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心理炼金会会议_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连尚读书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第133章 心理炼金会会议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3章 心理炼金会会议

  有了这件“变身腰带”,哪怕艾布纳再遇到昨晚那样骤然遭遇天使的状况,也能有一战之力,所以哪怕有些“中二”,艾布纳也依然对其非常喜爱。

  “不过,说起来神奇物品的这类‘性质’一般是材料提供者或者打造者‘意志’的体现……它的外形和启动咒文都那么中二,到底是我的缘故呢,还是黛芙妮也是个几百岁的中二病呢?”

  心里这么想着的同时,艾布纳瞅了瞅身边精神不佳的黛芙妮,最后得出了结论:也许,都有?

  接下来,在打发黛芙妮回去休息后,艾布纳借着献祭“闪耀之镜”的机会,向“愚者”先生请求,约“世界”在灰雾之上见面。

  与此同时,欧文·德利恩分身也从他的一位情妇家里起床,在洗漱完毕,吃过早饭后,等待起“心理炼金会”最高评议团会议的召开。

  ……

  灰雾之上,巨人居所般的宫殿内。

  克莱恩打量完那面刚一进入“源堡”,就变得“唯唯诺诺”的全身镜,看向坐在一侧的“塔”,笑着道:“没想到你那么快就弄到了‘无面人’特性……我还以为至少得两三周时间莎伦才能拿到。”

  “我刚好和‘密修会’的一位副会长成为了朋友而已。”艾布纳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克莱恩深深看了他一眼,肯定地道:“那位副会长,是一位女士吧!”

  “你怎么知道?”艾布纳有些诧异,按理说,克莱恩对“密修会”的了解应该非常有限才对,而且黛芙妮在三位副会长中最年轻也最为低调,很多“密修会”的成员都对她了解得不多。

  这还用说?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心里没点数吗?克莱恩虽然没有开口,但眼神里透露的意思,哪怕不用“读心”能力都能看得出来。

  “愚者”先生,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形象啊?怎么感觉你都快把我和老黄相提并论了?艾布纳腹诽了一句,但表面上却直接转移话题,反问道:“你明天就要到贝克兰德了吧?要是没有非凡物品让‘节制’小姐变化模样,她想要瞒过那些值夜者同僚可不容易……另外,戴莉女士的说话方式,你最好也要让‘节制’小姐练习一下。”

  听到艾布纳说起这个,克莱恩顿时也苦恼起来,毕竟戴莉女士的风格,莎伦真的学不来,这两天他可是陪着对方练习许久,效果却都差强人意。

  “我听说,怀孕时的女性,性格也会有所改变……你也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遮掩?”艾布纳笑着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也只好如此了……好在最麻烦,对戴莉女士也最为熟悉的伦纳德我已经有了安排,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让他变成自己人……到时候有他帮忙,再让莎伦以怀孕的名义深居简出,应该能应付得过去。”克莱恩叹了口气道。

  “准备好摊牌了?”艾布纳挑了挑眉,虽然从之前克莱恩让自己捎给梅丽莎的话中就能猜到一二,但他还是有些吃惊于克莱恩相对原著同期的改变。

  少了许多担惊受怕,做事也多了些主动……这是队长的功劳?还是莎伦小姐的原因?又或者,是我这个变数?

  克莱恩没察觉到艾布纳的复杂心思,只微微颔首道:“让伦纳德一个人独自背负着本不存在的,我和队长之死的仇恨……对他来说,太可怜了……

  “而且,正如你所说,有了‘愚者’的介入,也能更好地威慑他身上那个‘老爷爷’。”

  说到这里,他再次看向艾布纳:“就是不知道女神是什么态度?”

  艾布纳思索了片刻,回答道:“这件事,女神应该不会插手。”毕竟之前他转达克莱恩的话时,女神没有制止,说明是默许的。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又补充道,“这只是我的猜测,毕竟我也不知道女神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

  “对对,我都明白。”克莱恩嘴上虽这么说,却一脸不信,认定刘博就是dnd世界观下“伊尔明斯特”那样的货色。

  对此,艾布纳刚要为自己辩解一句,却忽然神色一动,严肃道:“开始了。”

  闻言,克莱恩立刻假装向“愚者”先生请求,紧接着以“欧文”为第一视角的影像便出现在了他们二人的眼前。

  只见欧文在自己情妇家的客厅内,于几位美丽得不似凡人的侍女的迎接下,乘坐上了一辆宽敞的马车,接着便驶入了光怪陆离的梦境世界。

  艾布纳邀请克莱恩开这次临时小会的主要目的,就是观摩“心理炼金会”的最高评议团会议。

  这倒并非纯粹给克莱恩长见识,而是艾布纳担心欧文分身会在梦境里不知不觉脱离“操控”的最大距离,所以需要“源堡”无视距离的特点作为中转,来保持联系。

  片刻后,顺着马车的窗户,克莱恩和艾布纳看到了一座笼罩着夜色的陌生城市。

  城中耸立着一座座极有神秘气息和暗黑感觉的华丽建筑,行走着一位位戴礼帽穿风衣的绅士与衣裙繁复阴沉的女性。

  他们有的脸上笑容清纯,干净的如同婴儿,有的则长着黑色的短毛,嘴里更是露出了尖锐的犬牙。

  “这是什么地方?”克莱恩饶有兴趣地问道。他知道刘博在将欧文做成分身时,得到了对方全部的记忆。

  艾布纳没有去搜寻欧文的记忆,而是边回忆着原著的内容,边回答道:

  “这是每个人心中的城市,有人的地方就有它。

  “只要知道它的方位和正确的方法,可以从人类社会任何一个角落进入这座城市。”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指着画面中那些形形色色的行人道:

  “这里的一切都有着相应的心理学象征,比如那些长毛的叫做‘兽欲’,那些干净的则代表‘心思单纯’……”

  克莱恩看着那一个个“行人”里,有狼人,有直立行走的熊,有神情慵懒的猫,有脸部是一只斑斓蜘蛛的怪人,有眼睛通红的巨型老鼠,有吐着芯子的蟒蛇,有用充满交配欲望的目光审视周围每一个路过者的某种犬类生物……

  它们或戴礼帽穿风衣,或着精致繁复的暗沉长裙,竭力从每一个细节上模仿人类,但却无法让自己真正地像人。

  而相对“兽欲”,“单纯的心思”却极少极少,毕竟人们在梦里总是欲望丛生,却很少有梦到“贤者时间”的。

  马车行驶于黯淡的夜色下,穿行在这一位位“行人”和各种各样的哥特式建筑间,很快就抵达了城市最中央的一座教堂。

  这教堂超过八十米高,由一根根黑色的巨柱撑起,每根巨柱上都镶嵌着一定数量的颅骨,它们有的来自人类,有的源于不同的生物,但都将空洞的双眼对准了下方,仿佛在注视每一个进入教堂的生灵。

  和此地绝大部分建筑一样,这座教堂各个细节都堪称精致,可组成它们的却是偏向于噩梦、惊悚、恐怖、神秘的元素。

  欧文在侍女的服务下走下马车,通过正门,走进一个恢弘却空旷的大厅。

  和普通教堂不同,这里没有一排排供信徒祈祷的座位,也没有摆放烛台的地方,只是在缠绕着巨龙雕像的巨大十字架前,安放了一张不大的长桌,长桌两侧各有五张座椅,它们目前都空着,只有最上首的位置坐着一位老派绅士。

  这位绅士淡黄的眉毛很长,头发整齐地往后梳着,额头有些许皱纹,脸庞呈现一种不正常的惨白。

  “这是……德尔劳先生??”曾经作为侦探的克莱恩接触过眼前这位先生的情报,甚至还在埃德萨克王子那里见过一次,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

  “除了王室医学顾问,贝克兰德医学院前任校长这个身份,这一位还是大海上的‘黑座之王’巴洛斯·霍普金斯,是著名隐士埃里克·德雷克……作为‘观众’的半神,他的马甲比你还要多得多。”灰雾之上,艾布纳笑着向克莱恩介绍了一番。

  “总觉得你在内涵我……”克莱恩看了艾布纳一眼。

  艾布纳咳嗽一声,转而说道:“继续看‘直播’吧。”

  画面内,老派绅士德尔劳摩挲着座椅两侧的轮子,笑着说道:“没想到是‘色欲’你最先到了……坐吧,他们恐怕还得一段时间才能来,尤其是‘懒惰’小姐。”

  “会长先生。”欧文也向这位老绅士点头致意,然后左右各看了一眼,来到右侧自己常坐的座位前,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这个过程他一直在德尔劳的注视下,却没有半点心虚,动作自然流畅。

  鲍利·德尔劳抬起双手,交握着杵到了长桌表面,状似随意地问道:“‘色欲’先生,你在上次会议时雇佣了‘傲慢’、‘懒惰’和‘贪婪’帮你完成一件任务,后来成功了吗?”

  “非常成功,待会儿我还要感谢一下那三位。”欧文表面随口回了一句,心里却有些嘀咕:这货今天怎么那么多话?难道他对我有了怀疑?可我的表演应该没有破绽吧?

  难道是马车那里?也不对啊……毕竟就算是原本的“色欲”也不会每次都在马车上就和他梦境里的那些女郎乱搞。

  心中不解,艾布纳索性让欧文直接问了出来:“会长,您是不是觉得我有哪里不妥?”

  这样更显得问心无愧。

  德尔劳显然没想到欧文会当面问出来,他稍微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看着欧文的眼眸,坦然说道:

  “我只是发现‘色欲’面具对您的侵蚀程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而就在几个月前,您还深受它的影像……

  “我想知道,您是怎么办到的?”

  当然是因为换了一个人。艾布纳也不怕对方窃听自己的心声,直接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才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起来:

  “也许是我在‘色欲’方面得到了最大的满足,我的‘色欲’程度大于了它,它无法再影响我了?

  “又或许是我虔诚地信仰了那位不能说出名字的存在?”

  当然,这指的是“刘博”。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