χyǔzんáíωǔ㈧.cδм 许宣哲_校服裙下(NPH)
连尚读书 > 校服裙下(NPH) > χyǔzんáíωǔ㈧.cδм 许宣哲
字体:      护眼 关灯

χyǔzんáíωǔ㈧.cδм 许宣哲

  

  尹童跟着许宣哲翘掉了音乐课,一起去了北楼顶层的一间教室。

  这是一间化学实验室。因为设备jing密易损,很少对学生开放。平时除了课程需要,几乎没有人会来这里。

  “你把我带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确定只是要跟我谈谈吗?”

  尹童戏谑地一笑,说着就去脱许宣哲借给她的外套,却被一把拽住。

  “你不是自愿这么做的吧?”明明是问句,许宣哲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其实那天他走出洗手间,看到一群围在门口的nv孩,联想起尹童脸上的巴掌印,已经隐约有了猜测——尹童是被强迫的。

  只是没有立场的乐于助人与多管闲事无异,所以他未置一词便走了。

  后来他也没有听到任何有关尹童的传闻。甚至这个名字,还是他在办公室的升班申请书里看到的。

  上面有她的照片,名字以及成绩——这学期从普通班考到实验班的唯一一个nv生。

  尹童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问的是哪件事。洗手间那次的确非她本意,可刚才调戏他却是她有意为之。

  “算是吧。”尹童含糊的答道。

  许宣哲皱了皱眉,所以今天也是被b着脱掉了内衣k吗?

  “她们欺负你多久了?”

  “上学期开始……半年?”

  尹童算了算,应该是从她傍上沈城开始的。

  “告诉老师了吗?”

  尹童有些好笑地看着许宣哲:“你想g什么?”

  许宣哲哑然,他其实也不确定他的目的。最初他只是想问清楚尹童那些行为的含义。

  现在确认了她是被迫,那尹童就还是一个好nv孩。

  “帮你。”许宣哲答道。

  尹童忽然觉得许宣哲单纯的有点可ai。

  “这件事你帮不了我。她手上有很多我的照片和视频。哪怕报了警,哪怕被退了学,还是会再次找上我,变本加厉地报复回来。况且那些照片视频倘若流出去,我大概也没办法继续在这里上学了。”

  许宣哲联想起那天尹童让他帮忙拍视频,不问也知道那群nv孩手里握着的东西,对尹童的yingsi有多大的伤害。

  他觉得他给自己找了个难题,却没有解答的能力,只能退而求其次,说道:“我能帮你什么吗?”

  尹童看着许宣哲,探寻着他说这句话的真正目的。是像她与沈城那样的交易,还是单纯的善意施舍。

  “帮我啊,什么都行吗?”尹童试探着问道。

  “嗯。”

  “那……我下面觉得好凉。”尹童故作无辜地m0向许宣哲的下t,“你可以用这里帮我暖暖吗?”

  许宣哲像是被尹童的手烫到,慌乱地向后退,最终被b到了墙根退无可退。

  “你不是说了要帮我吗?”尹童笑着揶揄,“这就不愿意了?”

  许宣哲看不懂这个nv孩。

  沉默冷静到极致,又大胆fangdang到极致。那种强烈的分裂感,像是一道谜题,难过他遇到过的任何题目。

  “你到底想怎么样?”

  看着许宣哲认真又苦恼的神情,尹童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他被耍了。

  许宣哲的太yanx猛地跳了一下,恼羞成怒地推开尹童,向另一边的yan台走去。

  尹童却很高兴,她发现许宣哲似乎是真的单纯地想帮她。

  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种不求回报仗义出手的傻子吗?

  她觉得可笑,又感到稀罕,于是乐颠着跟了上去。

  许宣哲不理尹童,从k兜里m0出一包烟,ch0u出一根塞进嘴里。

  “教教我?”

  听她这么说,许宣哲又把烟塞了回去。

  尹童笑了笑,说道:“我是说,能帮我补习吗?”

  许宣哲看向她,确认这次不是玩笑,才说道:“可以。”

  “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尹童故意问道,“是不是只要是nv孩让你补习,你都来者不拒?”

  许宣哲顿了顿,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答应得太快,像是迫不及待想接近她。

  其实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在ai或x上产生什么兴趣,并不像一般青春期的男生那样喜欢对漂亮nv孩献殷勤。

  现在也是如此。

  他只是面对她提出的请求,单单是尹童,他没办法不答应。一旦他抗拒,那不可说的秘密,就会反复轰炸他的良心,谴责他的虚伪与肮脏。

  “不是。”许宣哲不给尹童追问的机会,直接给了一个不容置疑的理由,“因为你需要帮助。”

  “哦,你可怜我。”

  许宣哲没有否认,当然他也知道这份同情可能对自尊心高的人来说是种侮辱。

  刚好巧了,尹童偏偏没有自尊心。

  她踮起脚,下巴抵着许宣哲的肩膀,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那以后麻烦你多可怜可怜我吧。”

  许宣哲侧头看向尹童,目光不自觉顺着她的脖颈下滑,停留在她锁骨的淤青上。

  那是之前被他用手机砸的。

  他不禁又想起那天她在自己面前脱光的样子。

  那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一个nv孩的lu0t。以至于过目不忘,细致到她的每一颗痣,都一颗颗点在他的心头。

  许宣哲被自己的错神吓了一跳,他忙撤开身,与尹童拉开距离,那模样活像是遇到了流氓。

  “我要说的说完了。”

  许宣哲说罢要走,却见尹童站在原地没动,正出神地看着窗外。

  “平时北楼高层来的人多吗?”尹童忽然问道。

  她之前都在旧区上课,对新校区的教室不太了解,还是今天才知道实验班在北楼的另一侧,根本没有对着旧校区的教学楼。

  “这层都是实验室,资料室一类的,上午不开放,下午有课才会有人来。”

  果然。尹童哑然失笑。

  这里的窗口刚好能看到对面的天台,而她今天早上刚在那里和沈城表演了一场香yan的好戏。

  沈城这家伙,还说她是撒谎jing,他才是大骗子吧。

  明明知道对面没人,却故意吓唬她,害她紧张了一整天。ρò1㈧zγ.còм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