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牛奶(5200珠)_校服裙下(NPH)
连尚读书 > 校服裙下(NPH) > 喝牛奶(5200珠)
字体:      护眼 关灯

喝牛奶(5200珠)

  

  出师不利,尹童想了一晚上,都没能想明白问题所在,早上倒是毫无意外睡过了。

  她起来的时候,阿姨已经在做早饭了。

  尹童慌慌张张洗漱的时候,阿姨问她有没有衣服要洗。

  她来的时候只从家里带了一条睡裙和换洗内衣,而那条睡裙昨晚浸润了许多不可描述的液体。

  尹童咬着牙刷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许宣哲见她犹豫,以为她是怕麻烦阿姨,说道:“想洗就一起洗了吧,不用客气。”

  尹童压低声音对许宣哲说道:“是湿的,会被发现的。”

  “发现什么?”许宣哲不解。

  尹童不知道他是装傻,还是真不懂。

  她凑到他耳边,帮助许宣哲回忆着昨晚的“恶行”。

  “当然是发现某个人模人样的优等生,竟然把同班女生带到自己家,扒了人家衣服还操到都是水。”

  明知道这话说的并不准确,比如不是他把人带回家,他也没动手脱她衣服。可许宣哲已经从头烧到了脚,喉咙都黏在了一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阿姨来倒牛奶,见许宣哲一脸绯红,关心道:“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吗?”

  一旁的尹童蓦地笑出了声,许宣哲更难堪了。

  “别笑了。”

  许宣哲想呵斥,可声音却弱到全然没有气势。

  说到底,他昨晚确实是做了,无法抵赖。

  他暗示了自己一晚上忘记那些荒唐的行径。

  可偏偏记忆力过人,不止记得他们昨晚的每一句对话,肢体接触的每一个细节,甚至连尹童抚摸他时那微妙的酥麻感都不曾退却。

  许宣哲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身体的不可控。

  明明昨晚才自我纾解过,但早上一想到尹童就睡在隔壁就还是会硬。

  最让他焦躁和不甘的是,让他失控的对象却能做到收放自如。不仅毫无赧色地出言调侃,还能神色坦然地坐在他身边,一边吃早饭一边刷手机!

  难道她和温凌、沉城事后也是如此冷静……甚至冷漠吗?

  也许不是。

  也许只是对他。

  也许还是不够喜欢他罢了。

  哼。

  许宣哲郁闷地咽下面包,犹如咽下糟糠。

  “你爸妈知道我住这里吧?”

  尹童见早餐都准备了两份,猜测许宣哲应该是跟阿姨提前打过招呼了,但不知道他有没有跟父母说。

  “应该不知道。”

  许宣哲已经有半年没和他父母说过话了。

  平时的生活情况都是由阿姨定期转告他父母,现在还不到时候。

  “那你要不要说一声,毕竟我……”

  “不用。”许宣哲打断尹童,“他们不关心。”

  自他读初中开始就从爷爷家搬了出来。说是和父母一起住,其实和独居差不多,什么事都由他一个人做主。

  但事实上,他鲜少提出什么要求,只要干净整洁、衣食无忧就行。

  让尹童住进来这里,是许宣哲唯一一个“任性”的决定。

  其实他也不确定父母的想法,但这么多年他们都对自己不闻不问,许宣哲也没打算尊重他们的意见。

  “你安心住着就好了。”

  尹童还没见过许宣哲如此冷硬的态度。

  可毕竟对方家务事,她也不好置喙,只能点了点头。

  许宣哲觉得刚刚语气有些重了,饱含歉意地瞥了默不作声的尹童一眼。

  他原本以为尹童会不开心,没想到她竟然看着手机发笑。

  “怎么了?”

  他凑过去看,发现尹童在刷温凌的朋友圈。

  “温凌这一晚上发的,都快连成小作文了。”

  明明都是一些苦闷的心情语录,尹童却越看越好笑。

  “不属于我的心,我绝不会挽留!”

  “睡不着的夜里,想你。”

  “坏女人!明天我绝对不会理你!”

  “黑夜为什么这么漫长?你送的我太阳怎么还没升起?”

  “(大哭)(大哭)(大哭)”

  一晚上几十条,加起来有叁四百字,几乎霸屏,直到凌晨五点才偃旗息鼓。

  尹童估摸着,温凌应该是睡着了。

  许宣哲却完全笑不出来,因为他的朋友圈根本看不到——温凌发的全都是只对尹童可见。

  “别看了,把牛奶喝了!”

  说着把牛奶推到尹童眼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尹童瞥了许宣哲一眼,解释道:“我肠胃不好,早上喝牛奶会难受。”

  许宣哲不知道她乳糖不耐,只好又尴尬地将牛奶拿了回来。

  “不过,”尹童拉住他的手腕,笑眯眯地说道,“你的‘牛奶’可以。”

  她故意对着许宣哲撩动舌尖,暗示意味十足。

  “我会全都喝下去的,像昨天一样。”

  许宣哲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想起了昨夜的那些骚话,知道此牛奶非彼牛奶。

  他蓦地别过脸,装作听不懂。

  尹童却不放过他,凑到他眼前:“优等生,给不给我喝呀?”

  许宣哲真的要疯了:“喝什么喝,赶快吃饭,要迟到了!”

  说罢就起身冲进了洗手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