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老东西,你坑我_风水相师
连尚读书 > 风水相师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老东西,你坑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五十八章 老东西,你坑我

  这道苍老的声音,让我心中警惕。

  不论是之前搬山道人的字画,还是后面的莫轲虚影和祖妖虚影,想必都跟这个声音的主人有关。

  白石塔第九层之中是什么?

  我有些犹豫了!

  按理说,既然已经迈过了第八层,有了这枚白玉令牌就够了。

  但是,已经就像那苍老声音所说的那样,都已经来到这里了,如果不去第九层看一看的话,是不是有点太可惜了?

  如果第九层的存在实在太过难缠的话,大不了认输就是了,我也没有想过在这里死磕。

  心中的好奇占据了上风之后,我犹豫了一下,直接迈步走上了前往第九层的阶梯。

  当我踏入第九层的瞬间,察觉到身周的空间轻轻的一颤,像是迈入了一个特殊的空间之中似的,很奇妙的感觉。

  在我的身后,那条白玉阶梯瞬间消失了。

  白石塔第九层中,没有什么威压,仅有一个身着月白长袍的老人坐在塔窗那边。

  当看到那个老人的瞬间,我不禁有点恍惚,仿佛见到了当初的老天师的那种感觉,飘渺虚幻,颇有种仙风道骨的意味。

  白袍老人须发皆白,看向我的眸子中仿佛有星辰流转,深邃的眸子之中闪烁着道道星芒,让我有种灵魂忍不住沉寂在其中的感觉。

  就在此时,我丹田之中的黑白珠子猛地一颤,我顿时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似的,瞬间惊醒,警惕戒备的看着那位白袍老人。

  看到我这么快就恢复正常了,白袍老人似乎也有些诧异,不过他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微笑。

  “莫轲,你终于回来了!”

  闻言,我沉声说道:“前辈您认错人了,我不是莫轲!”

  白袍老人轻轻摇头,说道:“无所谓了,不管你承不承认,既然来到了第九层这边,有什么话,先从老夫手中撑过百息再说!”

  “晚辈认输!”我回应的很干脆。

  这个老家伙不简单,虽然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老东西绝对不是个好惹的!

  白袍老人的嘴角微笑更加的浓郁,轻声说道:“忘了跟你说了,想要离开这座塔的第九层,要么从老夫手中撑过百息的时间,要么就是死,没有别的路可选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死死的盯着他,咬着牙说道:“老东西,你坑我!”

  “来吧,别浪费时间了!”

  白袍老人微笑着回应,同时伸出手指朝着我所在的位置虚点了一记。

  我下意识的闪躲,但是肩头处还是传来了一阵刺痛感。

  肩头处的衣衫破裂,像是一道无形的利刃直接从我的肩头划过,直接出现了一道寸余长的伤口,鲜血流淌而出。

  我微皱眉头,冷哼一声,黑白长尾迸发而出,同时那柄极品飞剑也被我再次施展,朝着那白袍老人迸射而去。

  “砰砰砰……”

  一连串的炸裂之声从白袍老人身周传出,他的身体周边萦绕了一层淡淡的幽芒,挡住了我的黑白长尾和极品飞剑的攻击。

  不过,随着黑白长尾和那飞剑的连绵攻击,他的身周幽芒也变得时明时灭了。

  白袍老人那双深邃的眸子之中光芒大盛,轻声说道:“小子,拿出全力啊!当年的莫轲,可是拼了命的,你应该还有后手,不要再藏着掖着了!”

  我确实还有底牌,黑白珠子就是我最大的底牌。

  只要能够将白袍老人拖进黑白珠子之中,我一根指头就能碾死他无数遍。

  但是,黑白珠子比较挑剔,并不是所有生灵都能被它拉扯进那特殊的空间之中的,这一点让我比较苦恼。

  如果我能够随意的吞噬任何的生灵进入黑白珠子空间的话,老子还用顾忌什么,早他娘的在兖州横行了,分分钟灭了莫氏一族都不在话下。

  我捏起雷印,白炽的雷芒萦绕双臂,我的脚步快速异动,身影宛若鬼魅飘忽不定,萦绕在那白袍老人的身周,幻化出了重重残影,朝着他轰然轰击。

  几息的时间后,伴随着一道轰鸣声,白袍老人身周的那幽幽黑芒笼罩直接被我破开了。

  我眸中光芒一亮,朝着白袍老人的胸口轰击过去。

  就在我的拳头距离白袍老人的胸口仅有寸余距离的时候,一阵危机感顿时浮现在我的心头,没有丝毫的迟疑,我身影暴退。

  “吼~”

  一道怪异的嘶吼之声,从白袍老人的身上传出。

  紧跟着,一道幽紫泛黑的光芒在白袍老人身周萦绕显化,形成了一头类似紫貂形状的妖,那貂影身后有着数十根紫黑相间的长尾甩动,冷冷漠然的盯着我。

  身处貂影之中的白袍老人似乎有些失望,幽幽说道:“仅有这些手段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是留在这里吧,至少能够保住自己的小命。前往族地主城那边的话,能活着的几率极小……”

  话音落,那道怪异的貂影再度发出诡异的嘶吼,身后的紫黑长尾瞬间分化三个方向,分别缠绕阻拦了我的黑白长尾和飞剑的同时,还有十几条长尾朝着我这边迸射而来。

  蓦地,我丹田处又是一颤,黑白珠子喷发出了浓郁的黑白雾气,在我的身前汇聚。

  一道嘹亢的龙吟,瞬间响彻了白石塔的第九层!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