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八章 扫兴之人_半仙
连尚读书 > 半仙 > 第二四八章 扫兴之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四八章 扫兴之人

  公子如玉,可能说的就是这种人吧,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有那味道的。

  突然出现这么个年轻男子,还是管家闻魁亲自陪同,重点是带到了三小姐居住的玉园。

  未出阁女子的居所,哪是随便什么男人都能进的地方,闻魁不会不懂规矩。

  庾庆不用多想也猜到了来者是谁,除了那个宇文公子不会有别人,看来这次是真要和闻馨见面不可了。

  更让他不爽的是,这个什么宇文公子长的确实不比他差,感觉也确实比他这个乡下小子有风度的多,鬼知道闻馨见了会是个什么感觉。

  庾庆心里嘀咕骂,还没迎娶,就急于相见,臭不要脸的!

  他才不想主动跑到宇文渊跟前点头哈腰,因为对方不配!

  所以哪怕是管家闻魁亲自陪同,他也装作没看见,装作注意力在棋盘上,也不提醒背对的小红。

  小红对此一无所知,她下棋还做不到庾庆那样可以随意分心……

  宇文渊其实也不知道这里就是闻馨居住的玉园,毕竟没有从正门进来,是从小门逛进来的,没看到字号。

  小门也是为了方便闻馨这边去正院吃饭少走弯路后来开辟的一个月门。

  而闻魁也没有告诉宇文渊是来闻馨住的地方。

  这也是闻袤老爷子的意思,既然孙女害羞,不愿来见,那就安排宇文渊逛一逛玉园,能遇上最好,遇不上想必也能让孙女偷偷看到。

  回头再反向安排一次,让闻馨游逛时被宇文渊给无意中看到。

  闻袤对自己孙女的才貌还是有信心的。

  当然,也是为了一对年轻人能安心,这婚事后推个两三年实在是让人不好说,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数。

  闻袤陪贵客走着聊着,两人自然而然也就看到了亭子里对弈的情形。

  一看是两个下人,这大白天的居然有闲情雅致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弈,着实罕见,至少宇文渊是没见过的。

  “窥一斑而见全豹,连下人都有此雅致,可见闻氏之和谐,千年世家果然是名不虚传。”

  宇文烟由衷而叹,能这样放纵下人的人家确实少见,至少他家的下人白天就算不干活,也不敢公然这样干。

  闻魁笑而不语,不解释,夸赞的话可以接受。

  当然,他也清楚,玉园这边情况特殊,闻府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如此。

  忽见这一幕,宇文渊倒是觉得颇为有趣,反正也是闲逛,不知不觉就朝对弈的亭子走了去。

  闻魁略怔,也没说什么,继续陪同,只是悄悄往闻馨居住的那栋房子瞟了两眼,不知闻馨能不能看到。

  庾庆眼角余光已经看到了两人在走近,心里嘀咕,跑过来干嘛?

  他不想以下人的身份对宇文烟行礼,若是真过来了,他就没得选择,除非不想在闻氏干了。

  很快,宇文渊和闻魁进入了亭内,倒也有风度,轻声而到,不打扰二人下棋。

  庾庆继续装不知道,装下棋入神,希望这两位也就随便看看,然后就离开。

  他想装,但是小红不配合,小红突然发现棋盘上多了人影,忽抬头看去,见到闻魁,一惊,赶紧起身行礼道:“总管。”

  尽管是闻馨身边人,她在闻魁跟前却不敢无礼。

  还是那句话,闻魁虽也是下人,却是闻氏真正的二号人物。

  至于边上的年轻人,小红不认识,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不过也很快反应了过来,大概猜到了是谁,目光不断偷偷打量,需知这可能就是她将来的男主人。

  庾庆没了办法,只好也站了起来,诚惶诚恐的样子行礼,“总管。”

  事已至此,闻魁介绍了一下,“这位是宇文渊宇文公子。”

  “宇文公子。”小红和庾庆又赶紧一起拜见。

  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小红一张脸已是兴奋泛红,发现宇文公子长的真好看,不时偷瞄房间,不知道小姐看到没有。

  宇文渊摆手,“不必多礼。是我打扰了你们,不用管我,你们下你们的,我保证观棋不语。”

  哪敢无视他们再下下去,小红欠身,第一个后退着转身离去。

  见她走了,宇文渊对庾庆无奈摊手,“看来我是个扫兴之人。”

  庾庆心里嘀咕,知道就好。

  闻魁:“公子言重了,公子能看他们下棋,是他们的荣幸。公子,要不,坐下歇歇脚?”他自然知道小红是向闻馨通报去了,想看看闻馨会不会出面来见。

  目光盯着棋局审视的宇文渊嘴上回了句,“不累。”之后又伸手从棋瓮里抓了枚白子,慢慢纳入棋盘,接小红的手,帮小红补了一子,然后挥手示意庾庆,“来,继续。”

  庾庆和闻魁双双愣住,旋即又双双体会到了是什么意思,能跟这么个下人下棋,自然平易近人,没什么架子。

  庾庆一边眉头略挑,发现还真有送上门找刺激的。

  他就不信自己下棋也下不赢对方,虽然他并没有跟很多人下过棋,但那是他曾经修炼观字诀练习推演能力的基本功,若连下棋也不如人家,那他也算是认了,承认自己是废物,活该闻馨嫁给人家。

  罢了,闻魁刚好希望给闻馨和宇文渊创造机会,遂也示意道:“阿庆,既然宇文公子不吝赐教,你就打起精神来接招吧,长长见识也好。”

  庾庆的反应其实是快的,顺口就是丑话说在前头,也有意激将,“总管,真让小的打起精神来下?”

  那语气很明显,还有那瞥向宇文渊的眼神,摆明了在说,不会搞的宇文公子难堪吧?

  闻魁闻听此言,心里莫名一顿,想起来了,这人不是普通的下人,真正的身份还不知道是什么人,棋力恐怕不是一般的下人能比的,这要是以一个下人的身份把宇文渊给赢了…连闻府的下人都不如,那就有点尴尬了。

  然话已经说出口,不禁犹豫用词,想怎么把话给圆过去。

  宇文渊本是平易近人、聊表歉意之举,现在突然发现变味了,听了闻魁前面的话,还想客气说互相赐教之类的,结果庾庆随后的话就把他搞愣住了,如今再看闻魁的反应,顿时无语,几个意思?闻管家不会真认为自己下棋还不如闻府的一个家丁吧?

  如果一点深浅都不知道,也就罢了,可他又不瞎,没下完的棋局摆在这,就摆在他眼前,就这水准,闻管家居然还犹豫,是在搞笑,还是在看不起自己?

  他当即乐了,有点被逗乐了的感觉,他自己也不知是不是被气乐了,对庾庆笑道:“自然是要打起精神来下,难道看不起我,要故意让我赢不成?”

  闻魁欲言又止,最终也不吭声了,已经不好再说什么了,再说就是看不起宇文公子了,怕是要让宇文公子误会。

  庾庆见成功封了他的嘴,当即点头应战,拱手请,“公子请坐。”

  本想随手落子玩玩的宇文渊坐下了,也伸手让他坐,“轮到你了。”

  庾庆目光往棋盘上一扫,捻一黑子不带多想的顺手就落下去了,痛快,利索。

  之后才慢慢坐下了,伸手又抓一把棋子在手备战,那气势,就差双手撸起袖子开干了,心里也发了狠,老子今天若是不能让这小白脸给闻馨烙下一个不好的第一印象,掌门的位置退位让贤!

  这家丁落子的干脆利落,面带微笑的宇文渊感受到了,多看了两眼,之后目光回到棋盘,斟酌着落子。

  闻魁也打起了精神在旁观看……

  小红直冲书房,敲了敲门听到允许后立刻推门而入,只见小姐坐在书案后一笔一划地写字。

  小红赶紧跑回门口又关了门,这才跑到书案旁,兴奋提醒道:“小姐,来了,宇文公子来了,管家陪着,就在外面亭子里呢。”

  闻馨持笔的手略抖了一下,明显有些紧张,“嗯”了声,继续写字。

  小红愕然道:“不去见见吗?”

  闻馨反问:“他可有说是来访于我?”

  小红思索着说道:“倒没说,看起来是管家陪着闲逛,但不需要说啊,不就是那意思吗?”

  闻馨又摇头:“既然没说是来访,男未婚,女未嫁,与礼不合。”

  宇文家是文坛名家,听说是重礼数的,她可不想自己让人给看轻了。

  小红不解:“人都来了,哪怕是个客人,主人也该露面接待吧?”

  闻馨:“魁爷爷不正在尽地主之谊吗?”

  小红叹气,只好作罢,旋即又笑嘻嘻,“小姐,宇文公子长的还不错呢,你看了没有?”

  闻馨摇头。

  刚才不知道宇文渊来了,现在倒是知道了,其实也想看看,但小红又在身边,她也不好意思去偷看。

  小红立马催促:“那你去看看呀。”

  闻馨紧张且脸红,还在摇头。

  无法勉强,小红无奈,“我先去给他们上茶。”转身快步而去,走到门口一开门,见到亭子里的情形,一愣,旋即又快步回来,“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闻馨停步抬头,“怎么了?”

  小红:“阿庆没点尊卑的,居然在亭子里和宇文公子对弈。”

  闻馨略怔,那两位怎么会坐一起下棋去了?

  “阿庆那臭棋篓子,连我都下不赢,还敢在宇文公子面前献丑,这不是丢我们玉园的人嘛,真是气死我了。”小红气得跺脚,确实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