χyǔzんáíωǔ㈧.cδм 吃醋_校服裙下(NPH)
连尚读书 > 校服裙下(NPH) > χyǔzんáíωǔ㈧.cδм 吃醋
字体:      护眼 关灯

χyǔzんáíωǔ㈧.cδм 吃醋

  

  尹童顺着林蕊的目光看去,果然在门口的位置看到了沈城。

  沈城走到候场区,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接过了后补球员递上的红白se队服。

  林蕊迅速反应过来:“我说刚才温凌怎么忽然叫暂停去打电话了,原来是去找外援了啊!”

  沈城脱掉身上的t恤,露出jing壮的上半身,又引来林蕊一阵尖叫。

  “他有腹肌啊啊啊啊啊!”

  林蕊的声音太大,引得沈城抬头看了一眼,意外看到了尹童。

  两人目光撞上的那一刻,尹童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惧。

  林蕊发现沈城朝这边看,想起尹童之前跟沈城一个班。

  “你俩认识吧?”林蕊问道。

  尹童含糊地说道:“不熟。”

  于是两人只是就这么看了一眼,然后一个别开了脸,另一个套上球服走到了球场角落。

  林蕊见沈城走远,才贴近尹童八卦地问道:“你知道他有nv朋友吗?”

  尹童知道没有,但她不想答。

  “你不是喜欢温凌吗?”

  “哎呀,温凌有nv朋友啦。”林蕊一脸遗憾,“而且你不觉得,温凌那种对所有nv生都好的类型,做男朋友很没安全感吗?还是沈城这种对谁都很凶很冷,但是只对一个人温柔的适合做男朋友。”

  尹童想了想,沈城温柔吗?

  好像只有在床上被哄高兴的时候没有平日里那么冷酷。

  哨声响起,上半场结束,进入中场休息。实验班的蓝队暂时领先24分,优势相当明显。

  “我去给温凌送水了!”林蕊说着就冲下看台,挤进送水的人群当中。

  “……”是谁刚刚说喜欢沈城来着?

  尹童也下了看台,打算回教室了。然而她刚走下楼梯到达一层赛场,许宣哲就叫住了她。

  “尹童!”

  许宣哲被一群nv生围着脱不开身,只能一边说着抱歉一边拨开人群向尹童这边走来。

  “你是不是要回教室?”

  “有事?”

  许宣哲抬了抬下巴,示意尹童向看台上看:“那个nv孩也来了。”

  尹童顺着许宣哲的目光看去,看到了坐在后排的程薇露。显然程薇露也看到了她,正微笑着跟她“打招呼”。

  “别一个人走,等b赛结束我们一起回去。”许宣哲嘱咐道。

  尹童知道程薇露是来看沈城b赛的,只要沈城还在场,她就不会离开这里。所以即便她一个人回教室,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过许宣哲一片好意,尹童也不好拒绝,点了点头:“好,那你别输得太难看。”

  许宣哲有点不高兴了。尹童胳膊肘向外拐,坐到对家阵营也就算了。他好心找过来,还不祝他句好话。

  “没看到我们上半场领先二十分吗?”许宣哲较起真来,“我要是赢了怎么办?”

  尹童见许宣哲盯着她不放,似乎y要她下赌注一般。

  有点可笑,也有点……可ai?

  “行吧,你要是赢了……”尹童凑近许宣哲,在他耳边说道,“我给你口,怎么样?”

  许宣哲没听懂:“给我什么?”

  尹童伸出舌头,暗示x地t1an了t1an嘴唇。

  许宣哲后知后觉炸红了脸,也不知是生气还是害羞,憋了半天才说道:“你别开这种玩笑!”

  尹童故作无辜地眨了眨眼:“加油,等你凯旋归来哦!”

  说好也不是,说不好也不是,许宣哲逃回了主场。

  尹童忍俊不禁,捂着嘴笑了一会儿才转身上楼。

  她扭过头才发现,沈城正站距离她不远的位置,正毫不避讳地盯着她。

  平日里尹童跟其他异x说笑,沈城也不会露出这副神情。

  凌厉的目光一寸寸扒光了她的衣服,粗鲁地在她身上寻找着可疑的痕迹。

  就像是——捉j?

  尹童已经从他的眼神里确定,程薇露把昨天的事告诉他了。

  不过奇怪的是,沈城却一直没有对她发作,反而把气都撒在了球场上。

  毫无战略x地si守,不止没让许宣哲进一个球,还几次把他撞倒在地。

  连一旁的林蕊都看蒙了:“沈城他在g嘛?许宣哲招他惹他了?”

  尹童却越看越觉得有趣,最后不禁笑了出来。

  沈城的态度太反常了。

  过去他生气都是直接惩罚她的。可是这一次,却不问缘由地针对起许宣哲来。

  反常到像是……

  在吃醋。ρò1㈧zγ.còм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