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七章 传位_半仙
连尚读书 > 半仙 > 第二六七章 传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六七章 传位

  然还没等他走出庭院,便听碗碟摔碎的“啪嗒”声起。

  闻魁回头一看,只见现场似乎有些乱套,在座的,有人捂住胸口,有人捂住额头,有人身子发软往地上滑。

  亭子里的闻袤突然双手扶住长案,稳住身形不让摇晃,继而抬手摸了下唇须,摸到的湿漉漉一看,竟是鼻孔里淌出的鲜血,他目光迅速冷厉四扫,却发现在场的闻氏子孙们皆有症状,似无一能幸免。

  闻魁大惊,立刻喝道:“来人!”

  护卫人手闪来,见现场亦大惊,闻魁紧急指向烟雾飘来方向,“速将放烟之人拿下!”

  护卫紧急领命而去。

  闻魁又屏住气息紧急带人跑回了闻袤身边,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闻袤,当场将闻袤先行给抬走了救治,至于现场嘴里吐血、鼻孔流血的闻氏子孙则是不管,让护卫们想办法去营救。

  “娘,我肚子好痛。”

  有小孩搂腹倒地。

  有妇人朝赶来的护卫伸手,满口鲜血、满脸苦楚地哀求,“救我…”

  嘴角淌血的闻郭氏亦弓身倒地,痛苦呻吟着,也看到了自己的子女倒下,她剧烈喘息着。

  现场一片惨烈,陆续惊叫赶来的闻氏护卫们震惊,简直无法想象,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代表青莲山坐镇的樊无愁很快赶到,顾不上了什么,可谓从天而降,目睹现场情形,惊呆了……

  城中一座高楼上,凭栏处盯着闻府眺望的崔游忽露兴奋道:“先生,开始了!”

  负手赏月的秦诀哦了声,慢慢走了过来,放眼远远看去,只见闻府内部的火光果然变得明亮了许多,且有好多火光在跑动,应该是出了乱子。

  “也不知是被识破了,还是奏效了。”秦诀略有担忧。

  崔游:“没办法,既要不会被发现,还能必杀,二爷回信也说了,世上不可能有不会被发现的毒物,只要对人体有损害的毒物,就一定存在被检查出来的可能,所以二爷才弄了这种给人吃了不会有任何损害,要被辅药刺激才能催发的毒物。但愿闻府那位能恰好使用到位发挥出作用才好。”

  秦诀:“不管能不能成,我们都要做好被抓的准备。”

  崔游错愕,“没有证据也能抓我们不成?”

  秦诀:“出了这样的事,以闻氏在泞州的底气,抓人还需要证据吗?这么大的事,在泞州可以算是捅破天的大事了,官府哪怕不配合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有可疑者都难逃罗网。你也不用紧张,没有证据不至于轻易杀赤兰阁的人,但被带走问话免不了。”

  崔游唏嘘,“那娘们心有够毒,胆子有够大,竟敢直接与我们合谋此事,这么大的把柄也敢落人手上,简直疯了!”

  事到如今,一些具体的事情经由了他亲自操作,他已经知道了合谋的另一方是谁。

  秦诀哼了声,“她没疯,最多算是狗急跳墙、孤注一掷。这把柄我们知道了又如何,我们敢抖出来吗?在锦国干这种事,理亏大了,到哪都说不过去,赤兰阁也得撇清关系,闻氏和青莲山必倾尽全力追杀我们不放。”

  崔游摇头,“还是觉得她疯了。”

  秦诀转身,“走吧,回客栈等着被抓吧。”

  崔游跟了他去,盯着前面的背影暗暗摇头,其实他觉得他也挺胆大的,竟敢在闻氏的老巢干这种事,已经是胆大到不行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想要的收获值得这边冒任何风险……

  整个闻府鸡飞狗跳,下人皆懵傻在各处,不知怎么回事。

  族长卧榻旁,闻魁快速打开了一个匣子,摸出一枚蜡丸捏破,立见一颗霞光氤氲之物在他掌中,是一颗价值不菲的仙级解毒金丹。

  金丹迅速纳入了闻袤的口中。

  樊无愁亲自坐在了闻袤的身后,双掌运功贴其后背,一是压制其体内的毒性,而是快速炼化金丹药力解毒。

  好一会儿后,闻袤缓过了神来,睁开了双眼,张开血汪汪的口,有气无力地问道:“魁子,现场谁没有中毒?”

  闻魁道:“庭院里的护卫,连同我在内,没有吃席的都没有中毒,初步判断,这毒需要毒引子才能发作,下毒之人应该分了两手…”

  闻袤打断,“魁子,既然敢下手,必然是下了死手,我恐难逃此劫,怕是没时间慢慢了解详情。其他人不管,我只想知道吃席的人当中,谁没有中毒。”

  闻魁默了默,“几乎都中毒了,几乎都在抢救中,唯独…唯独三小姐无恙,老奴暂时已将其控制。”

  闻袤微微摇头,虚弱道:“馨儿没有作案动机,她的心境未经磨砺,做不出这样的事。在闻府内部没有相当的人手力量配合,也不可能得手,馨儿暂时还没有这羽翼和这能力。家大人多,有不安好心的人很正常,只是没想到下手竟如此之狠,连小儿都不肯放过。”

  说到这,那真是一脸的惨笑和悲伤。

  闻魁绷着面颊不语,现场的惨况他看到了,倒了一地的小孩子他也看到了。

  闻袤忽提了提情绪,稍偏头后看,“樊兄,我还能活多久?”

  樊无愁沉声道:“不要多言,不要浪费精力。”

  闻袤极为疲惫的样子道:“事关闻氏千年传承和青莲山的巨大利益,我要知道死期,好为后事做安排呀。”

  樊无愁沉默了一会儿,才生硬道:“你说的没错,出手的人下了死手,这毒很刁钻,来路定非同小可,我也搞不清是什么毒,价值恐怕不会低于你刚才服下的那粒解毒金丹,下手的人也算是不惜血本了…”

  闻袤又打断,“那个留给你们去查,我还有多久?”

  樊无愁脸上终于浮现出些许难过神色,“这枚能解百毒的仙级解毒金丹,解不了此毒,只是暂时压制,也压制不了太久,药效正在被毒效快速消耗,一炷香的时间吧!”

  闻袤微微一笑:“时也命也,那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樊兄,听我安排,向掌门紧急传讯吧!魁子,速带馨儿来。”

  闻魁应声到了门外招呼人来安排。

  樊无愁则轻轻将闻袤放平躺了,之后沉着一张脸快速离去。

  没多久,惊慌失措的闻馨跌跌撞撞而来,扑跪在了榻前,抓着闻袤的胳膊,泪如雨下,“爷爷,你不要吓我,馨儿害怕,馨儿真的好害怕。”

  闻袤躺那微笑,费力地抬手摸着孙女的脑袋,宽慰,“莫怕莫怕,死人的事常有,每个人身边的人都是要走的,早走晚走而已。现在让你经历这么一场,对你来说,未必是坏事,能早点让你进入状态。丫头啊,这样的事,你将来怕是免不了还要再经历。”

  说着将手横到了孙女面前,颤抖着手,“魁子,戒指,摘下来,给她戴上。”

  闻魁立刻上前,托住了颤抖的手,摘下了那枚古老的戒指,然后递给闻馨。

  这可是代表闻氏族长和家主身份的戒指,闻馨纵然是万分悲伤,此时也被搞的有些傻眼了,连连抹泪,有点不明所以,关键是不敢接此物。

  最基本的规矩她还是知道的,这哪是她能戴的东西。

  “丫头,爷爷没有力气了,不要让爷爷说反复的话,戴上吧,看看戴哪根手指上合适,戴给爷爷看看。”

  闻馨眼泪又不争气地冒了出来,再次连连抹泪,之后迅速接了戒指,往纤指上套,结果发现只有套在大拇指上最合适,戴好了亮给满嘴血的爷爷看看,破涕为笑道:“爷爷,好看吗?”

  “好看,我馨儿最好看了。”闻袤夸赞一番,又抬手抓住了她戴戒指的大拇指,问:“馨儿,戴上了这枚戒指,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家主的身份!闻馨脑海里闪过这个答案后,立马又慌了,连忙想摘下来,闻袤似早已料到了,捏住了她的手不放,“戴着吧,本来就是要传给你的,本以为这是你嫁人后的事,谁想啊,人算不如天算。”

  闻馨确实吓到了,想强行掰开爷爷的手又不忍心,头摇的拨浪鼓似的,慌乱道:“爷爷,不行的,真的不行的。”

  闻袤:“爷爷没有糊涂,没有说胡话,你不用慌,也不用怕。丫头,知道我为什么带你去青莲山见掌门吗?我与掌门长谈后,知道掌门为什么要送你灵宠吗?那代表青莲山掌门对你的认可,我与掌门早已谈妥商定,闻氏下一任家主的位置就传给你了。

  你也许认为,你是女儿身,怎么能做闻氏的族长和家主呢?但那又怎样,女儿身又怎样,爷爷我就不能任性一回吗?没办法,谁叫馨儿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女呢,我就是想扶我孙女上位怎么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闻氏后继无人了,一帮男儿都不足以担此重任。你两位伯父,都挑不起这个担子啊,你那些兄长的心性也没有一个能担此任者。

  丫头,不但是我看出来了,青莲山也看出来了,青莲山为了自己的经营利益,想让我们这一房退位让贤,想让我们将闻氏基业交给其他旁支的合适子孙。

  爷爷不甘心呐,膝下子孙看来看去,竟然发现你的心性和才智才是最适合接此重担的人,差缺的只是历练而已。

  爷爷有私心,青莲山也答应了,闻氏下一任家主的位置给你,待你将来传位,再从闻氏子孙中择一合适的后人继承。我想给我的后人再争取一代的机会啊,谁想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

  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做不好,具体的事有人做,魁子还有许许多多的人都会扶持你的,最重要的是有青莲山支持你,闻氏内部没人能撼动你,有足够时间让你去历练、去学习。只是啊,你将来会承受许多的压力,会受很多的委屈的,丫头,不要怨爷爷。”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