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烈阳专制花里胡哨_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连尚读书 >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烈阳专制花里胡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一十五章 烈阳专制花里胡哨

  “晚上九点……”

  “现在才六点,还早着呢。”张酸奶看了看表,很有经验的样子,“指挥所让我们晚上九点过去,肯定是目标会在晚上九点到达这里,我们是先过去等,还是等会儿再出发?”

  “门公湖离这里多远?”

  “直线四百公里。”

  “四百公里……”

  全速飞的话只要半个小时,慢慢飞也只要一个小时,不算太远。

  陈舒假装犹豫:“先过去看看吧。”

  “也行,飞慢点。”

  “嗯。”

  两道身影陡然冲上夜空。

  说的慢慢飞,和休闲骑一个道理。这人总想着把他拉爆,来显她飞得快,然而陈舒的同风起和双倍灵海带来的灵力质量加成并不惯着她,紧紧咬在她的身后。

  “倏……”

  张酸奶咬牙加速。

  扭头一看,陈舒依然跟在后头。

  好!不比了!

  张酸奶慢下来时,门公湖也不远了。

  现在时间:6:30。

  西孝天黑得早,地面夜幕已降,不过飞上天空后,西方仍然残留着晚霞。稍微降低高度,远方大地上的门公湖便像是一面巨大的镜子,倒映着西方的余烬与云霞。

  这个湖比镜海大多了。

  镜海一圈一百多公里,而且偏细长,这个湖更圆实,一圈三百多公里,比不少市的管辖面积还要大。

  隐隐能看见湖中有船艇与军人在值守,不过方体未开,值守力度也不算大。

  “下去等。”

  “嗯。”

  两人迅速下降。

  悬在空中必须时刻使用灵力,容易被人发现,降落后在地上更便于灵力暗默。

  张酸奶叫陈舒打了个洞,两人躲进洞中,收敛灵力,随即她拿出了几袋零食,大方的与陈舒分享,好像在她眼中这只是一场游戏,紧张程度还不如与陈舒决战武体会那会儿。

  时间来到8:59。

  “嘭!”

  两道身影破土而出,朝坐标飞去。

  灵眼一扫,窥破黑暗,只见一辆私家车在湖畔公路上行驶。

  西孝很乱,加上最近清剿力度很大,到处都在战斗,平常一到晚上,是很少有人敢出来的。

  车里的灵力波动没有异样,既不像高阶修行者那样非同寻常,也不像使用了暗默方法后呈现一片漆黑,就像是车里坐的是普通人,或者没有坐人一样。

  很高深的隐藏手段。

  可是他们瞒得过灵修的灵眼,瞒得过探测设备,却瞒不过秘宗和天人佛道四大体系的窥探。

  两人飞过去,落在路中间。

  “吱!”

  车辆顿时一个急刹,车头晃动几下,停了下来,大灯照出水泥公路坑洼不平的表面。

  眼睛穿透强光,车上坐的是一男一女。

  主驾驶的男子探出头来,一张西孝本地脸,五官在脸中间挤成一团,疑惑又忐忑的看向他们。副驾驶上的女子虽然没有探出头,却也睁大眼睛,不时看一眼身边的男子,不时看向挡在前面的他们,茫然无措。

  “怎么了?”

  主驾驶的男子出声问道。

  “两位……”

  “不用了,不用确认他们的身份了,我的灵觉已经感觉到他们身上的危险了。”不知不觉间,张酸奶的手上已出现了一柄精美长剑,“你们也别装了,简单点。”

  “嗤!”

  长剑一挑,剑气如雪如霜,旋转着向亮着车灯的小轿车飞去,斩破夜空,直到淹没在车灯的强光下。

  在这一瞬,轰然一声。

  无数亮着微光的符文从车上冒出,光色各异,刹那间充斥满湖畔边的区域,并且连为一体。

  “幻阵!

  “你左我右,拉开距离!”

  耳边只响起张酸奶的两声提醒。

  随即世界陡然一变。

  星光消失了,上弦月消失了,天边的余烬也消失了,湖里亮着灯的船艇也消失了,只剩如墨一样的黑。

  “篷!”

  同风起爆发出极强的灵斥力,推动着陈舒往左飞去,刹那间飞出上千米。

  这时候拉开距离是很好的选择,否则他们可能会被幻阵利用,彼此攻杀。而且要快,若是慢了,心神就会在幻阵中逐渐受到影响侵蚀,会分不清方向。

  陈舒低头一瞄——

  单兵终端还在,可已经打不开了。

  神奇的是,过了一会儿,单兵终端就消失了。再过一会儿,他已经快忘了自己还带着有单兵终端了。

  只是快忘了。

  ……

  张酸奶停了下来,面前是一片深山。

  寒冬时节,山林枯萎,地上、树杈子上都堆着雪,而眼前的山不知高到何处,隐隐传来猿啸狼嚎。有一种力量在不断试着影响她的心神,想让她相信这是真的。

  “忒……”

  张酸奶不屑的呸了一声,神情凝重。

  直接封闭感知。

  不看;

  不听;

  不嗅;

  不触;

  一剑斩出!

  剑气有如实质,本身是一长条,却在空中超高速旋转,变成了一个雪亮的圆盘,飞向某个方向,直到斩到一处浓厚得散不开的黑雾上,像是剪刀撕开了一层布,嗤啦一声,破雾而出。

  后面的人闷哼一声,迅速躲闪。

  更多的剑气旋转着飞了过来。

  并且一道道剑光已经在她身边浮现,不断蓄积,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增长的速度给人一种“它很快就会增长到幻阵装不下的地步”的感觉。

  靠感觉出剑!靠感觉格挡!

  跟着感觉走!

  传统剑修向来是幻术的克星,坚定纯粹的剑心让他们不受影响,逆天灵觉则让他们无视一切花里胡哨。

  说起来以前幻修也曾在益国的历史上嚣张过一段时间,但是没有发展起来,就是因为有剑宗的存在。古代甚至经常出现五阶剑修斩杀六阶幻修的情况。不得已,幻修在这片滋生他们的土壤上逐渐销声匿迹,倒是在没有传统剑修的益国之外发展得还不错。直到现代,因为灵境技术的需要,幻修才重新在益国出现,但是已经不叫幻修了,也不再是传统幻修了,而是叫灵境技术工程师。

  张酸奶的凝重在于陈舒——

  幻修是有些克制灵修的。

  一来灵修没有灵觉。

  二来灵修的成长过程相对安逸,不像剑修随时面对同门师兄弟的威胁,也不像武修要吃很多苦,更不像道门佛门的修行者需要长时间清修、且本身灵法就决定了他们很难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侵扰。虽然说意志力坚定与否是很个人的事情,灵修中也必然有意志力坚定的,武修中也必然有意志力薄弱的,但整体来说,灵修的意志力的平均水平肯定比其他体系略低。

  最后,灵修本身更脆弱,如果攻击打不到人,再被人暗中攻击的话,很容易出问题的。

  至于陈舒……

  张酸奶虽然很想贬低他,但心里也清楚,这个人很可能和自己一样,表面不正经,其实意志力很坚定,寻常幻境很难诱惑以及迷惑到他,而且晋升过程中用了异兽丹的他自身防御力也不逊于普通武修。

  可是对方有两个人……

  可是他们交情还不错……

  可是他是室友的男朋友和姐夫……

  张酸奶还是有些紧张,想要快速冲破幻阵,前去营救他。

  “破!”

  ……

  “唉……”

  陈舒站在一片白雾深重的树林中,树上系满了红布条,迎风招摆。

  隐隐有悦耳幽戚的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辨不清来处,令人听了不禁沉醉且伤感,想去寻找又害怕。可随着一阵风将浓雾吹散,面前出现一栋房子,挂满灯笼,有一女子背对着他,正轻弹浅唱。

  这女子背影真好看,纤瘦无力,脖颈修长,软塌塌坐着,似柔弱无骨。

  这琴声歌声真悦耳,似乎听不清唱什么,又似乎听得清,像是梦一样,好听极了,又不知道好听在哪。

  陈舒却忍不住叹气。

  幻阵还是要早做准备、当作陷阱来用才行,或者找个平滑的切入机会,争取让人察觉不了、信以为真。

  像是现在这样,匆忙启动,人家都看到你施展幻阵的过程了,自然知道这是幻阵了。随后你再怎么用自身手段来强行让人相信,终究是落了下乘。

  陈舒站在原地,安静欣赏。

  直到女子转过身来。

  好一张妖媚漂亮的容颜——

  脸上抹了白粉,白得有些不自然,眼睛半眯着,眼神迷蒙,嘴角朝两边略微勾起,笑得像是犬科动物,乍一看还以为是白狐狸成了精,真正从容貌上就像是一只狐妖。

  霎时间有幽鬼袭来。

  陈舒闭上了眼睛,没有贸然攻击,如果攻击的话,以他的法术射程,肯定能打到远处的张酸奶身上。

  双手合十,缓缓低头。

  “嘭……”

  灰尘扬起,霞光乍现。

  一尊冷漠庄严的神像出现在他背后,吓得幻阵的主人也顿了下,幽鬼也好,女妖也罢,都停滞了下。

  随即一轮烈日升起,挂于苍穹。

  依然是小烈阳术。

  高温下一切都化为灰烬,大地迅速变红,化为流体,远方湖面嗤嗤的腾起白烟,不仅如此,空气中属于幻阵的灵力结构与符文也在烈阳术的霸道灵力之下迅速崩解,回归天地。

  幻修克制灵修不假。

  可谁说灵宗也奈何不了幻修呢?

  几秒后,烈日消散,满地红光。

  世界已经恢复正常。

  两道身影正往远方逃窜,湖面倒映着粼粼月光,当他们从空中迅速掠过时,水面上也多了两道波澜。

  湖上的船艇已在他们打起来时便撤走了,免得被误伤。

  陈舒扭头一看,有一人站在远方山顶,与他隔着大约两公里的距离,正呆呆的盯着他,身后千万道剑光如漩涡一样绕着她旋转飞舞,惹眼极了。

  而她的目光似乎极为不解。

  “追啊。”

  陈舒率先追了上去。

  张酸奶反应过来,化身剑光,身后漩涡一样的千万道光剑亦追随着她,划破夜空。

  两人的身影在追逐中缓缓靠拢。

  单兵终端又出现并恢复了功能,或者说从未消失与损坏,里面传来张酸奶的声音:“完了,你完了,你晓不晓得灵修没得到允许是不能用烈阳术的?你烧掉的路啊、树啊,湖里煮熟的鱼啊,国家都要赔钱的。”

  “从我工资里扣。”

  “你工资够个毛啊!”

  “再加上你的。”

  “我……那也不够啊!”

  “再说吧……”

  两人飞过湖面,紧追不舍。

  几分钟就是几十公里。

  飞过湖面中央时,两人便已追上了对方,张酸奶斩出剑气,身后剑光同时加速,一一从她身边超过,朝着前方两道逃窜的身影飞去,嗡鸣声破空声不绝于耳,吵闹得很。

  两人仓皇躲避防御。

  很快便有一人跌落湖里。

  剩下一人正是那名幻修女子,紧急之下,她双手结印,轰然之间,又是无数符文飞散出来。

  天地变换,幻阵再起。

  这次纯为拖延逃命。

  陈舒却没再使用烈阳术,而是顺势停下飞行,闭上眼睛,整个人顿时往下跌落。

  “噗通!”

  相比起广袤的门公湖,区区人类的身影显得如此渺小,哪怕自上千米的高空跌落,也只溅起一个小水花,便被这湖泊所吞没了。

  水面很快恢复平静,依然映着月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