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三章 花钱如流水_半仙
连尚读书 > 半仙 > 第三二三章 花钱如流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二三章 花钱如流水

  如今的妙青堂,比以前的妙青堂大很多,也好很多,进项更不是以前的妙青堂能比的。

  之前的妙青堂为了避免被淘汰,为了几百万的交易额而焦头烂额,而且是三年总共几百万。

  如今的妙青堂一天的交易额便达两亿之巨。

  差距之大,大到了难以想象,仅凭今天一天的交易额,下一次的淘汰审核便不足为惧。

  这几年一直忐忑不安的一颗心,因这场好的开端,令铁妙青终于松了口气,感觉终于可以重新安稳下来了。

  看着眼前一摞摞的银票,庾庆的心情也很不错,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钱,要不是有人在,他肯定不会这么矜持。

  抬眼见大家的目光不是看着自己,就是看他的银票。

  感觉一个人独吞的话,确实有些不合适,遂干咳一声,然后开始清点银票。

  一万两一张的,点了十张出来,放到了南竹跟前,“老七,看到没有,我说话算话,说了给你十万当工钱,一文都不少你的。”

  南竹看看自己眼前那薄薄几张,再看看庾庆跟前成堆的,眼神不善,嘴角咧了又咧,要不是考虑到对方还要支出两个多亿,这十万两肯定打发不了他。

  总之先把眼前的拿到手再说,否则就凭老十五的尿性,很有可能一两都没有。

  庾庆再点十张出来,推到了牧傲铁跟前,“老九,喏,兑现承诺了,十万两,不少你的。”

  牧傲铁看了看,目光也挪到了他那成堆的银票上。

  恰好,孙瓶回来了,朝大家嚷了声,“东家,我直接挂了打烊的牌子。”

  “没事。”庾庆嘴上回了句,手上又当众点了十万两出来,推到了铁妙青跟前,“老板娘,这是当初借你的十万两,现在如数奉还。”

  南竹冷冰冰来了句,“借钱不要利息的吗?你一天赚了别人十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多给点会死吗?”与其说是帮铁妙青说话,还不如说是发泄自己的不满,兼有。

  牧傲铁亦哼了声,“理当多给。”

  铁妙青已经是尴尬着连连摆手。

  庾庆:“该怎么给我心里有数,要你们两个多嘴?你们天天用的修炼资源是谁的,算算值多少钱,亏待了你们吗?”

  “不用不用了,当初的钱本就是你给我的。”

  铁妙青又将银票推了回去,这钱她是真不好意思收,不说当初的钱是不是庾庆给的,当初庾庆写的那幅字,她是有听说的,根据如今的市场行情起码能卖个几百万,只不过上面的内容也确实让人不好意思出手。

  站在其身后的孙瓶,忙笑着帮腔,“是啊是啊,都是一家人,钱放谁那都一样。”笑容可掬,意有所指,要不是怕小姐不好意思,看这大好形势,她是真的想捅破那层窗户纸的,继续让小姐当女主人,比拿这十万两可强多了。

  “一码归一码,给你就拿着。”庾庆又把银票推了过去。

  铁妙青反复拒绝不掉,也只好叹了声作罢。

  庾庆继而又从更大面额的银票中清点了一堆,推到了两个女人跟前,“这是三千万,你们点点,把幽崖的账给清掉。”

  “好。”铁妙青应下。

  这个钱不能推辞,孙瓶伸手抓了点算,也确实要算清楚,少了一张都怕扯不清。

  庾庆又问:“我们这铺子一年交多少钱给幽崖,之前是说一百万吧?”

  铁妙青颔首:“是的。我们这铺子的大小,虽然只能算丙级,然而占了天窗的优势,所以也是按乙级交钱,一年要一百万。”

  “唉!”南竹忽然叹了声,且四周看了看,铺子是挺大,环境是挺好的,就是太费钱了,不是做大买卖的,还真无福享受这块产业。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心里也清楚,老十五这家伙如今是坐在了金山银山上,数以百亿计的身家,富的冒油,这点钱那就是九牛一毛。没这底气,老十五哪敢要这么大的铺子。

  庾庆:“一下交三年吗?”

  铁妙青:“可以一年一年交,也可以一下交三年,多交一些年头也行,可以多退少补的,幽崖绝不会占这个便宜。离下一次淘汰审核只剩一年多了,今年的钱,上一家已经交过了,所以只需交明年的一百万就好。”

  庾庆:“本届的审核,我们应该不会被淘汰吧?”

  铁妙青笑了,“肯定不会的,这一天的成交额就足够了。”

  于是庾庆又点了四百万出来,推了过去给她,“把明年的,还有下届三年的钱,顺便都给交上,免除这三年的后顾之忧再说。”

  “好。”铁妙青笑着应下了。

  庾庆又看向牧傲铁,“算一下,天窗那边的货场,租金我们要付多少?”

  牧傲铁默了默,一条条算道:“一块场地,一天的租金是一千两。我们六百多箱货,算了我们六块场地,五天租金共计三万两。桃树一棵算一块场地,二百三十三棵,共计六天,是一百三十九万八千两。”

  挥手指向院子里昨天就搬来了种下的那棵,“减去一千两。截止今天为止,我们要给的租金总共是一百四十二万七千两。明天的租金可以再减三棵今天卖掉的。”

  南竹呲牙:“两百多棵桃树,一天的存放租金就要二十多万两,幽崖这钱赚的真舒服。”

  清点完手上银票的孙瓶解释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幽角埠的地下空间有限,大家若都把货堆在货场的话,会造成一定不便,租金要的高,也是为了逼大家尽快把货物从货场清走。”

  庾庆又低头点了一堆银票出来,交给了牧傲铁,“这是五百万两,你明天先把之前的一百多万租金给结一下。剩下的钱,你每天过去浇水的时候顺便结一次。”

  没办法,这商铺虽大也只是相对而论,也只是相对于幽角埠的其它商铺来说。

  桃树虽然是挖了小的来,但也只是相对于桃园里的大桃树,对一般的树来说也不算小。

  商铺里是放不下那么多桃树的,既然手上有钱,也就干脆存放在了货场,也算是为客户提货提供方便。

  牧傲铁嗯了声,接了银票到手,在旁重新清点一次。

  庾庆随后又问两个女人,“你们在幽角埠有经验,还有什么开销吗?”

  铁妙青沉吟思索。

  孙瓶直接提醒道:“你们没有幽角埠的身份,咱们这里又是新铺子开张,一时忙不过来,买卖上的事暂时帮忙一下,幽崖也不会不近人情。只是…时间久了的话,幽崖是不会置之不理的。幽角埠的规矩,不纳入幽角埠监管的人,不受幽崖规则限制的人,是不许直接参与商铺经营事务的。你们若是不办幽居身份,我建议还是请两个人。”

  庾庆沉吟,“请人容易,请到放心的人怕是不容易。”

  孙瓶:“我们的买卖明码标价的,连客人都懒得招揽,爱买不买,生意做到了这么横的地步,哪还有什么复杂的,这么简单的事情,不妨请几个独目人,操守可靠,勤快肯干,又有幽崖特许的幽居身份,这么大的宅院也正好需要人打扫。要不先请两个来试试?”

  庾庆:“多少钱?”

  孙瓶:“他们的工钱都是按天算的,月结的方式给。整个幽角埠的价钱都一样,一百两一天,另就是饭要管饱,他们吃的比较多,不过吃的比较简单,一个人一天也花不了几两银子。幽角埠的物价贵一点,一个独目人一天算一百一十两银子也足够了。”

  “行,那就试试吧。”庾庆答应后,又清点了一叠银票出来,推到了两个女人跟前,“这是一百万两。一年的日常开销,请人工的费用,还有你们看看哪里要重新修缮调整,交由你们决定和安排,我相信你们的眼光,钱不够再跟我说,账目清楚便可。”

  两个女人相视一眼,孙瓶点头了,“好,谢东家信任。”

  庾庆随后又清点了一叠银票推到了二人的跟前,“一年一百万两,这是答应给你们两个的工钱,先结给你们。”

  之前孙瓶的意思是代售分成,想拿百分之一,被庾庆给否了,只肯给工钱,不肯给分成。

  此时知道了庾庆的卖价是如此之高,一天的进项便有这么多,孙瓶也感到自己提的分成的方式确实有些冒失了,真要那样的话,今天一天就得分她们两百多万。

  面对工钱,铁妙青有些尴尬道:“不用了,能恢复妙青堂的招牌,又能有个容身之所就很好了。”

  庾庆:“一码归一码,你们也有自己个人的开销,修行也需要资源。”

  他也知道自己工钱给的颇高,但人家不是长的漂亮么,真要愿意屈身于人肯定不止赚这些。重点是,钱给多点,心里好过点,仙桃的秘密他暂时还是不打算与她们分享,交代了两位师兄躲在房间里暗中食用。

  铁妙青知道推辞不掉,尴尬不语,这还是她这辈子头次被人发工钱,以前再不济都是她给人发的。

  某种程度来说,这工钱也给的挺高的,以前的妙青堂一年下来也未必能赚这么多钱。

  一旁的南竹和牧傲铁都不吭声了,发现那叫一个花钱如流水。

  当然,也理解万事开头难的花销多。

  好在这里赚钱也更夸张。

  两人太清楚老十五的抠门了,若不是有这赚钱的底气,怎么可能这样大把的撒钱。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