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宣哲,可以去你家吗(100珠)_校服裙下(NPH)
连尚读书 > 校服裙下(NPH) > 许宣哲,可以去你家吗(100珠)
字体:      护眼 关灯

许宣哲,可以去你家吗(100珠)

  

  尹童走出去才发现,沈城带她进的其实不是男生浴室,而是教职工浴室。难怪她感觉沈城领着她走了好久,后来也没再听到其他人说话的声音。

  教职工浴室在t育馆深处,尹童找了两圈也没找到大门,好在碰到了许宣哲。

  “你没事吧?”

  许宣哲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握着尹童的肩膀,满眼担心。

  “不是说了b赛结束之后一起走吗?”

  “你……”尹童有些意外,试探着问道,“一直在找我吗?”

  “嗯。”

  他发现尹童不见之后,一直在暗自责怪自己,还以为只是几分钟的疏忽就又让她陷入了险境。

  “你一个人去哪儿了?”

  “就有点闷……嗯,头晕。”

  尹童心虚地低下头,挽着耳边的碎发,才发现她头发还没g透,更没有底气了,声音越来越小。

  “就去附近转了转……”

  许宣哲先是松了口一气,也没有怀疑尹童的话有假:“现在还好吗?要不要去医务室?”

  “没事了。”

  尹童其实有点感动,因为她能真切的感受到,许宣哲是关心她的。

  联想先前他让林蕊留下,特别把她带到t育馆,也是担心她一个人再被程薇露刁难吧。

  “没事就好,我先送你回去吧。”

  尹童跟在许宣哲身后向教室走,后知后觉才发现他球服都没换下。许宣哲这么aig净的一个人,却一身狼狈的找了她这么久。

  许宣哲明显不是一个对人热情的人,可好像偏偏对她有着一些b同情程度更高的关心。

  这些微的差距,无非可能掺杂着两种其他的感情,一种名为愧疚,一种名为好感。

  回想两人不多的过往,许宣哲似乎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

  可若说是好感,尹童又觉得荒唐,总不会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就因为她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

  尹童哑然失笑,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怎么了?”

  许宣哲诧异地回头看向尹童,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发笑。

  “啊。”尹童随便胡扯道,“就想起来你赢了b赛,很开心嘛。”

  许宣哲故作平淡地“哦”了一声,下意识回避着尹童的目光,别过脸说道:“没什么。”

  似乎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许宣哲的步伐忽然快了许多。

  尹童明显的感觉到,许宣哲似乎有些慌乱。

  直到看到他耳根隐隐泛红,才想起了中场时戏弄他,说赢了给他口的玩笑话。

  嘴上说着让她别开玩笑,其实心里该不会当真了吧?

  尹童刚想开口逗他,许宣哲忽然停下拽了她一把,将她藏到了自己身后。

  她探头向前看去,就看到程薇露正站在t育馆门口,在与一个男生说话。

  男生背对着他们,可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是沈城。

  似乎在说什么有趣的事,程薇露笑得前仰后合,沈城推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才稍稍正se。

  那动作看起来十分亲昵,就像是普通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

  程薇露抬头的时候看到了不远处的许宣哲和尹童,她挑了挑眉,忽然踮起脚凑到沈城耳边说了句什么。

  沈城点了点头,就任由她拉着,朝宿舍的方向走去。

  尹童平淡地看完了全程,神情冷漠得仿佛不认识那两个人。

  她很难形容此刻的心情,唯一确定的就是她要谢谢温凌。如果不是他把衣服拿给她,她大概会这么一直光着身子,被遗忘在浴室的角落里。

  “没事的,她走了。”许宣哲以为尹童是害怕,小心翼翼地安慰道,“她要是再为难你,可以找我帮你。”

  目光里的温柔融化了尹童的堡垒,她忽然为自己感到悲哀。

  许宣哲满t育场着急地找她的时候,她却傻兮兮地在浴室里等沈城,而沈城早就把她忘得一g二净,在与程薇露调笑。

  为什么一开始救她的不是许宣哲,偏偏是沈城呢?

  如果是正直善良的许宣哲,一定不会像这样把她一个人丢在公共浴室里吧。

  一直被她压抑的情绪,像是被拨开了伪装,冲破了她的身t,疼痛到无以复加。

  越是疼痛,就越是清醒。

  刀口t1an蜜,她却甘之如饴,不过是为了等一个不同的答案。

  她深信自己值得被ai,而沈城的独家温柔,也让她觉得自己不是自作多情。

  她一直在等,等他们心心相印的那一天。

  可是这个人太多疑太优柔,不敢面对真心,自欺欺人地逃避每一次选择。

  最终耗尽了她所有的期待和包容。

  她曾跟自己约定过,感到痛时就打止。

  她已经违约太久了,也该履行诺言了。

  “许宣哲,晚上补习可以换个地方吗?”

  她看到新的光,回头照向她。

  “嗯?”

  “我怕回家的时候,会再被她堵到。”

  他单纯善良,即便说谎他也信。

  “那你觉得哪里合适?”

  nv孩的舌尖点着上齿,嘴唇微微开合。

  “你家……”

  男生吞咽了一下喉咙:“我家?”

  明明只是单纯的两个字,许宣哲却听得有些燥热。

  好在尹童又附加了一句:“可以吗?”

  似曾相识的句子,她也曾问过沈城。

  ——保护我,可以吗?

  许宣哲看着那双期待的眼,不忍心让她等太久。

  “可以。”

  明明眼前有更好的人,她何必忍痛执迷,痴心付错呢?

  尹童笑了笑,如释重负。ρò1㈧zγ.còм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