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七章 偶遇_半仙
连尚读书 > 半仙 > 第一七七章 偶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七七章 偶遇

  第178章偶遇

  要赶远路,为了能赶上吉时,牧府准备的嫁妆半夜就装车出发了。

  没有等新娘一起出发,新娘可以晚出发,见元山会派人来迎亲,为免新娘长途颠簸,会以飞行的方式来接。

  按理说,在人间是不许大型飞禽以那种方式来接送人的,因为对人间势力来说,会影响对人间的管控,加之能承载重物飞行的大多是妖修。

  既然不好控制,人间就想立规矩,将这种在自己区域内飞行的力量管控在自己手上,然而妖界又不答应,怎么可能全面由人间控制。

  谈崩了后,那就麻烦了,人间和妖界在大陆上的势力范围是犬牙交错状,你不让我载客飞到你那边,我也不让你载客飞到我这边,飞行不能走直线就没了太大意义。

  因而载人飞行在人间少见,基本上都是在大陆之外的地域。

  不过这次显然是个例外,峦州这边的人间掌权者和妖界那边的互相沟通好了,事先达成了谅解。

  也只能是接人,嫁妆不好空运,牧府不是一般人家,嫁妆实在是太多了,需要很多能载重物的大型飞禽才行……

  天刚亮,庾庆便爬起跑到了落脚的宅院外面,坐在了一处花坛上,背靠花花草草,手放在后面窸窸窣窣,放了“大头”出来,又悄悄喂了一把灵米。

  他纯粹是被“大头”给闹起来的。

  昨天出发前,他怕“大头”途中忍耐不住,就已经给管饱了一次。

  按理说饱一顿起码能管两天的,谁想啊,才过了一宿,“大头”就忍不住了,就使劲的在他衣服里面爬呀爬的,往他衣服里面藏灵米的地方爬。

  那些灵米其实也是给“大头”准备的,出门不好带骨头,加之知道这虫子随时可能卖出高价来,给予“大头”的待遇确实好了很多,直接给备了灵米。

  不过假冒的是普通苦力,不好让人看到身上有灵米,他就把灵米缝在了衣服里面,需要的时候就扯开衣缝倒些出来。

  不曾想,估计是“大头”闻到了气味,发现了灵米近在咫尺,一宿之后就忍不住了,在使劲往那拱。

  这虫子又没办法讲道理,看在人家身价不菲的份上,忍了。

  算了,只好天一亮就跑了出来伺候。

  不跑出来也不行,“大头”吃东西的声音很爽脆,嘎嘣嘎嘣的,容易被人听到,只能跑出来躲着点。

  此时的“大头”已经在他屁股后面的花坛里嘎嘣嘎嘣吃了起来,而他也只能是东张西望的竖起耳朵帮忙放风。

  当然,他也不太紧张,毕竟能认识火蟋蟀的人少有。

  到处望了望,昨晚没看清的见元山,现在算是看清了。

  确实是个灵山秀水之地,四周层峦叠嶂,飞瀑清泉,氤氲中雕梁画栋的飞檐,苍翠掩映下的亭台楼阁美轮美奂,清新空气沁人肺腑,确有仙境的感觉。

  把人间的居家匠心营造搬到了这深山中,感觉这帮妖怪比人还会享受。

  不过他的目光还是被远处薄雾中的一座大山给吸引了,一座立柱形的黑色大山,山壁似乎因为太过陡峭没长什么植物,倒是山顶上覆盖了一层,犹如戴了绿帽子。

  根据从望楼拿到的资料,那座山的山下应该就是古墓的所在。

  距离略作估算,离这里大概十五里左右的样子。

  就在他想入非非走神之际,忽隐隐有脚步声传来,偏头看去,只见一熟人慢悠悠沿着山腰石阶小路走来,不是别人,正是鉴元斋的崔游。

  庾庆立马当做没看见,伸手身后,一把将后面大口嘎嘣的“大头”给抓到了掌心,握在了拳头里面。

  “大头”给谁看到都行,唯独不能给鉴元斋的人看到。

  他也起身,负手身后,佯装踱步而归,想装作没看到人家,就要回院里去。

  崔游本就是冲他来的,当即喊了声,“朋友,看着面熟呀,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昨晚上他就盯上了庾庆,就知道了庾庆在哪落脚,奈何不好碰面,等到现在才有机会,哪能轻易错过,自然要偶遇。

  庾庆回头一看,装作才发现的样子,微笑了起来,走了过去,与之客套寒暄起来。

  双双走到山缘边后,见附近无人靠近,崔游才假装意外道:“探花郎,你怎么也来了这里?”

  庾庆没想到对方能因为他身上的望楼情报而盯梢见元山的情况,回道:“刚加入了‘碧海船行’,蒙船行执事器重,在船行内担任了一定的要职,恰好人家要来贺喜,喊我一起来见识一下,我就来了。‘碧海船行’知道吧?天下最大的船行,以后鉴元斋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我会关照的。”

  崔游心中冷哼,之前他和秦诀还只是怀疑这厮会来见元山,亲眼看到后,无异于坐实了一些猜测,哪里还会信庾庆仅仅是来贺喜,淡然道:“原来如此,还以为你是以鉴元斋身份过来贺喜的,原来又成了‘碧海船行’的人。行,都是自己人,有事不会客气,一定找你。”

  一听鉴元斋的身份,庾庆心里就骂开了,他倒是想以鉴元斋的身份来贺喜,奈何被人抢了几百万,手头上不宽裕,这是普通人家随便一点贺礼就能打发的地方吗?而且还是州牧嫁女,看看别人贺礼都是怎么给的。

  贺礼给少了,被人笑都是其次的,被人怀疑上了跑来的目的才是真麻烦。

  有几百万的底气,他肯定随便砸,他还不知道有钱好办事吗?

  奈何手上的那些钱是打算用好久的,得省着花,总不能没了又跑回幽角埠去找铁妙青借吧?何况等他再去幽角埠十有八九妙青堂已经没了,铁妙青估计也不知道去了哪,落到秦诀手上给秦诀生孩子去了都说不定。

  他也是舍不得花钱才去投奔了碧海船行,烈日下暴晒成这样他也不愿意。

  当然,现在说这个没意义,几百万银子的仇,他岂能忘,找到机会他肯定算这笔账,表面上还要装作对方没抢过自己的样子,问:“你们怎么也跑来了?”

  崔游:“你以为幽角埠做买卖,是坐那干等的不成?经常要出来寻找商路的,做八方买卖,交八方朋友是常事。”

  庾庆哦了声,这个他倒是信的。

  掌心里的“大头”似乎不习惯被那样握着,在他掌心里挣扎翻腾,然而庾庆就是不让它露面。

  “对了,正要为这事提醒你。我和大掌柜这次来是先来摸情况的,没有用幽角埠的身份,你回头不要说漏了嘴。”崔游嘴上提醒,心里也是嘀嘀咕咕。

  他们以为庾庆搞了鉴元斋的身份,来了见元山,肯定会以鉴元斋的身份来贺喜,怕这边再搞出个鉴元斋的身份来贺喜不合适,同一家人分两波来贺喜算怎么回事?任谁都要怀疑。

  怕引来不便,怕会搞出节外生枝的事,所以身为鉴元斋的主人反而没敢用鉴元斋的身份,临时用了个别的身份。

  没想到的是,庾庆找他们搞了鉴元斋的身份,跑来这里居然没用,早知如此他们就不用造假了。

  “都是自己人,放心,不会说漏嘴。”庾庆满口答应下,旋即又好奇问道:“那你们用了什么身份闯进来的?”

  崔游:“这个简单,就说准备在峦州境内做金店买卖,人家一听就懂,是来抱两边大腿的。”

  庾庆哦了声。

  两人没有多聊,也不好多聊,装作初识的样子,随便交谈了一会儿就分开了。

  庾庆也不急着回院子里了,又坐回了花坛边,洒在花泥里的灵米还在,他又放了“大头”去吃……

  一栋小楼外,秦诀踱步徘徊,他们人不多,礼不够重,加之身份不够份量,没有分好宅院给他们,就一栋小楼给他们凑合。

  见到崔游回来,他立刻走到了边上的亭子里等候,待人入内,立刻问道:“情况如何?”

  崔游当即把交流的情况告知了。

  听完后,秦诀疑惑,“那厮怎么又混‘碧海船行’去了,这船行的实力不小,我听老二他们说过,这船行背后的靠山其实就是殷国,锦国的探花郎又跟殷国搅一块去了,以他的身份不可能是偶遇。他居然还在船行肩负了要职?这家伙倒是让人越来越摸不清深浅了。”

  崔游:“总之他说什么仅仅是跟船行来贺喜的鬼话不可信,他既然出现在了这里,您的猜测应该就没错,肯定是有所图谋的。”

  秦诀在亭子里转身,看向了远处那座戴着绿帽子的大山,“真是冲那地方来的不成?盯紧他。”

  “放心,已经让他们两个去盯了。”崔游给了交代,但还是有些担忧,“大掌柜,照您话说的,碧海船行后面是殷国,阿士衡跟船行那些人搅在了一块,局势似乎变得复杂了,我们显得有些势单力薄,真的还要继续卷入这事吗?”

  之前他们的判断是,凭庾庆三人都能蹚的事,他们自然是更没问题,没想到庾庆一转眼跟一伙大势力成伙了。

  秦诀也有些进退维谷了,“现在通知老二他们也来不及了,先盯着看看情况再说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