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九章 变天_半仙
连尚读书 > 半仙 > 第二六九章 变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六九章 变天

  看了看四周,他又低声补充道:“总管,这事可不是一两个下人就能办成的,能下毒,还能躲过府内的监管,不是对府内情况十分了解和能随时掌握的人,根本不可能做到。”

  这个不需要他说,闻魁心里清楚,问:“查出是什么毒了吗?”

  护卫道:“我们搞不懂,得问青莲山那边的见识。”

  正这时,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哭啼啼声,众人看去,只见闻容氏在两名下人的搀扶下踉踉跄跄而来后,跪地扑在了丈夫闻建明的身上,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现场也有州府官员,见状唏嘘摇头,深感今晚的闻氏遭遇了一场浩劫。

  没办法,闻言安是朝廷命官,尽管闻氏这边未必欢迎他们介入,但他们也不可能不闻不问。

  不远处的角落里,邹云亭默默盯着似乎要哭出血泪的闻郭氏,只感觉后背有阵阵寒意冒出。

  他深知这次的幕后黑手就是这女人,没办法,他也被逼着参与了。

  没有他的参与,没有他帮忙调开监管护卫的视线,闻郭氏安排的人难有机会下手。

  当时听闻计划时,他立马拒绝,却立刻遭到了闻郭氏的要挟。

  那一刻,他真的起了杀心,想杀闻郭氏灭口。

  然而闻郭氏却摆出了两件事。

  一是威逼,说我死了,你我的事情立马会有人抖出。

  二是利诱,说可以放闻馨一条活路,说只要她这房当了家主,就能帮闻馨悔婚,也能让闻馨嫁不出去,更能创造机会让闻馨暗中成为他的女人。

  他当时是大吃一惊的,不知这女人为何会知道他喜欢闻馨。

  谁知这女人说,两人欢愉时,他情到深处偶尔会喊闻馨的名字。

  威逼利诱之下,他答应了,有了他这个青莲山坐镇闻氏的长老的亲传弟子协助,许多事情顿时好办多了。

  他本以为这女人毒杀其他人是想扶持自己丈夫上位,谁知竟连自己丈夫都给杀了,竟连女儿、女婿和外孙他们都没有放过。看这情形,若是这女人自己能做闻氏家主的话,怕是要连自己儿子也不放过吧?

  事到如今,他岂能不知,这女人杀自己丈夫和女儿女婿他们,就是为了撇清二房的嫌疑。

  这女人的心狠手辣,简直令人发指,更令他不寒而栗。

  一想到这女人的纠缠,他就有种被毒蛇给缠上了的感觉。

  事已至此,他只希望这女人能说话算话,能帮他得到闻馨,这是他如今悔恨万分中的唯一指望和慰藉。

  “爹!”

  “姐!姐夫!”

  闻郭氏的两个儿子,闻言尚和闻言平也被人搀扶过来了,两人满脸虚弱,脚步更加虚浮无力,见到地上逝去的亲人,顿时悲呼不已。

  不少人都在仔细观察二人反应,起先是隐隐有些怀疑什么的,闻氏出现这种惨况很容易让人往夺产方面联想。然熟知二人秉性的人都知道,这两位不至于有这么精湛的演技,看起来倒像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事实上两兄弟的确什么都不知道,如同旁观者观察的那样,其母知道二人演不像。

  排除让人浮想联翩的猜疑,所有人都从两兄弟身上看出了别的意味,家主的子孙几乎都死光了,就剩这两位了。也就是说,族长的这两个孙子成了闻氏的唯二继承人。

  闻魁紧绷着嘴唇,神情复杂,他是知道继承真相的,知道兄弟二人和继承人身份无缘,但他却不能说。

  他默默观察了一下其他人,看出来了,大家伙看两兄弟的眼神已经是出现了微妙变化。

  趴在丈夫尸体上哭哭啼啼了好一阵后,闻郭氏忽抬头,朝闻魁喊道:“管家,我公公身体如何?”

  闻魁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回道:“族长已经去了。”

  “啊?爹啊……”

  闻郭氏一声悲呼,又哭天喊地的爬了起来,跌跌撞撞而去,两名下人赶紧扶上。

  角落里的邹云亭嘴角抽搐,眼睁睁看到了这女人的精彩表演。

  听到族长爷爷已经死了,抹泪哭泣的闻氏兄弟亦震惊,赶紧摇摇晃晃爬起,也被人扶着去了。

  很快,闻袤遗体前,响起了母子三人的凄惨痛哭。

  “爷爷,你不要吓我们啊!”

  “爹呀,建明走了,您这个家主也这样扔下我们不管了,有人要害我们,我们怕呀!”

  外面云集了一群人,静静看着这哭天喊地的一幕。

  抹泪哭的死去活来的闻郭氏忽目光一顿,以为自己看错了,抬袖抹了把泪,再盯着闻袤的手指细看,只见手指上有长期戴戒指的痕迹,而那枚代表闻氏族长和家主身份的戒指却不见了。

  她突然惊呼一声,“谁偷了爹的东西?”

  此话一出,连悲恸万分的两个儿子也怔住了。

  外面当即进来了几个人看究竟,闻魁和樊无愁也进来了。

  闻郭氏指着闻袤手指上的印痕,回头问:“爹的戒指哪去了?”

  众人狐疑,最后目光都落在了闻魁身上。

  樊无愁也知道那枚戒指的意义,当即问闻魁,“魁子,之前我还看到在闻兄手上,戒指哪去了?”

  闻魁:“我收藏了起来,族长临终前交代,要等到青莲山掌门来了,才能拿出来。”

  在闻馨手上的话他不会说,现在也不敢说,哪怕是面对樊无愁。就像闻袤生前怀疑的,青莲山是否也有人卷入了此事?

  既然是这样,樊无愁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人家说了掌门来了就会交出的。

  然有些做贼心虚的人却是特别敏感,譬如闻郭氏,她首先想的是,为何这个时候要突然将戒指给紧急收藏起来,这肯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然而也实在是想不出原因,就是隐隐感觉哪不对。

  想不通,只好继续哭哭啼啼。

  差不多了,被人劝节哀,被人扶出去时,抹泪的闻郭氏目光突然扫到了人群中的经常和闻馨在一起的宋萍萍,猛然想到了什么,忽回头问道:“馨儿在哪?”

  众人目光四处搜寻一阵后,又齐刷刷集中在了闻魁身上。

  闻魁:“应该是伤心过度,正在玉园休息吧。”

  众人想想也是,也就罢了,继续进行善后事宜。

  他们罢了,不代表心中隐隐不安的闻郭氏能罢了,搀回去的途中就以担心闻馨的安全为由,让人把闻馨接到她身边来照顾。

  结果立刻捅破了闻魁的窗户纸,发现闻馨压根不在玉园。

  闻郭氏立马感觉到不对,立刻让人查找。

  此时的二房号令一出,效果非凡,如此微妙而畅快的变化连闻郭氏自己都感觉到了,一声令下,无人不从。

  主子都死光了,就剩这一家了,大家又不瞎,不听这边的听谁的?

  很快便查出,之前有五辆马车出了闻府,有人看到闻馨的丫鬟小红在其中一辆车上。

  重点是,还查出了这是管家闻魁安排的,有人为了在闻郭氏面前表现,居然连管家闻魁都敢出卖。

  一抬临时的小抬椅,一群人簇拥着,抬着闻郭氏直奔樊无愁落脚处,闻郭氏也不找闻魁,首先找樊无愁讲明情况,要樊无愁给个交代。

  不得已,樊无愁只好让人把闻魁招来。

  把查出的情况一抖,樊无愁质问:“魁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闻魁:“待掌门来了,我自会解释。”

  真相他不会说,安排离去的五辆马车就是为防范有人追查闻馨下落而布下的疑阵,让人以为闻馨离开了,为拖到青莲山掌门驾临争取时间。

  实在是,闻氏的地道虽然隐蔽,但也经不住掘地三尺的去搜查,遂故意晃了晃小红当诱饵,为局势不受他控制时提前做了手准备。现在看来,很明显了,局势确实已经不受他这个管家控制了,否则他的秘密安排不会暴露,放在事发前根本不可能有人敢出卖他。

  樊无愁脸色沉了下来,“魁子,你不觉得你前后矛盾的话很不正常吗?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最好立刻给我个交代!”

  坐在抬椅上,隐隐不安的闻郭氏已经绷不住了,趁机爆发,“樊长老,你还看不出来吗?宴席现场,没有中毒的人都有嫌疑,而他和闻馨就是嫌疑最大的人,现在的种种看来,他和闻馨一定有问题!”

  樊无愁略皱眉,之前闻袤还没咽气时的话他还记得,闻袤说闻馨没有作案的动机。

  人群中的邹云亭闻言大惊,感觉这女人疯了,居然在咬闻馨,然他又不敢站出来指责对方食言。

  闻郭氏忽喊道:“来人,把我们这位大管家押下去好好审一审!”

  现场人手顿面面相觑,不少人小汗一把,对闻氏的二号人物动手吗?

  见无人响应,闻郭氏顿歇斯底里呐喊,“你们还在等什么?”

  二喊后,有些人的态度有所松动了,最终有人把牙一咬,挥手一声吆喝,立刻有数人冲上来,当场将闻魁给别了胳膊押走。

  樊无愁见之不忍,皱眉道:“闻郭氏,你这有点过了?”

  闻郭氏立刻大声反驳,“明明可疑,难道要不闻不问不成,我一家人都快死光了,难道要等到真凶跑掉吗?”

  “……”樊无愁竟也凝噎无语,也确实是闻魁身上有太多的疑点。

  人群中,宋萍萍两手捉着衣角,咬唇不语,眼睁睁看着闻魁被押走。

  哪怕是闻魁的那些心腹手下,此时也只能是眼睁睁看着,没人敢说什么,也不好说什么。

  很快,闻府的私家地牢内,响起了一阵鞭打声。

  绑在架子上的闻魁被打的衣衫褴褛,浑身是血,曾经的闻府二号人物瞬间就被打成了反派。

  鞭打声止住后,拎鞭汉子上前托起了闻魁的小巴,“大管家,这是何必呢,我看你还是招了吧?”

  闻魁气喘吁吁道:“我往日待你不薄,今日方看清你。”

  拎鞭汉子哈哈一笑,“什么叫待我不薄?老家伙,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效忠的是闻氏,又不是效忠你。这天变了,一朝皇帝一朝臣,你翻不了身了,不懂吗?老实交代,大家都自在。”

  闻魁缓缓扭头一旁,不予理会。

  咣!拎鞭汉子突然一记重拳,打出了肋骨咯嘣断裂声。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