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一章 鱼目混珠_半仙
连尚读书 > 半仙 > 第三五一章 鱼目混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五一章 鱼目混珠

  离开前,庾庆先跟南竹打了个招呼。

  南竹既好笑,也理解,这女人生怕自己买衣服去了会让老十五跑了,盯的有够紧的。

  上了街的庾庆将帽檐拉低,陪着乔且儿好好逛了一阵,途中甚至有从妙青堂门口经过。

  也没有逛太久,买了几套换用的衣裳和一些生活用品就回来了,而且是款式比较简单的那种。

  卖衣服的铺子一逛,搞的庾庆都在琢磨要不要把妙青堂给改成这种铺子,后来一想,这买卖哪怕是在幽角埠经营,一个铺子一年想挣百万两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也知道,正常点的,普通点的买卖,一年想动辄挣上百万两银子是很难很难的。

  各种赚钱的念头早就不知道在他脑海里转了多少遍,想赚大钱,还想在短期内赚大钱,最终也都只能是想想。没有这样的好事,有这样的好事也早就垄断在了别人的手里,轮不到他这个大聪明现在冒出来。

  回去后,乔且儿大概意识到了是没办法永远盯着庾庆的,她回去后要洗澡,不得不让庾庆回避一下。

  于是庾庆又躲进了南竹那边的房间,牧傲铁还没回来,师兄弟两人继续脑袋凑在一块嘀嘀咕咕。

  “老十五,不是我说,老把这女人带在身边也不是个事。”

  “她非要跟着,怎么办?”

  “你少来,真不让她跟,她未必能跟住,当初在马蹄岛趁她昏迷时就能甩了她。”

  “唉,毕竟是咱们连累了人家,害得人家家破人亡的,万一歹人摸进了地道,岂不害了她性命。”

  “我就说嘛,要么是你同情心泛滥,要么是你看人家漂亮。老十五,你想清楚了,找金墟这事带着她可不方便,她又不是咱什么人,这些可不该她知道。”

  庾庆沉默不语了。

  正这时,门开,牧傲铁回来了,在两人的注视下,直接找了笔墨纸砚,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

  庾庆和南竹自然凑了过去看。

  牧傲铁写完了八个地名才搁笔,指点了下,“我就记了这八个地名,你们看行不行吧。”

  庾庆拿着地名看了看,没一个自己听说过的,“你自己去找的,行不行,你自己应该心里有数。”

  牧傲铁:“按你说的找的,全部是古地名,有荒僻之地的,也有繁华之地,有妖界的,也有人间的。”

  为了弄出这些个地名,他特意按庾庆的意思跑去了出售古物的店铺,找了些古籍翻看,查找了些分布各地的今昔对比的古地名,记下了带回。

  “你不至于连这个也弄不好,行了,就照这个吧。”庾庆点头着回了句,默记纸张上的地名。

  牧傲铁:“要我去望楼吗?”

  庾庆晃着手上纸示意搞这个的原因,“还是那句话,那个望楼说是个严守秘密的地方,可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你们俩体态比较明显,我身段普通点,还是我去吧。”

  话刚落,外面便传来了敲门声,乔且儿的声音响起,“在吗?”

  庾庆回了声,“在。”

  南竹当即朝门口指了指,低声道:“那娘们死缠着你,你怎么去?”

  庾庆嗤了声,“我要真想甩掉她,她跟的住吗?放心,我有办法。”

  南竹立刻指着他,对牧傲铁道:“老九,看到没有,说到底,还是他自己看人家漂亮不想甩,照这样下去,你信不信,这小子一旦犯浑,可不是什么好鸟,迟早要拿这女人开荤。”

  “行了,我可不是你们两个?”庾庆说罢就扔下两人开门出去了,见到门外洗漱一新脸上半蒙纱巾的女人,不由上下多看了两眼,才与之一起回了房间。

  师兄弟两人共处的屋内,牧傲铁却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看他反应不对,负手晃悠的南竹问了声。

  牧傲铁:“你真觉得老十五会跟这女人开荤?你看出了什么苗头不成?”

  南竹呵呵乐了,“你我都是过来人,还需要看出苗头吗?孤男寡女长期共处一室的,女的又长的漂亮,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的,老十五长的也不差,就照这情况下去,两人不擦出火来才怪了。

  老十五心地虽不差,但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早就被小师叔一帮人给调教歪了,邪门起来是畜牲。这女人也是被仇恨蒙了眼,居然敢这样跟个男人共处,这不是小羊羔子送到了饿狼的嘴边吗?”

  牧傲铁迟疑,“若真这样的话,不就成了弟妹?”

  “呃…”南竹愣住,脸上笑容没了。

  想想也是,真要是那样的话,可不就成了弟妹么,总不能叫老十五玩玩就甩吧,只怕老十五自己都未必能答应。

  回到自己房间的庾庆鼻翼略有翕动,嗅到了沐浴后的气味,再看看乔且儿的俊俏模样,脑海中忍不住有些遐思。

  当然,一些偷偷的想法,不会耽误他办正事,看了看屋内环境后,说道:“就一张榻,睡着不方便,要不我还是去另一间休息吧。”

  乔且儿:“不用,我不睡,你用榻,我随便有块地盘膝打坐就行。”

  “行。”庾庆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人却转身而去,又要开门而出。

  乔且儿立马跟上。

  庾庆打住,回头道:“我也觉得浑身不舒服,我也想去洗个澡,男人也是要洗的,你不会让我在你眼前洗澡吧?”

  显然是没想到会讨论这种话题,乔且儿眼中闪过一丝羞慌,偏头避开他的目光道:“我去外面守着就好,说罢就要出去。”

  庾庆伸手拦住,“不用不用,我喜欢慢慢泡澡。再说了,我洗澡,你帮我看门算怎么回事。你就在这呆着好了,放心,我不会跑。”说罢就开门出去了。

  乔且儿守在打开的门口愣神了一会儿,有进退维谷的味道。

  庾庆在外面嚷了伙计来,让送洗澡水,之后闯进两位师兄的房间,把门一关,立马走到书桌旁,掏出了那张纸放下。

  南竹和牧傲铁凑了过来,前者问:“怎么了?”

  庾庆没说话,以实际行动回答,扯来一张纸,提笔蘸墨抄写地名,故意隐藏了自己的笔迹,并在八个古地名中加入‘黄金谷’这个古地名,等于变成了九个古地名。

  两位师兄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庾庆拎纸吹干墨迹,收入了怀中,并将牧傲铁之前写的搓成了粉尘,才对两人交代了下情况。

  待到伙计送来几大桶冷热水,关闭了房门后,庾庆才用一块黑布蒙了脸,借用了这屋里的斗篷穿上,蒙头蒙脑地悄悄开了窗户,轻悄悄溜了下去,快速离开客栈,遁入了街头。

  之后又是一阵七拐八拐,还走水路的,以防有人跟踪。

  好不容易到了“望楼”外,观察了一下四周,寻了间没有关门的梯道钻了进去,之后关了门证明这一间有客,然后顺着长梯慢慢摸了上去,尽量装作一副头回来的生疏样子。

  经由长长楼道到了二楼,于一处黑漆漆的空间内静静等待。

  不一会儿,屋内陡然出现亮光,屋顶镜子上折射出火光,斜斜照射在了一张桌子上。

  很快,桌子后面冒出了一个独目人,一身黑衣,头戴黑色元宝状帽子,两边帽檐垂着缎带,结合屋内环境,给人极为诡异的气氛。

  独目人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有椅子过来坐。”

  庾庆走了过去坐下,他依然坐在黑暗中,只有独目人自己被光柱照的分明。

  独目人:“需要什么,请告诉我。”

  庾庆故意沙哑着嗓音,“翻看了一些古籍,想解开一些疑惑,因此想查找几个古地名现如今叫什么名字,不知道望楼能不能解决。”

  独目人:“不用跟我们解释理由,我们对客人的隐私没兴趣,客人说了我们也只会当做没听见,告诉我地名便可。”

  话里意思也好体会,估计来这的客人没几个会说真话的,彼此不如简单直接点。

  好吧,庾庆也不啰嗦,拿出了之前写好的九个古地名递出。

  他也不知这样掩盖‘黄金谷’这个古地名有没有用,但总比拿一个光溜溜的‘黄金谷’地名来强,那样太显眼了。

  独目人伸手接了,打开看过后,问道:“您是要找这九个古地名如今的名字吗?”

  庾庆:“是的。”

  独目人说道:“好的,我们会尽力帮您查找,但须告知您一声,结果未必能如您愿,我们也未必能全部提供清楚。如果您确定还要继续,九个地名,每一个地名交一千两定金,您需交付九千两定金,三天后您再来,我们会给您答复。

  三天后,不管能不能提供出您要的结果,定金我们概不退还。之后再根据九个地名的结果,按个收钱,每个收您五千两,没查出结果的无需补钱。您看您是否还要继续,如果继续,请先交付九千两定金。”

  庾庆也算是服了这个所谓的望楼,看人家这生意做的,那叫一个让你没脾气的客客气气的霸道,向来是不管有没有结果都不退客人的钱,关键人家最后提供了消息后也不对自己提供的消息结果负责,你要是有疑虑可以不来。

  一听这收费方式,庾庆心里有点嘀咕,早知道就少写两个地名,但手上还是老老实实摸出了钱,点了九千两交给对方。

  对方收了钱立刻提笔做记录,完后,递出了一块牌子给庾庆,“三天后过来交割,我们只认牌子和钱,不认人。”

  “嗯。”庾庆收了牌子起身走人。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