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里门外_校服裙下(NPH)
连尚读书 > 校服裙下(NPH) > 门里门外
字体:      护眼 关灯

门里门外

  

  敲门声响起时,尹童还躺在温凌怀里。

  她没有马上起身,而是先看了温凌一眼。

  后者闭着眼,栗色的睫毛搭在下眼睑上,像是某种乖巧的小动物。

  这个平时话痨多动症的“小动物”竟然为了哄她,一晚上都没有换姿势。

  一条胳膊在她颈下,另一条搭在她的腰上,始终与她面对着面侧身躺着。

  敲门声在催她,尹童却还是忍不住用手指碰了碰他的睫毛。

  睫毛不适地动了动,温凌却没有睁开眼,像是不开心被打扰美梦,不满地撅起了嘴。

  “可爱。”

  她轻声说了一句,忍俊不禁。

  尹童不想吵醒温凌,小心翼翼地拉开他的手,起身下床去开门。

  没想到一只脚刚落地,就又被温凌一把拉回了床上。

  “谁可爱?”他睁开一只眼瞄她,“嗯?”

  尹童不答,推着他说道:“有人在敲门。”

  “让他敲呗。”温凌幼稚地追问,“你刚说谁可爱?”

  尹童不答,俯身在他嘴上亲了一下,温凌才终于满意放她去开门,然后又一头倒回了床上。

  她拉开一条狭窄的门缝,就看到了门口的许宣哲。

  后者紧张而拘谨地站着,干巴巴地说了一句:“早上好。”

  尹童愣了愣,想到屋子里还有温凌,只能找了个借口:“你等一下,我换个衣服。”

  不等许宣哲开口,她就一把关上了门。

  温凌看她去而又返,趴在床上问道:“谁啊?”

  “许宣哲。”

  尹童脱下睡衣套上校服,扣子还没扣上,温凌就贴上了她的后背。

  “走了?”

  “没有,外面等着呢。”

  温凌一听许宣哲的名字就来气,他把手钻进尹童刚刚穿好的内衣,揉着她胸前的软肉。

  “你干什么!”

  她越是推他,他越是放肆,捏着她的乳头有技巧地撩拨。

  “当然是背着你男朋友偷情啊。”温凌啄着她的耳垂,小声说道,“生理期这里很敏感吧,舒服吗?”

  “你别胡闹了。”

  尹童去拉温凌的手,反被他按在门上,两手被束在身后。

  “你男朋友就在门那边呢,可别出声被他发现了。”

  温凌一手扣着尹童的手,一手捞着她的腰,让她后仰挺胸。

  他低头咬着内衣的边缘,将它扯到锁骨的位置,刚刚好露出被他揉得挺翘的小乳。

  “这里看起来很期待我吃呢。”

  温热的气声扑在她的胸前,让她汗毛林立。

  尹童压低声音说道:“快放开我,现在不合适!”

  温凌不听,低头包裹住她胸前的敏感。像是吃奶的婴儿一般,连带着乳晕一起用力吮吸,还不忘用指尖撩拨另一边被冷落的乳头。

  尹童咬住嘴唇强压下声音,呼吸却不由自主变得急促。

  她摇着头挣扎,然而无论她怎么挣扎,温凌的舌尖都追着她的敏感点不放。

  “别弄了,太久了他会起疑心的。”

  “那叫他一起来怎么样?”温凌笑嘻嘻地说道,“正好一边一张嘴,爽死你。”

  “你胡说什么啊!”

  尹童踹他,被温凌躲了过去。

  “你不让他一起来,那就跟他说你现在忙着呢,让他别等了。”

  尹童没办法,力气不敌温凌,更是遭不住他瞎折腾,只能点了点头。

  她整了整衣服,才又拉开了一条门缝。

  “怎么了?”许宣哲见她面色有些潮红,“不舒服吗?”

  许宣哲的话提醒了尹童,她忙半弓下腰,故作虚弱。

  “我肚子有些不舒服,要不你先去教室吧,我晚点去找你。”

  “很难受吗?要不要去医院?”

  许宣哲说着向前,尹童忙抬手阻止了他。

  “没事,我吃过药了,就是想再躺一会儿。”

  许宣哲收回迈出的脚,低头看着胸前那只推着他的手。

  柔若无骨,却偏偏冰凉。

  他沉默了许久,终于坦白了他压抑许久的怨愤。

  “你房间里是不是有其他人?”

  捉奸

  尹童不是没有预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自从声称要追求许宣哲起,她就从未刻意隐瞒过她与温凌的暧昧关系。

  而她知道,许宣哲也清楚她并没有和温凌撇清。

  此时此刻她将两个人阻隔在门里门外,并不是想要欺骗许宣哲,而是觉得还不到时候。

  还不到时候在两个人之间做出选择。

  尹童不是一个犹豫的人,但在感情这件事上,她已经不想再轻易去爱人。

  所以和谁在一起的唯一标准,只是谁更爱她。

  如果对方对她的爱无法给她安全感,那她宁愿像现在这样,自私地不对任何人负责,只是单方面从他身上汲取温暖。

  她一直在等许宣哲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你要进来检查一下吗?”

  尹童没有直接回答许宣哲的问题,而是把主动权交给了他。

  她退开身,抱怀站在一边,让出进出的通道。

  许宣哲情绪当头,也没多想就拉开门往宿舍走。

  然而在与尹童错身而过的时候,她说道:“你能告诉我,你是以什么身份来查房吗?”

  许宣哲迟疑了一下——

  “普通同学?还是普通朋友?”

  他看向尹童,后者冲他笑了笑。

  完全没有出轨的愧疚,反而一脸天真无辜,仿佛许宣哲才是做错的那个人。

  他愣在原地进退两难。

  恋爱于他,就像一道不容出错的算术题。

  他反复演算、判断,期望得到一个符合他理想的最优解。

  可偏偏眼前这个答案是X——未知数。

  尹童垂下眼,笑得有些无奈,说了一句跑题的话。

  “你没有带花来呢。”

  许宣哲一瞬间被击溃了,收回了迈出的步子。

  “对不起。”

  他低下头匆匆说道,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宿舍。

  说实话,尹童有些失望。

  她在彼岸抛出了泅渡的绳索,而他偏偏犹豫了。

  在许宣哲那里,温良恭俭让,好像每一个字都比喜欢她重要。

  温凌走过来左右看了一眼:“人呢?”

  见尹童低着头不说话,他弯下腰去看她的脸:“被他发现了,所以凶你了?”

  尹童闷闷地摇了摇头。

  “那怎么这么不开心?”

  温凌揉了揉她的脸,让她抬起头来。

  “如果被他发现了怎么办?”

  尹童其实并真的不担心,只是想要知道答案。

  许宣哲没能及时给她的答案,她想从温凌这里敲出来。

  “能怎么办?”温凌笑了笑,“他又不是不知道我对你图谋不轨。”

  况且他还巴不得呢,刚好让许宣哲受不了直接放弃。

  “那如果我和许宣哲在一起了呢,你怎么办?”

  尹童知道这个问题很荒唐,难道她能跟两个人同时在一起吗?

  可是一旦在被爱里沉溺就会忍不住贪心。

  温凌想了想:“那要看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也要你呢?”尹童追问道。

  她那一汪月,照得他明晃晃,欣喜若狂。

  他抿起嘴角,强忍着笑意,拉过她的手覆在他两腿间揉弄。

  “这种要吗?”

  尹童当仁不让,将手伸进了他的裤腰。

  温凌的呼吸赫然收紧,任凭她掌控他的软肋。

  “不止。”尹童踮起脚亲了他一下,“还要你喜欢我。”

  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她?以至于要争要抢要分享,他都心甘情愿。

  “只要你喜欢,我就是你的。”温凌抱住尹童,将她揉进自己怀里,“在我这里,你可以贪心。”

  像是被饶恕了根于人性的罪,她感觉身体轻盈了起来,被暖烘烘的气流抛到了空中,晕眩着仰头迎接下落的赦免之吻。

  偏偏在闭眼的瞬间,被人生生拉回了地面——

  去而又返的许宣哲赤红着眼瞪着她,像是一位严厉的父亲,不齿女儿放荡不羁的行径。

  “光天化日的你们在干什么?”

  不等尹童反应,许宣哲已经握着她的手腕,把她埋在温凌裤子里的手拽了出来。

  温凌忽然被许宣哲袭击下体,吓得一个激灵——

  “你怎么又回来了?!”

  许宣哲不理他,直接把尹童拽进了宿舍,嘭地一声关上了门。

  修罗场又打起来了

  许宣哲也是半路才恍然醒悟,他为什么要逃?

  被追的是他,被戴绿帽的也是他,他何其无辜啊!

  况且他昨天带着花来了,是谁跟着温凌去逛街,让他扑了个空?

  凭什么他不能生她的气,不能查她的房,不能揍她的温凌?

  去他妈的道德教养!

  于是许宣哲又怒气冲冲地跑了回去,没想到一眼就看到两个人在宿舍走廊卿卿我我。

  比起他胡思乱想,这场面可刺激多了。

  更刺激的是,他走近一看,尹童的手竟然放在温凌裤子里!

  许宣哲几乎当场就要晕过去。

  “光天化日的你们在干什么?”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去拽尹童的手腕。

  尹童没来得及松手,直接扯得温凌一声哀嚎。

  他捂着下体跳脚:“你怎么又回来了?!”

  许宣哲冷哼一声,他要是不回来,还指不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他愤懑不平地瞪了温凌一眼,就把尹童拉进宿舍关上了门。

  许宣哲拽着尹童的手腕,像是热锅蚂蚁一般乱转,看到洗手间才如获大赦,把人推了进去。

  这边水龙头刚开,那边温凌就滴滴滴自己输入密码进了房间。

  许宣哲不理他,把尹童的手拉到水下。

  “脏死了!”他在洗手间的柜子里上下摸索,“有没有消毒液?”

  温凌一听都气笑了:“我是有多脏?你鸡巴干净哦。”

  “比你干净。”许宣哲冷声回了一句。

  “艹。”

  温凌气不过,也挤进了洗手间。

  “你把裤子脱了,给我看看哪儿比我干净?”

  他说着去扯许宣哲的裤子,被后者猛地推开。

  “起码我不滥交!”

  “谁他妈滥交了!”

  温凌最讨厌人说他滥交,他怎么滥了,明明都是正经女朋友

  未完,共2页/第1页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