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6章:尉迟敬德和执失思力_大唐皇太子
连尚读书 > 大唐皇太子 > 576章:尉迟敬德和执失思力
字体:      护眼 关灯

576章:尉迟敬德和执失思力

  “拿回去好好斟酌斟酌。”李承乾将名册又推了过去:“这些人能力资历都还不错,想要谁你们自己商量,商量好了跟枢密院报备一声就行。”

  “诺。”

  尉迟敬德拘谨的拱手行礼。

  李承乾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又道:“秦怀玉和房遗爱,朕准备让他们去南军,先任中郎将历练历练,有空闲的话,国公也多调教调教他们。”

  “至于宝林,就先去北军吧,免得他们凑到一起成天不务正业。”

  “臣明白。”

  尉迟敬德心中腹诽道:这哪是怕他们不务正业啊,明明是在防他们父子同军,这帝王心术,玩的是越来越熟练了。

  “那朕就不留你们了,回去后尽早拿个章程出来。”

  “诺,臣等告退。”

  尉迟敬德和执失思力缓缓后退。

  他们两人走了之后,李承乾顿感两仪殿立马亮堂了些。

  ……

  步行至承天门外,执失思力本想先回家一趟,今天突然被召进宫,万春还是挺不安的的。

  但尉迟敬德却说什么都不让他走,死拉硬拽的拖着执失思力一同回了家。

  “来人来人,快去赶紧准备饭食,再去把我珍藏的那瓶好酒拿出来。”

  刚到家门口,尉迟敬德就大声嚷嚷了起来,见他兴高采烈的样子,执失思力心中既无奈又感动。

  府中下人很快忙碌了起来,俨然一副来了贵客的样子。

  尉迟宝林看着正杀鸡的下人,好奇的凑过去问道:“谁来了?”

  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将下人吓了一跳,将鸡按在地上的右手下意识一松,下一秒,大公鸡便扇动着翅膀,在院中上蹿下跳了起来。

  正扫院子的几个小厮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笨笨跳跳的开始抓起了鸡。

  大公鸡可能是个鸡中侠客,动作又灵敏又轻便,几个小厮被耍的团团转,抓了半天,连根鸡毛都没拽到。

  尉迟宝林看的哈哈大笑。

  “一群笨蛋,连个鸡都抓不到,让开,我来。”

  说着,也不怕冷,脱下皮衣撸起袖子,就兴奋的扑了上去。

  咯咯~

  公鸡在空中飞来飞去,尉迟宝林两手挥舞,玩的不亦乐乎。

  被吵闹声音吸引而来的尉迟敬德,看着跟在鸡屁股后面跑来跑去的儿子,脸色当即变得更加黝黑。

  都是差不多的年纪,人家执失思力都是执掌十万人的大将军了,这混账东西还就知道玩鸡,尉迟敬德当即冲上去对着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脑瓜子嗡嗡作响,尉迟宝林两眼无神的看向了老爹。

  “没出息的东西,想玩鸡滚去平康坊玩去,少在这给我丢人现眼。”

  说着,尉迟敬德心中的火气更甚,恼怒的又举起了厚大的手掌,紧随而来的执失思力拽住了他。

  “叔父,这么多人看着呢。”

  扫了圈院中的下人,尉迟敬德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扬长而去。

  尉迟宝林脑瓜子这时才清醒了过来。

  看着执失思力,小黑子眼中满满的不爽。

  只要这个人一来,他总是难免要挨顿揍,尉迟宝林越想越委屈,扭头就去找秦怀玉诉苦。

  公鸡依旧扑来扑去,几个小厮还在废力抓着,执失思力尴尬的摇摇头。

  ………

  身为嫡长子,尉迟宝林是要继承家业的,但他现在的表现,让尉迟敬德很不满意。

  跟个二傻子一样,虽说一身武力不错,可在朝廷里混,光有力气没有脑子,迟早被人玩死。

  尉迟敬德很担忧。

  脑子里忍不住有了换个继承人的打算,反正尉迟宝林现在是驸马,要真是想换人,也不是不行。

  老二老三…

  想到小黑子的两个弟弟,尉迟敬德又息了这种心思。

  这两个人比小黑子还要靠不住。

  一个成天听戏打牌,一个成天偷鸡摸狗。

  尉迟敬德一通无力长叹。

  他响当当的也算个英雄,怎么就能生出这三个狗玩意来。

  说好的虎父无犬子呢?

  说好的儿子英雄爹好汉呢?

  执失思力进来后,见尉迟敬德一脸愁闷,好言相劝道:“叔父别生气了,等年纪再大点,宝林肯定就稳重些了。”

  “呵呵…”

  尉迟敬德苦笑的摇摇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这小子估计一辈子就这德行了。”

  说着,眼眶微红面带恳求道:“侄儿啊,等以后叔父不在了,还请你多照料照料这傻小子。”

  执失思力没犹豫,正色道:“叔父放心,只要有用得到侄儿的,侄儿一定尽心。”

  尉迟敬德对他的确是没话说。

  当初在陇州城外,明明能直接拿下他,但尉迟敬德偏偏选择生擒他,为此还不惜放走了欲谷设,说来,这也算是救命之恩了。

  等他投降大唐到了长安之后,尉迟敬德又收留他在府中住了许久,这接纳之恩,也足够他还一辈子了。

  在大唐,没有谁能比尉迟敬德对他还好得了,李承乾虽说也不错,但毕竟还掺杂着点君臣之间的距离。

  执失思力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如果有一天尉迟家真的有什么事,他就算豁出性命去,也定保尉迟家无忧。

  “好好好,有你这句话,叔父就放心了。”尉迟敬德脸上又洋溢起了笑容。

  趁着饭菜还没上来的功夫,二人随即商讨起了人员分配的事情。

  李承乾给的这些人,能力都还算不错,但人一多,自然也就会分个三六九等出来。

  当老大的,谁都想要精兵强将,尤其是在军中,军官的良莠对士卒有着极大的影响。

  执失思力想要优秀的,尉迟敬德自然也想要优秀的,于是,两人渐渐争了起来。

  “侄儿啊,这些人年纪都大了,他们不赶趟了,还是到叔父这来吧。”

  尉迟敬德的手指在几个名字间上下腾转来回挪移,执失思力认真看了看,这几人都是元从禁军出身。

  元从禁军的人,从太原起兵开始,一直到大唐一统天下,大大小小经历过的战阵无数,能活到现在的,都是能在死人堆里翻跟头的。

  他们可是正儿八经的人才,执失思力叹口气道:“侄儿自小没爹,所以对年纪大的人都很敬重,他们跟侄儿肯定能合的来,还是让他们去北军吧。”

  “非也非也。”尉迟敬德笑着摆摆手:“这都是些老兵油子,你越敬重,他们就越欺负你,你把控不住的,相信叔。”

  “叔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清楚,叔能害你吗?”

  见他打起了感情牌,执失思力无奈,只能让步。

  两人探讨的逐渐深入,很快,名册上只剩下了天策府出身的三十多人。

  从简介来看,这些人也都还算不错,执失思力这次决定坚决不让步,他觉得尉迟敬德也是天策府出身,肯定也想要这些人,结果没想到,尉迟敬德二话没说,直接将这些人给了北军。

  执失思力觉得很是诧异,不明白尉迟敬德是个什么想法。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