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的颜色(7000珠)_校服裙下(NPH)
连尚读书 > 校服裙下(NPH) > 青草的颜色(7000珠)
字体:      护眼 关灯

青草的颜色(7000珠)

  

  许宣哲收到尹童信息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尹童说今天太晚了,她就直接在宿舍睡下了,明天再回去收拾东西搬家。

  他不算意外,下午去宿舍找她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结果。

  午饭时没有尹童,许宣哲一个人吃的索然无味。

  他这才惊讶的发现,不过一周的时间,他就已经习惯了和尹童一起的一日叁餐。

  想见她,即便上午才刚刚分别。

  他竟觉得这一天太漫长了,已经没有耐心等到晚上。

  于是许宣哲顶着正午的日头去了学校,还不忘在路上买了约定好的花,想要给尹童一个惊喜。

  只可惜他扑了个空,宿舍没有人。

  他以为尹童是去吃中饭了,等一等就会回来。可是没想到,他没等到尹童却等来了沉城。

  两个人的照面尴尬至极——

  许宣哲捧着花站在尹童宿舍门口,沉城提着大包小包与他目光相撞。

  “你让一让。”

  许宣哲疑惑地错开身,见沉城熟练地输入密码,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们住一起?”

  他跟在沉城身后急切地追问。

  “不是。”

  沉城没多说,把东西放下就要走,见许宣哲愣在客厅没动。

  许宣哲忽然不知该从何问起。

  宿舍内明显是重新装修过的,整洁精致,设施完备,一看就不是一天能整理出来的成果。

  如果不是有沉城帮忙,那就是尹童骗了他,她今天根本不是来收拾宿舍的。

  所以她现在在哪儿,在干什么?

  许宣哲看了一眼沉城手里的东西,都是女装。

  哦,他知道了,她今天跟沉城在一起。

  “她人呢?”

  许宣哲气得眼睛发红,恨不得现在就当面质问尹童。

  “她在逛街。”沉城如实答道。

  许宣哲不解:“她让你一个人回来送东西?”

  沉城这下明白了,许宣哲估计以为是他给尹童买的这些东西。

  也难怪他会这么猜忌,毕竟真正的幕后黑手一点马脚都没露出来。

  温凌把他和许宣哲推上战场,而他在场下渔翁得利,抱着美人卿卿我我。

  呵,想得倒是美,当他是死的吗?

  “她和温凌在逛街。”

  沉城把温凌拉下水,撇清自己。

  “我只是替温凌来送东西。”

  他没再解释更多,只是提醒许宣哲长点心,对手可不止他一个人。

  后来沉城走了,许宣哲也待不下去了。

  难道傻兮兮地捧着花,等着尹童和温凌回来看笑话吗?

  许宣哲把那一捧玫瑰花又带回了家,枯坐了一下午。

  他也不敢给尹童打电话,他怕她为了不让自己起疑心而说谎。

  所以装作不知道,一直等着尹童回来,等着她主动和自己说实话,可最后只等到了一条不回来的信息。

  他不意外,但忍不住怨愤。

  有一瞬间他甚至想,现在立刻马上就把尹童叫回来,让她收拾东西离开再也不见!

  可是气过了,他又开始为她找理由。

  也许是温凌那家伙死缠烂打,非要给她买东西?

  毕竟尹童不是那种物质的女孩。

  除了代表心意的花,她从未向他索要过什么。

  是的,一定都是温凌那个混蛋的错!

  那么尹童现在是一个人在宿舍吗?

  温凌会不会霸王硬上弓然后……

  不,不会的。

  尹童还在生理期,温凌虽然混蛋但对女孩子还是很温柔的。

  许宣哲就这么握着手机,翻来覆去想了一夜。

  好几次他都想给尹童发信息,希望她能回来睡,或者他去找她也行。

  最终还是败给了教养和规矩。

  他怎么能夜宿一个女孩子的宿舍,或是强硬要求一个女孩深夜来他家?

  可是想见她,每一分每一秒都难熬。

  许宣哲睡睡醒醒,睁眼时见天微亮,如获大赦。

  他迅速起了床,收拾干净自己,连阿姨准备的早饭都没吃就迫不及待去了学校。

  于是尹童的清晨,是在一阵敲门声中被叫醒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