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趴好(?????????)_校服裙下(NPH)
连尚读书 > 校服裙下(NPH) > 小狗趴好(?????????)
字体:      护眼 关灯

小狗趴好(?????????)

  

  温凌原本想把尹童送去酒店休息,可她却执意要去学校上课。

  “都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没人折磨我,我睡的b平时还久。”

  后来沈城还给她ga0了个x1管水瓶,一点儿也没有渴着或者饿着她。

  温凌估计变态恐怖片看多了,自己脑补了许多不可描述的内容,于是尹童描述的越是云淡风轻,他就越是懊丧难当。

  “最开始沈城找我弄工具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失踪了。”温凌懊恼地叹息,“后来他跟我要许宣哲的电话,我才跟许宣哲通了气,发现你竟然一天没去学校。”

  尹童只要简单对照一下两边的信息,就会发现沈城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谎。

  应该是前一天谢应知派人绑了她,然后嫁祸给了沈城。沈城解不开手铐锁链,于是让尹童求助许宣哲,可被她当做了胡搅蛮缠,这才不得不通知温凌。

  其实当初她稍微用理智判断一下,就能确认绑架她的并非沈城。

  她固执地埋怨沈城,拒绝相信他,多少还是因为心里放不下吧。

  曾经的委屈总会不经意被他激出来,气愤他的不听劝告,难过他的言不由衷,生怕信了他同情了他,自己会再次心软重蹈覆辙。

  即便沈城没有对她说明,她经历这一遭,也大概明白了他的处境。如果真像温凌所说,沈城他母亲是去年才上位成功的话,那他的人生也不见得就b她幸福吧。

  而且谢应知那么难ga0,沈城自己不被欺负就不错了,也不知道过去是怎么保护她的。

  这次她能够成功获救,说到底还是靠了温凌和许宣哲。

  温凌见尹童默不作声,还以为她受了委屈不舒坦,但又没办法帮她出头,毕竟谢家不好对付。

  “你放心,我给你记下了,以后有机会一定给你讨回来。”温凌承诺道。

  尹童明白,对她来说是绑架,对谢家来说就跟逮回去一只猫猫狗狗没甚区别。她报警没用,也没有能力伺机报复,毕竟连温凌也不过只能帮她解个锁。

  这一次她能惊无险地出来,还是多亏了许宣哲的爷爷。

  尹童之前只知道许宣哲父母是ga0科研的,跟温家沾亲带故。

  但现在看来这么说似乎不太准确,应该是温家跟许家沾亲带故才对。

  很明显许宣哲的爷爷,要b他描述的更有话语权一些,否则谢应知也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许宣哲人呢?”尹童问道。

  温凌正跟她倾诉他的担忧和愧疚呢,没想到后者全都没听进去。

  “在他爷爷家呢。”温凌不满地撇撇嘴,“你怎么都不问问我啊。”

  “你不是在这儿吗?”尹童莫名其妙,“我还问什么啊。”

  “可我凌晨五点在这儿啊。”温凌眨巴眨巴眼强烈暗示,“你不稀奇吗?”

  确实破天荒了,温凌竟然早起了。

  不等尹童主动问,温凌一拍大腿,已经深情地表演了起来。

  “我这是担心你担心到一晚上没睡啊,看看我的黑眼圈。”

  温凌不要脸地邀功,下巴靠在尹童的肩头故作可怜,被尹童一把推开。

  “差不多就行了,再演就假了。”

  尹童知道他担心,否则也不可能一大早赶来。她心意领了,但不能总惯着他。

  “真的没骗你。”温凌收敛了一下,正经解释道,“那边工作都没ga0完,我就马不停蹄赶回来去找许宣哲商量对策了。我们还去了你家,本来想说安慰一下你家里人的,结果你叔叔婶婶……”

  他形容不上来,就算不是亲生的吧,那个态度也太过分了吧。

  一提绑架就说家里没钱,一听说没事还有点不开心——这都什么东西啊?

  “而且你那个房间,怎么连个锁都没有?”

  温凌愈发理解尹童为什么会找上沈城了。

  没爹没妈,还摊上这么个监护人,学费书费交不上,每天还要遭受冷暴力……

  可关键是,沈城也不是个东西啊。

  “你下面受伤了吗?”

  虽然后座与前面司机之间有隔板,温凌还是特别压低了声音。

  “我买了药,不过只是消炎去肿的。如果严重的话,还是要去看医生。”

  尹童摇了摇:“沈城没碰我。”

  这回轮到温凌懵了,沈城不行了?

  “那谢应知呢?”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

  “我怎么了?”温凌好冤枉,“你这副样子,谁看了不y啊?”

  尹童身上还穿着沈城的t恤,头发半sh地披散着,领口开到锁骨,稍稍倾斜还会露出肩头。

  温凌看她第一眼,已经脑补出nv孩出浴偷穿男友衣服等着被c的剧情了。

  虽然衣服不是他的衣服,但主角是尹童也足够让他兴奋了。

  然后他就看到,尹童直接把衣服脱了——

  “你g、g什么?”

  温凌激动的都结巴了。难道是他期待已久的车震?

  “换校服啊。”

  尹童一头凉水把温凌浇了个透心凉。

  不过当他看到尹童手脚踝上的淤青时,酸涩密密麻麻爬上心头,又忽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幸好她平平安安地回来了,不然他真的要后悔一辈子。

  温凌上前一把抱住尹童,带着闷闷的鼻音在她耳边唠叨。

  “我以后每天都要粘着你,你嫌我粘人我也不管。把你拴我k腰上,走哪儿都把你带着,再也不丢下你了。”

  尹童又窝心又好笑:“我才不要被你拴着。”

  “那你把我拴你k腰上,我愿意被你牵着走。”

  尹童不置可否,只是拍了怕温凌的x口。

  “那小狗趴好,让我靠着你睡会儿。”

  温凌笑着“汪”了一声,然后将尹童搂进了自己怀里。ρò1㈧zγ.còм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