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如何处置?_风水相师
连尚读书 > 风水相师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如何处置?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三十一章 如何处置?

  狂暴的冥海汹涌,这绝对是我见过的冥海最狂暴的一面,即使是当初冥海攻击酆都城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规模。

  除了更加的狂暴之外,冥海浪潮之上也没有摆渡人等的身影出现,毁灭的气息更加的浓郁了。

  仅仅几息的时间,酆都城就被狂暴的冥海淹没了一小半了!

  隐隐间,我看到了那巨大浪潮中的一道身影,虽然有数丈大小,但是在那巨大的浪潮中很不显眼。

  那道模糊的身影冷冷的注视着我,虽然看不清他的相貌,但是我敢肯定他就是冥海老祖。

  栾狂和栾木守在我的身边,面对汹涌而来的冥海之水,他们正准备出手的时候,却发现汹涌而来的冥海之水竟然直接从我们的身边分开划过,朝我们身后奔涌过去了。

  栾狂和栾木警惕的看着前方,汹涌黑色海水中,那身高数丈的身影迈步走出,来到了我们的面前。

  普通老人的相貌,眼神却极其凌厉,俯视着我,沉声说道:“本座以前算计过你,不过你也吞了本座最强的一道分身,咱们的账两清了,如何?”

  冥河老祖的话,让我眉头一挑。

  “如果我不同意呢?”我冷声回应道。

  冥河老祖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悦之色,仍旧沉声说道:“阳间、阴间、阴阳界、妖族大地皆已经沦陷了,阴间内乱是主因,这件事你最好别插手了……”

  “莫氏主城那边答应了不会让你再回到这里来,虽然不知道为何他们会食言,但是还是要奉劝你一句,这边的事情不是你能够插手的,离开吧,莫要逼本座对你动手,到那时对咱们谁都不利!”

  我眉头微皱,沉声说道:“不老童曾经跟我说过,你们想做的是维护阴间的秩序,地府那边才是破坏秩序的一方,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不老童所说的那样!阴间的纷争,为何偏偏要牵连阳间等地?”

  冥海老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淡声说道:“不破不立!”

  我摇头说道:“不懂,说明白点!”

  “了解的越少越好,至少不会想太多!”

  冥河老祖幽幽说道:“地藏他们就是因为想得太多,所以如今的阴间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这是把责任都推到了他们身上啊!”我冷嘲说道。

  “事到如今,对错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谁的责任都无所谓了!”

  冥海老祖说道:“理念不同,利益不同,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他们一直在谋算着城隍阴司那边,他们根本不知道那些家伙的可怕。为了不受到他们的拖累,本座只能这么做,就算以后麻烦找上门来,也不会找到本座的身上……”

  闻言,我瞳眸微微一缩,说道:“你很惧怕城隍阴司那边?”

  冥海老祖沉吟一会,淡声说道:“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们的可怕!”

  他的话,让我感到很疑惑,还未等我询问,冥海老祖退后一步,声音低沉的说道:“本座会把地藏他们逼出阴间,他们怎么跟阴司那边争斗,本座不会去过问。不论是阳间还是妖族大地等,其中的生灵本座已经留下了一部分,权当是此次劫难之后的种子……”

  “多年之后,阴间和阳间等地都会恢复曾经的平静,一切都会重回正轨。本座也会重建地府,不过掌权人不会再是地藏他们,还有……本座不希望你再回来,就这样吧!”

  不等我回应,冥海老祖的身影已经没入了汹涌的冥海之中,瞬间消失无踪了。

  我皱眉沉思了一会,当冥海已经淹没了大半的酆都城之后,我长叹了一声,唤出了包子。

  包子出现在这里之后,直接哆嗦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颤声说道:“大宝,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感觉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包子曾经在在这里待了很久的时间,遗失了记忆之后,猛地旧地重游,鬼知道会不会恢复曾经的一些记忆。

  我也没打算让包子在这里久留,催促他赶紧开启传送返回兖州清水岭那边。

  包子也没二话,直接手印变幻,锁定了清水岭那边的渡空石祭台位置,瞬间光芒升腾,我们的身影直接从这里消失了。

  回到了清水岭这边之后,我直接带着包子和栾木栾狂进入了黑白珠子空间之中。

  阴间那边的烂摊子我暂时不想去想了,瘸子他们和冥海老祖准备怎么把地藏等地府高层赶出阴间的事情我也懒得去猜测,如今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青狐族的一大批族人、苏城那边弄进来的数百万人口等等,如果没有有效的安置,不知道会在黑白珠子空间内闹出什么样的乱子来。

  张麟他们一家三口如何处置?

  三足小鼎那边吞了地藏的一道化身,现如今如何了?会不会也炼化出一枚类似血丹的灵丹妙药出来?

  还有,九叔想要寻找的那个女人,如今不知道在兖州何处,这么大的范围寻找一个脸上有着疤痕的女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这些麻烦事,得尽快解决了才行。

  我率先来到了张麟他们一家三口所在的地方,我那个便宜姨娘正温柔的抱着呆呆傻傻的张颌,轻声的唱着某种童谣,即使我们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看都没看我们一眼,仿佛她的世界中只有张颌了。

  “受刺激太大,心神错乱,已经疯了!”栾木轻声说道。

  我的视线转向另外一边,距离张颌母子俩百余米处的地方,一个人四肢折断,被血炎组成的锁链穿透,牢牢的钉在地上,像是死了似的一动不动,正是张麟。

  看到他这个样子之后,我的脸色有点复杂了。

  虽然一直都恨不得宰了张麟,但是到了这一刻之后,我竟然心软了,对于自己的这种心态,我甚至还暗骂自己窝囊软弱。

  栾木回错了意,急忙说道:“他还没死,主要是他体内的那股力量比较古怪,属下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将其禁锢,主上若是想杀了他的话,属下这就动手!”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