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四章 叶点点_半仙
连尚读书 > 半仙 > 第三三四章 叶点点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三四章 叶点点

  一听这表态,庾庆顿时松了口气,本来门内的三位师兄就跟看他不顺眼,若是连小师叔的徒弟也如此的话,那他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否则他哪能一下拿出十万两来,当然也有试毒后的补偿意思。

  总之现在乐开了花,乐呵的像是偷到了鸡的狐狸,笑容可掬,搂着虫儿的肩膀用力晃了晃,“就知道虫儿不会负我,也不想想,咱们那是什么交情。”

  虫儿跟着低头傻笑。

  “对了,你师父既然跟你讲了观里的事,那我赴京替考的事你也知道了吧?”

  庾庆突想起而问。

  虫儿点头:“知道了,公子不是阿士衡,但考出那成绩的依然是公子本人啊!”仰望的目光中依然是崇拜神色。

  “唔…”庾庆抬手摸了摸小胡子,乐呵呵着把这个问题含糊了过去。“碰巧,碰巧,是你泄露考题的功劳。去吧,去你房间看看吧,缺什么就去准备什么。”

  一听就明白的,具体怎么考上的那么好的成绩,小师叔依然没有告诉虫儿,就如同瞒着那三位师兄一样,涉及到真传弟子的事依旧在保密。

  房间里确实差点东西,庾庆唤了孙瓶来,让她陪虫儿出去逛逛,顺便让虫儿见识一下幽角埠。

  待到采买回来,搬东西的动静也惊动了南竹和牧傲铁。

  两人发现虫儿居然要跟庾庆住一起,当即不乐意了,将虫儿拉到了一边提醒,针对庾庆的一堆坏话不可避免。

  两人却没注意到,说着说着,虫儿的嘴巴渐渐噘了起来,渐渐有点不高兴了,觉得这两位师兄不太好。

  尤其是说到庾庆贪财这个事上,虫儿非常的不认同,他记得许沸当初把他送给庾庆时,也指责庾庆贪财来着。

  可他事后听说了那个天下传唱的故事,探花郎灾区散尽钱财救灾民,自己落得个身无分文进不了城。当时听人说起时,虫儿感动的那叫一个热泪盈眶,方知许沸所言不实,没想到如今两位师兄也是不安好心。

  他太知道庾庆有多好了,在他还是个身份卑微的下人时,就感受过庾庆无微不至的关怀。

  怕他吃不好,偷偷给他带好吃的。

  怕他睡不好,帮他安排更好的宿眠场所。

  怕他途中奔波太累,给他安排马车坐。

  当他遇到危险时,也是庾庆不计艰险,拼命去营救他,甚至是扛着他在深山老林里逃命,将他安全带出了古冢荒地,否则焉有他的今天。

  能对他一个下人如此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坏人?

  当许沸说庾庆都是为了钱的时候,他曾动摇过,后来听到探花郎救灾民的故事,他悔恨,自己怎么能怀疑“士衡公子”的为人,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眼下,刚刚,还主动给了她十万两,这能是贪财忘义的人吗?

  反正是,南竹和牧傲铁越说,虫儿越不高兴了。

  两人最终也没能拦住虫儿住庾庆那去。

  “……”

  目送抱着东西进了庾庆院子的虫儿,两人凝噎无语好一阵,感情白说了。

  “这小子傻了么,人家拿你来试毒啊!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伤疤还在呢!”

  南竹忿忿不平一通。

  牧傲铁:“还年轻,以为他是掌门罢了,日久见人心,会懂的。”

  掌门?南竹若有所思。

  当晚,虫儿也开始了食用仙桃来修炼……

  次日,妙青堂门外又来了名蒙在斗篷里的人,一看就是个女人,孙瓶迎客入门后,目送其人到了柜台前。

  “贵客需要点什么?”

  柜台后面的铁妙青客气询问。

  来客抬双手,揭开了连衣帽,露出了清丽婉约面容,笑道:“夕月坊小鲜楼叶点点前来拜访,敢问探花郎可在?”

  来者正是小鲜楼老板娘。

  铁妙青略怔,旋即连连点头,“在的,在的,请跟我来。”

  这个不用通报了,是庾庆特别交代过的,人来了可以直接带进去。

  叶点点面带微笑跟着她进了后院,一路环顾打量此间,发现环境确实不错,能在幽角埠拿到这种档次的铺子不容易。

  把人带到了厅堂,铁妙青请她稍坐,然后速去找庾庆。

  不一会儿,庾庆快步来到了,一见安坐的叶点点,便哈哈大笑道:“老板娘,一别三年,越发漂亮了。”

  他确实很高兴,一封信就能把人家给请来,说明人家认了小鲜楼的崛起有他的功劳。

  赶紧站起的叶点点亦笑道:“都是托探花郎您的福。遥想当年,探花郎可是冠绝京城,名震天下呀,今日再见,更是能文能武越发的精神了。”

  见铁妙青还在,庾庆当即介绍道:“来,这位是妙青堂的老板娘铁妙青,这位是夕月坊小鲜楼的老板娘叶点点。”

  铁妙青赶紧摘下纱笠露出真容见礼,“久仰大名,今日得见,万分荣幸。”

  叶点点端详了一下她的容貌,有点奇怪地看了庾庆一眼,似乎明白了庾庆为何会在此落脚,莞尔笑道:“铁娘子真乃绝代佳人,真好看。”

  两个女人互相客套了一番,铁妙青还要守柜台,先告辞了。

  虫儿随后也冒头了,依然如同下人般,端了茶水来待客。

  并无人吩咐,也算是在庾庆身边干习惯了的事情,庾庆竟然也没在意。

  宾主落座后,庾庆笑问:“林成道林兄可好?”

  叶点点:“我自然亏待不了他,离京前,我已经跟他见过面了,转告了你的问候,也告知了是来见你,他也让我转达对你的问候。接到探花郎的书信,我几乎是立刻离京,先转道海外,再驾飞骑赶来,不知探花郎突然召见,有何吩咐?”

  庾庆笑道:“不妨猜猜我为何找你。”

  叶点点莞尔,“对探花郎的情况,我一直有关注,大概知道些,听说刚从小云间弄了点东西出来,现在好像又招惹了些麻烦。赤兰阁、积庐山之流,我也招惹不起,这个时候能想到我,恐怕和我渠荷山的出身有关吧?是小云间弄出的东西想让我开开眼界吗?”

  庾庆:“那你想不想看看?”

  叶点点:“既然来了,自然是想开开眼界的。”

  “请。”庾庆立刻起身相邀。

  叶点点也不客气,解开斗篷,露出一身紫裙裳后,跟了他出门。

  虫儿好奇尾随。

  也没去别的地方,庾庆直接把客人带到了庭院里种植的那棵桃树下,指着说道:“这便是仙桃树,移植过来并无多少时日。”

  叶点点哦了声,开始缓缓踱步,绕着桃树转圈,上下打量着。

  不一会儿,南竹和牧傲铁也闻讯凑了过来,一看究竟,他们不认识,也不知来者是何人。

  待叶点点转完一圈,庾庆也拿了颗仙桃过来。

  叶点点似乎进入了另一种状态,直接伸手要了仙桃,翻转着看过后,便直接将仙桃给掰开了,将果肉端详一番,摇头道:“真正是可惜了。”话毕随手就将东西扔到了桃树底下。

  虫儿赶紧过去,又捡起了起来。

  叶点点意外看了他一眼。

  虫儿不好意思地低头了,他只是觉得这么好的东西,扔了可惜,洗洗还能吃的。

  叶点点又伸手折了一截树枝在手,看断面,撕叶,剥皮,观察,好一会儿后才回头问道:“探花郎想知道什么?”

  “这桃树离开小云间后,还能种活吗?”

  “种活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能看出多久开花结果吗?”

  “开花应该快了。此树被你们如此折腾,还能如此旺盛,明显积聚了大量的灵力,根据枝叶上的一些表现看,只要给它适宜的环境,有充足的光照,一年左右应该就能开花了。至于什么时候结果,什么时候果熟,还有待观察,毕竟不是凡物。”

  “受教了,不愧是灵植师,一看就明白。”

  “探花郎想进行种植?”

  “你也知道我最近招了些麻烦,东西卖不出去了,总不能白白浪费吧。”

  “种了又能怎样?我看了,这不是普通的邪气侵染,而是长期和邪气共生的结果,这树本身已经成了邪物。换句话说,就像我们人一样,平常食用的东西中是存在一些对身体有害的物质的,但我们自身存在一定的祛除机能。

  这树的生存环境也一样,冥冥中吸收的不止有天地灵气,还有我们察觉不到的邪气,它现在习惯了邪气,吸收的邪气不再排除,也包容并蓄在了体内,所以之后长出的仙桃也还会是刚才那样。想解决这个问题恐怕没那么容易,至少我现在是没有办法。”

  南竹和牧傲铁相视一眼,看来真的是来了行家。

  庾庆笑道:“祛不祛除邪气没关系,你看我现在卖的不就是有邪气的仙桃。我不在乎能不能祛除邪气,只在乎能不能让这商铺维持货源。”

  叶点点颔首,懂了他的意思,沉吟道:“如果是这样,那就无所谓了。只是想再种出那么大且饱含那么多灵气的仙桃,也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它首先要吸收到足够的灵气才行,布下聚灵阵不可避免。”

  庾庆:“老板娘可懂布聚灵阵?”

  叶点点:“这方面是老本行,没忘。”

  庾庆目光顿时热切,立问:“布下聚灵阵,大概要多少钱?”

  叶点点:“那要看你布多大的范围,需要多少布阵材料才能算出。”

  庾庆立刻指向桃树,“这么大的桃树,目前有两百二十来棵,你估计要多少钱?”

  叶点点默了默,还不时掰着手指计算,最终给出一句,“有三个亿应该就差不多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