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唯一的一条出路_水浒真说
连尚读书 > 水浒真说 > 第五百七十七章 唯一的一条出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七十七章 唯一的一条出路

  酆泰见里面大吵起来,便想冲进去帮忙。

  两个值殿卫士出阻拦,却被酆泰一手一个,捏在一起,撞了个满怀。

  其余人见了立刻抽出兵器。

  护卫将军见了,大喊道:“大胆,大殿之上竟敢动武!与我拿下。”

  杜壆酆泰见状,立刻背靠背站好。

  凭两人纵横天下的高强武艺。

  今天打起来谁输谁赢还未可知。

  乔道清连忙出手阻拦:“都住手,都住手!”

  他连忙想田虎求情:“大王,今日一事,全是误会,皆在乔某未曾联络好双方事宜,便匆忙请大王敕封。

  与他二人无关。

  还请大王网开一面。”

  田虎吐了一口气。

  杜壆不受圣旨,已经是驳了自己的面子,酆泰在殿上动手,更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要是不处理这两人,晋王的威严该如何维护。

  不过乔道清为两人求情,又不能不予理睬。

  他左思右想,还是下了决定。

  “嗯,来人,将这两人乱棍打出宫廷。

  三天之内,消失在晋国的土地上。

  终生不得回来。”

  乔道清松了口气,好在田虎还是愿意听自己劝的。

  一人道:“大王,这两人目无尊上,就这么简单的放他们走了?”

  田虎眼睛一横,脸上凶气毕现。

  “你是在质疑本王的决定吗?”

  那人连忙道:“微臣不敢,不敢!”

  杜壆和酆泰被一众军士推推搡搡出了晋王府。

  朝会不欢而散。

  太监喊了声:“退朝!”

  众人退出王府。

  临行之前,孙安来找了乔道清。

  两人骑着马,并肩走向役馆。

  孙安问道:“你昨天跟大王到底说了什么?”

  乔道清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跟孙安简略的说了说。

  孙安叹道:“杜壆此人,我之前就听闻他勇猛无敌,带兵有方。不能留在晋国实在是一大憾事。

  不过你也不要太内疚。

  此事的根本,出在你与大王位置的不同。

  你一心想让大晋再添一员猛将,只可惜大王所在的位置,考虑的事情要比你更多。

  不仅要照顾麾下诸将官的感情,还得注意各个派系之间的平衡。”

  乔道清也说:“我也能理解大王的想法。但是有些人是值得为之打破规则的。

  杜壆就是其中之一。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如何?跟我一起去送送他们。”

  孙安沉吟片刻:“也好,我还没来得及跟他们说上一句话就要分别了,想来也是件憾事。”

  两人一路来到了役馆。

  却见杜壆和酆泰已经收拾好了行装,正准备去军营点兵,离开威胜州,另谋出路。

  乔道清连忙上前。

  “两位将军且慢!”

  酆泰一见乔道清却没有一点好脸色。

  “乔道长还嫌我们两个受辱不够吗?”

  乔道清委屈的说道:“乔某从无此意啊!”

  杜壆知道乔道清应该跟此事没有关系,他昨天脸上也是洋溢着欢快的笑容,不似作假。

  而且作假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好处。

  “二弟,不得对乔道长无礼。”

  乔道清介绍道:“两位,这位便是我的同乡,人称屠龙手孙安,现任殿帅府太尉之职。”

  几人互相见过。

  “两位到威胜州已有数天之久,乔某还未曾为两位接风,这便要分离。

  今日便请两位赏脸,到我府中做客,既是接风,也是送行。”

  两人点头应允。

  四人来到了乔道清的国师府。

  在正堂摆下酒宴。

  乔道清举杯道:“咱们相识虽然不久,我对两位将军却是极为钦佩,就算以后无法一起共事,好歹也算个朋友,留一份交情。”

  两人应道:“乔道长相助之恩,我等永生不忘。”

  随即一饮而尽。

  孙安与杜壆酆泰亦是意气相投。

  几人没说几句便已经熟络。

  乔道清问道:“杜将军离开威胜州,下一步,可有落脚之处?”

  杜壆摇了摇头:“不瞒道长,我原本以为自己可以留在晋国,根本没做下另投别处的打算。

  如今要去哪里,正是头疼之事。”

  乔道清见杜壆如此说,便将声音压低。

  “杜将军,英雄好汉,不愁没有用武之处。

  这里不行,还可以到别处试试。

  比如西夏,大辽?”

  杜壆闻言,断然拒绝:“杜某岂会屈身以事夷狄!道长莫要再言!”

  乔道清笑道:“我只是试你一试,杜将军果然是个大丈夫。有气节。只是如此一来,你能去的地方就不多了。

  杜将军可有降宋之心?”

  杜壆道:“我若要降宋,在西京之时便降了,何苦等到今日。”

  乔道清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你就只能去齐国了。

  齐国立足山东,虎视中原。

  齐王陆阳英明神武,百战百胜,颇有进取之心。

  杜将军到了彼处,不愁没有用武之地。

  只是齐地与我晋国之间,隔着河北。

  彼处有大量宋军驻扎。

  凭借将军手中着几千残部,恐怕难以成功抵达山东。”

  杜壆道:“道长如此说,应该是想好了办法吧。”

  乔道清点了点头。

  “不错,不过这办法,还得落在孙安兄弟头上。”

  孙安也迷惑了。

  这里面怎么还有自己的事。

  乔道清说:“殿帅府的库房之中,不是存了很多宋军的战袍和号旗吗?

  反正也用不上了,不如给杜将军的部下换上,让他们伪装成宋军,神不知鬼不觉的去到齐国。”

  孙安也道:“道长妙计,伪装成宋军,暴露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现在各处都在调兵打仗,就算有一只兵马在河北行军,也不会引起宋朝官府的注意。”

  杜壆见两人为自己思考的如此周全,当时便感动不已。

  “两位的深情厚谊,杜壆没齿难忘。”

  乔道清道:“杜将军不必客气,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出发。”

  孙安与两人分别,回到殿帅府,命甲仗库的库官送三千套宋军的军服到军营里去。

  乔道清带着两人来到军营,将军士点齐,命人带上宋军的战袍。

  这便要和乔道清告辞。

  乔道清将一封书信交给了杜壆:“这是通关文书,若遇盘查,便将此物交给他看。

  离开威胜州以后,可一路北上,先到太原,然后从太原往东,出了河东就是河北真定府。

  再从真定府往东南走,经过冀州和景州就能到达德州。

  德州现在由齐国控制,左厢兵马副总管呼延灼领兵在彼处驻扎。

  到了那里也就安全了。

  这条路虽然有些绕远,却可以避开有宋军重兵把守的大名府。

  好歹算是安全一些。”

  杜壆接过书信,将其揣进怀里。

  随后拜别道:“乔道长,孙安兄弟,山高路远,日后再见。”

  两人也抱拳道:“杜将军一路珍重。”

  杜壆和酆泰刚刚逃离西京来到威胜州,原本觉得此处是一个安身之地,却不想刚到没几天,就又要离开。

  好在两人在这里结交了几个不错的朋友。

  也不算是白来一趟。

  他们率领军队沿着乔道清指的路线一路往北。

  急行军一整天,好不容易赶到了太原城下。

  杜壆派人将通关文书送进了城关。

  负责守卫太原的是太尉张雄,领都统制项忠、徐岳。

  张雄看了乔道清亲书的通官文书,立刻便命手下兵马给城外的杜壆等人送去了干粮和水。

  众人在太原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就继续出发,往东行去,向着河北行进。

  河东地区是被一大片山脉包围在中间的盆地。

  杜壆领兵从群山之间一路穿行。

  顿觉豁然开朗。

  真定府地处河北平原,沃野千里,地势平坦。

  但刚到河北地界的时候,地势还是有不小的起伏。

  众人一路前行,却见前方连片山脉。

  杜壆道:“应是到了宋境。传令全军,换上宋军的战袍号旗。”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