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章 自然_半仙
连尚读书 > 半仙 > 第一四八章 自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四八章 自然

  城墙上迎煌煌朝阳的众志之意,很快又被现实所拉扯。

  城内突然出现了打闹动静,将自己把自己给感动了的詹沐春和士子们拉回了现实。

  众人迅速到城墙另一边,于墙垛前向下张望,只见有店家和难民起了冲突。

  “之前才十文钱一个,转眼涨成了三十文一个……”

  “我自己的东西,我想卖多少就卖多少,你们爱买不买……”

  大概的意思一听就懂,卖家的东西突然暴涨了几倍的价,有难民气不过与之发生了口角,要不是有一群人拉着,怕是已经动手了。

  詹沐春皱了眉头,转念间便知这是必然要发生的事情,城里突然多出了三万多人,还人人手里都有钱,物价抬升是必然的,然这种猛然暴涨几倍的方式不可取。

  人家士衡兄散尽钱财把人给救进了城,若不能让灾民扛到灾后,那就是他们这些官员的责任了。

  思虑再三,他突然摸出了那三百两银票,交给了一名士子,交代道:“帮我交给城门守将,让他有机会尽量多救几个灾民进来。”

  之前捐钱他还有所顾虑,现在有了阿士衡带头,他也有了说辞,遂再次捐出。

  众士子面面相觑。

  詹沐春已经快速跑下了城楼,又一路跑远了。

  这次,他一股劲直接跑到了太守府,直接越级找到了太守,求太守想办法为城里的灾民,还有城里的百姓,稳定最基本生活物资的市价。

  “状元郎,你还没明白吗?四大家族之所以愿意把有钱的灾民给放进来,就是准备赚他们钱的。说穿了,涨价的背后就是四大家族的物资供应提价了,下面的商贩不涨价怎么办?”

  “大人,可告知四大家族,一旦灾民手上的五两银子扛不到灾后,必有人鼓动灾民盯上他们的粮仓,到时候数万人暴动,所酿后果,朝廷追究起来,我们脱不了责任,他们也别想好过,让他们务必控制涨幅,起码要让人活下去!

  大人,我等身为朝廷命官,如此关头,万民生死系于一身,岂能尽由这些奸商拿捏?大可喝斥警告,我等一颗脑袋大不了陪他们全家一起给朝廷砍了,我们倒要看看谁怕谁!

  他们若还敢恐吓,卑职站出去挡之,让他们先恐吓我这个陛下钦点的状元好了!

  大人,陛下正为灾情头疼,我等站在了灾民这边就是站在了陛下这边,就是站在了朝廷这边,试问区区商贾,有何可惧?大可大声喝斥,只要我等不怕,奸商必惶恐臣服,此乃天威,可善御之!”

  探花郎突然变得如此刚烈,太守有点惊着了,看着眼前这位毅然决然的眼神,与之对视了许久,忽拍案而起,“好!招呼上其他人,我们一起去找他们!”

  匆匆准备了几人,一行快速出了府衙。

  再见街头来来往往的灾民,马车内的太守放下了车窗帘子,感慨而叹,“也不知那位城外散财者是何人。”

  陪坐的詹沐春沉声道:“是阿士衡!”

  “阿士衡?哪个阿士衡?”太守错愕,疑问,“和你本届同科的那个?”

  詹沐春点头,“正是!”

  “嘶…”太守吸着气,一拳慢慢敲打着另一手的掌心,瞅着詹沐春琢磨,大概明白了这位状元郎的变化何来。

  途中,太守又得禀报,城外的数百灾民又进城了。

  详问才知,一群士子开始自发出钱,守在了城门外发钱,助灾民进城。

  将来的后话便是至少上宛城的城墙下再无灾民身影,多活了很多性命……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就是孤身晃晃荡荡在水涝之地的庾庆真实写照。

  他一个人如同疯了一般,不时在水里蹦蹦跳跳,不时捶胸顿足,又不时嚷天喊地,空旷天地没任何响应。

  中间不知多少次失足掉落在了深水坑里,每回又都自己爬了起来。

  关在罐子里的‘大头’好像有点受不了了,不知把头撞响了多少回,才终于换了庾庆开恩,打开了盖子放了它自由。

  然而也没地方好去,到处是水涝,连个合适的落脚地方都难找,‘大头’只好落在了庾庆的马尾辫上。

  庾庆的衣服是湿的,‘大头’其实不太喜欢水。

  直到前方出现了一座地形起伏不定的山头时,一直念想着那失去的十六万两银子的庾庆才突然停步,怔神看着眼前的山头,愣着嘴。

  那山头画面让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想起了连本带利赚回那十六万的办法!

  忽又一声惊叫,“糟了!”

  继而疯了似的,哗啦啦跑的浑浊水花四溅,他一口气冲向了一座小山头。

  脱离了水涝,跑到了山上,他在身上衣服里面一阵猛掏。

  掏出了文若未给的那幅字画。

  结果不用怀疑,在他失心疯般的时候,藏宝图被他的屡次入水给泡了。

  “完蛋了,完蛋了……”

  再次心疼到想捅自己一万刀,赶紧检查。

  检查后又松了口气,发现还好,好在不是纸张画的,就是被水泡过的笔墨边缘好像有点长毛的感觉,笔迹好像也淡了些。

  “呼~”

  用嘴对着字画一顿猛吹,后找了棵树,他把字画挂到了树枝上去晾。

  看了看无人的四周,反正没人看到,他又把自己给脱了个精光。

  没办法,人稍微清醒后,发现穿着湿漉漉的衣服确实不太好受,不如都脱下来拧干水晾晾、晒晒。

  他以纯天然的姿态在山头上到处晃悠。

  四周看不到其他人影的地方,‘大头’也放心了,彻底享受自由的气息在山头到处乱飞,这里停一下,那里落一下。

  一人一虫,如守孤岛一般。

  山头上看不到一点绿,连只老鼠都看不到,从山上到处挖的坑洞就能看出,别说地上的,哪怕是地下的,看起来能吃的都给吃了。

  溜达了一阵,把沾满了泥水的头发也收拾了一下,庾庆这才重新上手藏宝图,再次仔细研究。

  以他目前的条件,赚回那十六万的办法,眼前来看,也就只能指望这张藏宝图了。

  这成了他唯一的指望。

  损失那么大,再让他去为了几百两、上千两折腾,猴年马月才能回本,已经没了兴趣。

  胃口大了,想一口吞回来,否则难消心头之痛。

  只要找到了仙人遗留的洞天福地,十六万自然就一把扫回来了。

  然而捧着那幅字画看来看去,看的人都快吐血,还是没能看出任何头绪。

  “这什么狗屁藏宝图,路线没有,什么指示都没有,地名也不见,算哪门子的地图,我要它有何用…”

  恼怒之下的庾庆两手抓了藏宝图就要直接给撕了。

  他一直怀疑是不是这复制的画没用,藏宝图的真正秘密可能不在字画中,而是在画纸中。

  然而两手一拽,又舍不得,心里又有理由劝自己息怒,自己看不懂不代表宝图没用,只可能是自己见识浅薄,留待将来说不定哪天就看懂了呢?

  也许眼前还只能是先赚点小钱先混个生活。

  放弃后,人熬到现在,也确实感觉累了,想盘膝打坐调息,然而心疼不止,杂念太多,根本无法静心打坐。

  算了,他干脆爬到了光溜溜的大树上,躺在了大树杈上睡觉,藏宝图就搭在了自己的肚子上继续晾着,也算是随身守护着。

  不一会儿就真的睡着了,身心俱疲了。

  睡梦中还浑浑噩噩地偶尔摸一下肚子上的藏宝图还在不在。

  一直睡到正午,睡到大太阳当空,整个人又硬生生被烈日给晒醒了。

  没办法,这里也找不到遮阳的地方。

  一睁眼,便是那刺眼的阳光,他下意识拿起藏宝图遮挡阳光。

  有了一片遮挡,他才再次睡眼惺忪地睁开了双眼,目光无意识扫过上方的宝图,偏头去查看晾晒的衣物时,忽一怔,有一道闪念在脑海。

  略默,眼睛眨了眨,手上放下的藏宝图又抬了起来,又举到了上方挡住阳光,他脑袋也偏了回去再看那藏宝图。

  很快,他找到了那个闪念的由来。

  字画在他手中无意识的叠在了一块,此时透过阳光,出现了山水图案和那篇赞美山水的赋文字迹的重叠。

  重叠是其次的,重要的是,他无意中发现,画中那一座座山的山巅,有的山巅被笔墨染的没什么空白,有些则因描绘云团导致山巅有所空白。

  这空白和文字重叠在一起,就出现了他刚才的无意中所见,透过光就看到了山巅空白所圈出来的某个单独文字。

  感觉自己有了重大发现,精神猛然一震的庾庆立刻翻身跳下了树,字画对折举着,对着阳光比照。

  随后发现还是躺在树上对比更方便,他又光着屁股爬回了大树杈上躺着,对着太阳慢慢搓动着对折的字画,用山巅空白去套那篇赋文里面的字。

  套出的一连串文字,来回都读不通的,那就肯定不是什么。

  他一点点去套,哪怕晒着大太阳也极有耐心,最多脚指头挠挠腿上的痒痒。

  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比对出了一路上下起伏不定的字句,起码能读得通顺的字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