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零章 我名叫庾庆_半仙
连尚读书 > 半仙 > 第二六零章 我名叫庾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六零章 我名叫庾庆

  第261章我名叫庾庆

  自己回自己的家天经地义,也不在管家闻魁之前交代的禁忌中,外面当即安排了马车将人送返。

  闻馨急匆匆钻进了车厢并催促车夫尽快返回,另两位随从只能跟随。

  一路上,宋萍萍和小红都在议论阿庆和族长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唯独闻馨一声不吭,半拨开窗帘,人靠在窗边怔怔看着外面的街景,依然是男人打扮。

  车窗外的人来人往,还有耳畔叽叽喳喳的议论,都不能让她眼睛动一下,丢了魂似的。

  回到闻府,马车停在了玉园大门外时,她才被唤醒了过来。

  下了马车,听到马车离去的动静,看到眼前叽叽喳喳的两个女人,闻馨神色间忽有所意动,回头朝车夫喊道:“你再等等,想起有事要办,还要用你的车。”

  “是。”车夫只能紧急勒停马车,三小姐的话不敢不听。

  闻馨快步入内,宋萍萍追上,好奇问道:“还要用车干嘛?你一旦回来了,再出去可是得向府里先报备的,麻烦的很。”

  “你们帮我去。”闻馨回了句。

  宋萍萍愕然,“去干嘛?”

  闻馨没说,直接回了书房,摘下头上的毡帽搁在了一旁,于案前拎笔,小红赶紧帮忙磨墨。

  蘸了墨,闻馨在一张纸上快速写了一些名堂,才递给二人,道:“去帮我买点礼物来,你们两个一起去吧。”

  小红接了纸张看,宋萍萍也凑了脑袋过来,看到上面都是些胭脂水粉之类的妆容用品,二女顿时欢欣不已。

  两人可喜欢这些东西了,奈何闻馨素颜欺人,向来素颜朝天,基本不用那些东西,小红一个丫鬟就更不好用了,搞的宋萍萍想用也不好意思,加之她又喜欢学闻馨。

  如今见到要让二人去买这些个东西,想到要逛这些个铺子二女就已经是兴奋不已了。

  “买给谁的礼物呀?”宋萍萍好奇问。

  闻馨微笑:“不告诉你们,回来你们自然就知道了。小红,多带点钱去,看到什么合适要买的,一并买回来。”

  “嗯嗯。”小红连连点头,直接去了一旁的书架,打开一个抽屉,从里面翻了张银票出来。

  之后两人就兴冲冲地跑了,也不虑闻馨一个人在闻府会不会有事,跑出玉园爬上马车就使唤了车夫快走。

  马车踏踏而去,闻馨也从书房出来了,独自走到了亭子里,慢慢坐下了,静静等待着。

  连女装都没有换回来,生怕会错过什么。

  小半个时辰不到,不出她的预料,庾庆回来了。

  没有走大门,是从族长居住的正院那边回来的,就是这边经常来往那边用餐的那道月门。

  其实先一步出发的族长一行比闻馨她们回来的还要稍微晚一些,因闻馨催促了车夫快速返回。

  在车上,闻袤就把话拐到了搬离玉园的话题上,庾庆也知道暴露了身份再住下去不合适了,会坏了人家闻馨的清誉。

  本是要派人来帮忙收拾的,庾庆不用,也提了要求,尽管万氏那边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可他还是希望在自己离开闻氏前尽量不要张扬他的身份。

  理由也简单,怕来访的人太多,他不愿露面,闻袤表示理解,交代给了闻魁去操持。

  其次也是他个人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无非就是把从杂物院偷偷转移过来的私人物品给带走,东西都藏在轩阁内,自己取就好,不用别人帮忙。

  他也没想到闻馨已经回来了,没想到已经赶在他前面回来了,他还想悄悄离开来着。

  别说他,就连管家闻魁他们也没想到闻馨能提前赶回来。

  他看到了她,坐在亭子里的她也看到了他。

  她盯着一路走进园内的他。

  他与之稍作对视,便偏移了目光,当她不存在一般,没朝亭子去,正常经由一条小径走向了轩阁。

  没有像往常一样,往常家丁见了小姐自然是要去行礼拜见的。

  这次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无视的刹那,犹如素不相识的刹那,闻馨一口气噎住,双手无处可落,纤指摸到衣角突然揪紧了,想主动过去,但她的家教和矜持又不允许她这样做,顿感无比煎熬,眼睁睁看着庾庆进了轩阁。

  进了房间的庾庆把门一关,背靠着房门,怔怔失神了好一阵,最终双手捂面用力来回狠搓了把脸,让自己脸上涌起了微笑,这样自己似乎也开心了不少。

  他又走到桌前,看着依然静静趴在桌角的大头,还一动不动,肚子已经消瘪恢复了正常。

  他伸手拿起捏了捏大头的肚子,大头立刻四肢动弹挣扎了一下。

  确认还活着就行,只是这个鬼样子也不好藏在袖子里。

  东张西望,看到一旁的小茶壶,立刻拿来,揭开盖子,将大头扔了进去,盖子一盖,还有壶嘴可通气,扔进包裹里也不怕憋死大头。

  回头又撬开了房间的一块木条地板,拿出了里面的剑和包裹。

  剑重新挂回了腰上,包裹打开,拿出了里面的银票和散碎银钱塞进了衣服里面,如今也不怕被人发现自己有不匹配家丁的钱财。一些行走江湖必备的药物也随身放置了,然后抓了装有大头的茶壶摇了摇,扔进了包裹里一起打了包。

  背好包裹,走到门口,手落在了门把手上却迟迟不敢开门,因为他知道闻馨就在外面看着。

  这一刻,他突然感觉好难。

  对方只是个弱女子,他不知道自己杀人越货的勇气去了哪,连人贩子都敢做的自己,怎会连面对一个弱女子的勇气都没。

  他忽抓住自己腰间肉,狠狠用力拧了一把,才让自己稍分神,才一把拉开了门,才让自己面无表情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走了出去。

  他走了出来,亭子里的闻馨一见他准备好了离开的装扮,犹豫不定的她突然就鼓起了全部的勇气站了起来,快步出了亭子,快步走向那条小径的必经之路。

  百年难得一见的四科满分会元,名满天下的探花郎,一个随便写幅字就能价值百万的天下第一才子,不惜隐没在她身边当下人,表白被她拒了后,又默默为她给闻氏挡住了殷吉真,她内心是一直澎湃着感动的。

  如此天之骄子,本该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却为她放弃了所有骄傲和尊严,此时此刻她知道若是不给他一个交代,或是不给自己一个交代,自己这辈子怕是都无法走出来。

  庾庆自然看到了她的动作,不知对方要干什么,想到要话别,心头黯然,继续闷声前行。

  然该面对的事情终究还是面对上了,闻馨拦在了前路,等着他。

  而他也终于站在了她的跟前,周围是花团锦簇,两人四目相对。

  “要走了?”

  闻馨主动开了口,只是说话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她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嗯。”庾庆挤出牵强笑意,“走了,感谢三小姐这段时期的关照。”

  闻馨却直勾勾盯着他问:“你究竟是谁?”

  庾庆的牵强笑意中泛起些许苦涩意味,最终鼓起勇气道:“我名叫庾庆!”

  闻馨绷紧了嘴唇,低了头,最终幽幽一声,“跟我来。”

  转身而去。

  庾庆略怔,不知干什么,但还是跟了她走,一直走到书房门口,见闻馨推门进去了,他愣在了门外,跟进去的话于理不合。

  谁知闻馨回头看了眼,发出略带颤抖的低低声音,“没事,进来吧。”

  庾庆顿时心旌荡漾,迈步进去了,踏入书房的刹那,忽感觉自己心跳如擂鼓,允许他跟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再看对方的神态,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入内后,他环顾打量了一下书房的环境。

  闻馨于书架上拿了一只金属圆筒,打开了,倒出了里面的两幅字,一张张铺开在案上,用镇纸压好了,才抬起似水明眸道:“过来看看。”

  庾庆一副规规矩矩如牵线木偶的样子,走了过去,往两幅字上一瞅,顿时愣住,感觉眼熟,好像是自己的字,因他自己的字已经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风格。

  闻馨指着左边一幅道:“这是五哥从市面上重金买来的探花郎阿士衡的墨宝。”

  庾庆已在那上面打量,目光落在了“外面三只傻鸟”的字样上,这六个字终于帮他想起来了,这应该是自己在玲珑观练字时写的草稿,怎会流落到了市面上被人贩卖?

  此令他内心惊疑不已,知道他真实身份,还能从玲珑观拿出他草稿纸的人,他立马有了两个怀疑对象,不是阿士衡就是小师叔,除了这两人应该不会有别人。

  两人把自己的字抛出去应该是为了掩人耳目,继续掩盖他的身份。

  就在他满心狐疑时,闻馨又指向了右边那幅,脸上神情中略浮现一抹羞涩,“这是在杂物间,在你的卧室里无意中发现的你练字的草稿,发现与五哥买的字相似,我就拿了一幅来,与左边这幅反复对比过后发现,两幅字完全一模一样。我希望你能亲口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感谢“午柏”的八万五捧场!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