迎了过去,而那人也快步向她走来,不等她开口就抢先招呼道:“小姐,你是芮小丹吧?芮导正拍外景戏,实在走不开,特意让我来接你。”

  芮小丹有些纳闷,问道:“我还没说话,你怎么肯定是我?”

  来人“呵呵”一笑说:“你爸说了,二十五六岁里最漂亮最有气质的那个肯定就是,正好你也朝我走过来,那就是你了。”

  芮小丹淡淡一笑跟着这人走了,到停车场上了一辆前挡风玻璃后面竖着一块《江湖》摄制组牌子的切诺基吉普车,那人开车驶离机场。

  剧组正在西湖边拍外景戏,大概是同期录音的原因,围观的人群静悄悄的,只有一男一女两个身着古装的演员在说台词,旁边的摄像师、录音师等工作人员也静悄悄地忙碌着。芮小丹看见父亲坐在太阳伞下一只脚蹬着道具箱一手拿着水杯全神贯注地盯着监视器,跟电视里看到的导演工作场面没有什么两样。她没有去打扰他,远远地站在一旁等候。

  从小到大,她只知道父亲是电影导演,也看过父亲导演的影片,但是真正看到父亲现场拍戏这还是第一次。她静静地观察父亲,她感觉父亲老了许多,头上生出了很多白发,脸上的皮肤也松弛了,身体也有些发胖,但精神还很好,穿着红色T恤衫和牛仔裤,比他50多岁的实际年龄显得年轻一些。

  这场戏拍完,在剧组人员收拾东西为下一场戏做准备的时候,芮小丹这才上前跟父亲打招呼,尴尬而生涩地叫了一声:“爸。”

  芮伟峰激动而又不露于表地打量着女儿,说:“坐吧,你爹就熬着这天呢。杭州有家饭店的西湖醋鱼真地道,晚上老爹带你去吃。”

  父亲就这一句话,芮小丹的眼泪差点掉下来,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对父亲的冷漠有些过分了,心里涌起一股内疚。

  剧组人员知道芮伟峰在和女儿说话,都自觉地回避。

  芮伟峰惋惜地说:“你天生就是当演员的好材料,当初要是报考电影学院现在也该是个角儿了。演员一遍演不好还可以再来一遍,可刑警要是再来一遍那就没命了。”

  芮小丹说:“爸,您怎么见面就说这个。”

  芮伟峰拿出一瓶饮料打开递给女儿,等女儿喝了一口这才说道:“整天为你揪心不是个滋味,当初你怎么就不听话呢。”

  芮小丹说:“这事当初我也想过,您是导演,我怎么都是沾您的光,不会有我自己。我现在吃自己挣的饭,心里踏实。”

  芮伟峰问:“工作好吗?你和欧阳开的那店能赚点钱吗?”

  芮小丹说:“都能说得过去,这次用钱是偶然的,突然就发生了。”接着,她把这次用钱的前因后果向父亲简要叙述了一遍。

  芮伟峰听完后沉思了片刻,说:“你这是……恋爱了。要说是好事,可……”

  芮小丹说:“可人家爱不爱我还两说着,这哪叫恋爱,这叫剃头挑子。”

  芮伟峰说:“你不是一般的丫头,能让你看上的人一定不简单。我不担心你这个,我是担心这种男人你驾御得了吗?”

  芮小丹说:“驾御?我没想过,我就是一个心眼儿想疼他。”

  芮伟峰点点头,停了一会儿说:“哦……这让我心里真不是个滋味。你从6岁就不理我了,哪来的这么大气性?”

  芮小丹说:“如果您宁肯独身都不和我妈过,我妈有那么庸俗吗?如果您不结婚是因为能有更多的女人,这是什么性质?爸,我这次来是赖着脸跟您伸手要钱的,就是真有溜须拍马的话也别让我在这个时候说。”

  芮伟峰刚要说话,这时一位工作人员在不远处喊了一声:导演,都准备好了。芮伟峰站起来也喊了一声:各就各位,准备开拍!然后对芮小丹说:“我让人先送你回宾馆,房间已经给你订好了,咱爷俩晚上再聊。”

  芮小丹看着父亲匆匆朝演员们走去。

  芮小丹在杭州住了一夜,第二天乘晚八点的航班返回古城。

  古城碕碕细雨下了一夜,淅淅沥沥的雨声仿佛蕴涵着驱不散的忧愁,如此绵长又如此凄凉,像流浪者的叹息。芮小丹躺在床上伴着雨声想心事,雨下了一夜,她想了一夜,她回忆着肖亚文在法兰克福的每一句重要的话——

  是魔、是鬼都可以,就是不是人。

  他跟人的思维颠倒了,不是人的思维。

  一旦动了那种心思你就算把地狱之门打开了。

  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是你自找的,不要怪罪我没有提醒过你。

  以我的智力,我理解不了这种人。

  芮小丹心想:说魔说鬼都是个表述,本质是思维逻辑和价值观与普通人不同,所谓的地狱之门也无非是价值观冲突所带来的精神痛苦。如果你是觉者,我尊敬你,向你学习;如果你是魔鬼,我鉴别你,弃你而去。即便是价值观不同,就真有那么可怕吗?

  天亮了,雨还在下。她起床梳洗完毕,匆匆吃了几口早点,把丁元英给她的房租和家里所有的现金以及银行存折、计划内办事所需的证件等物放进包里,检查了一下,然后开车出去了,她并没有直接去银行,而是先去了古城最有信誉的“诚信房屋中介公司”,询问求租的房子,夏季一天热似一天,当务之急是要尽快给丁元英换一套有空调的房子。

  她来得有些早了,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房屋中介公司才开门营业,这也使她成为今天的第一个顾客。曾经接待过她的那个女工作人员马上认出了她,歉意对她笑笑说:“您好,真对不起,现在还没有您合适的房子,您再等等吧。”

  芮小丹说:“再等,夏天就过去了。如果不考虑房租问题有没有合适的呢?但是必须要快,今天一定要搬家,不等了。”

  女工作人员想了想说:“今天就搬家我们做不到,如果您非要今天搬,我们倒是能给您提供一个信息,都是80平方米到160平方米的新房,每个房间都有空调、电话,小区环境和物业管理非常好,当场办手续当场就能搬进去住,小区附近不到300米就是一条小吃街,总之都符合您的要求,您肯定满意,但是房租也贵,都在1400元到2500元之间。如果您租到了,您在这里的中介费就终止服务了。”

  芮小丹说:“可以。”

  女工作人员说:“你到航海东路路南的嘉禾园小区,大门旁边是嘉禾房地产公司的营业部,租房部和售房部都在一个厅里,当场看房,只要房租您能接受,您马上就能搬。”

  芮小丹马上驱车前往嘉禾园小区。

  她先沿着小区的四周绕了一圈,有电脑城、农贸市场、大型超市,购物环境很好。在小区西侧果然有一条很长的小吃街,店铺林立,品种丰富,非南村小区的区内小摊可比,吃饭非常方便。看过小区周围环境,她来到了嘉禾房地产公司营业厅的租房部,与工作人员几句话交谈之后,工作人员在小区模型里向她介绍可供选择的房子,她选了一套80平方米三楼最东头的305号房,然后随工作人员实地看房。

  这是一座刚建成不久的小区,一切都是新的。芮小丹从值班保安的规范动作到小区内部花园化的整洁环境,直到上楼看到装修一新的房子,心里就已经做出决定了。房子果然如中介公司所说,每个房间都有空调和电话分机。

  经过一番交涉,房租降到了每月1260元,芮小丹以自己的名义租下了这套房子,当下签了协议,一次付清了一年的房租,拿到房门钥匙,然后马上打电话联系搬家公司,约定下午两点到南村小区搬家,同时打电话与丁元英的房东约定下午3点钟退房。

  芮小丹办完了这些事这才去银行,到银行填好取款单,递上存折、输过密码,在工作人员的要求下又出示身份证,等了一会儿现金取出来了。因为是大额取款,她一边警觉地观察周围的情况一边点了一下钱的大数,装进包里。她这次取了22万元,比丁元英实际需要的担保金多出了2万元。

  出了银行,她驱车来到“孤岛唱片”店,在门口停下车。

  或许是因为下雨,店里没有顾客,店主刘冰正倚在门框上看雨景,见芮小丹走过来,忙回到店里取出三张唱片,显然他对这位顾客还有印象。

  芮小丹拿出那张订金收据交给刘冰。

  刘冰将三张唱片交给芮小丹,说:“你先看看是不是这三张。”

  芮小丹拿起穆特小提琴的唱片,撕掉外面的塑料薄膜,打开盒子检查,看到唱片上有一个“元英”字的印章,封底上也有一个同样的印章,这张唱片与她在音响店里看到的唱片完全一样,可以确定是同一张唱片。

  芮小丹又打开另外两张,上面都有同样的印章。她不动声色地说:“老板,这不是新唱片,唱片上有私人收藏印章,外塑料纸包装也是手工的。”

  “新唱片能是这个价钱吗?”刘冰反问了一句,解释道,“这是别人收藏的唱片,保存得很好。新唱片150元,我这儿才卖100元。”

  芮小丹说:“你把有元英印章的唱片都拿出来,我看看。”

  刘冰搬出一个纸箱子,从里面挑出十几张唱片,又从墙上取下20多张唱片,然后都放进一个鞋盒子里,让芮小丹挑选。

  芮小丹一一检查了一遍,问:“还有吗?”

  刘冰说:“就这么多,你自己挑吧。”

  芮小丹说:“这些是36张,加上那3张一共是39张,我全要了。”

  “全要了?”刘冰一愣,但很快恢复常态,心里暗自惊喜,这可是一笔不小的生意。他赶快找了一个合适的箱子往里装,生怕这位买主儿又改了主意。

  刘冰将唱片装好后,用胶带封上,又装到黑色塑料袋里,说:“你一次要得多,我给你个优惠价,你拿3800元吧。”

  芮小丹说:“发烧友买的都是80元一张,我一次给你收底了,你开个能成交的价。”

  刘冰又是一愣,问:“我怎么不认识你?”见芮小丹没有回答,就拿过计算器计算,想了想说:“你拿3000元吧,降到77元一张,不能再少了。”

  芮小丹点头同意,从包里拿钱数出2950元连同订金收据一起递给刘冰。

  刘冰接过钱说:“过两天你再来看看,还有很多。”

  芮小丹客气地笑笑,提着装唱片的袋子上车了。

  芮小丹离开“孤岛唱片”时已经快一点了,她在路边买了一个面包边开车边吃,喝了几口矿泉水,这就算一顿午饭了。来到南村小区丁元英的楼下,她先给丁元英打了个电话,然后挎上包提着唱片上楼了。

  丁元英仍然是那套不变的礼节,请客人进屋、入座。

  芮小丹把装唱片的袋子放在沙发旁边,从提包里拿出20万元现金放到茶几上,说:“丁先生,这是刚从银行取出来的,你数一下。”

  丁元英说:“你觉得这是一个成年人的成熟之举吗?”

  芮小丹说:“是你的承诺不成熟还是我履行承诺不成熟?”

  丁元英无言以对,停了一会儿,把烟递过去。

  芮小丹说:“谢谢,我戒了。按规矩,你该给我打一张借条。”

  丁元英把这支烟自己点上,慢慢抽了一口,到卧室拿来笔和纸,当面写了一张20万元的借据交给芮小丹,说:“这不理智,这是赌博。”

  芮小丹看了看借据,收起,说:“我注意到你打电话借钱是个北京的手机号码,那个人是你第一个能想到的可以开口借钱的人。我明天去北京,希望能见到这个人,希望你能给我安排见面,我订好了车票通知你车次。目的就一个,我要了解你,要知道你是谁。”

  丁元英对芮小丹的这种非常之举始料不及,本能地迟疑了片刻,斟酌着词句说:“这样做不合适,至少于你不得体。”

  芮小丹淡然一笑说:“你这样对债权人讲话不够礼貌,我可以有很多想法,但至少我作为债权人要了解债务人的情况是应该得到尊重的权利。”说完,她把黑色塑料袋打开,将装满唱片的纸箱放到茶几上,用汽车钥匙划开封条,露出一箱子唱片。

  丁元英看到唱片,脸上掠过一丝惊诧。

  芮小丹说:“你在‘孤岛唱片’店里变卖的唱片,现有的我都收回来了。以后你要再卖唱片直接卖给我就行,这是1万元的预付款。”说着将1万元放到茶几上,然后又问:“你卖给刘冰多少钱一张?50?还是60?”

  丁元英没有回答。

  芮小丹说:“我出一百,别说竞争不公平。”她看看表,指针已经指向两点了,拿出新租的房门钥匙放到茶几上,又说:“房子租好了,已经付了一年的租金。搬家公司两点钟来搬家,我约了房东三点钟来交接房子,赶快收拾一下吧。”

  话音还没落,楼下传来了卡车刹车、熄火的声音,丁元英走到窗户前往楼下一看,果然是搬家公司的车来了,从车上下来了几个人打开车厢。他知道,此刻再谈1万元现金和一箱唱片的去留问题显然不合时宜,当下不是解决问题的时候。

  丁元英思考了一下,说:“芮小姐,我还没有装腔作势到可以无视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你看到的东西不一定是个东西,天知、地知,不会有结果。”

  芮小丹问:“什么不会有结果?”

  丁元英哑口无言了。

  芮小丹一笑说:“即便是呼之欲出你也讲不出,因为一说就错,这就像法律不能单纯以推理定罪,得允许在可能与事实之间存续一个演化的过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