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夺权_风水相师
连尚读书 > 风水相师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夺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夺权

  被我这样一激,张奇明显有点受不了了,怒喝一声,大袖一甩,数道符箓朝我迸射而来。

  我冷哼一声,一步踏出,诸多黑色符文闪现,直接腾跃笼罩了张奇那边迸射而来的符箓,瞬间包裹湮灭。

  张奇不依不饶,周身闪烁淡淡的金芒,整个人像是炮弹似的朝我冲来。

  他周身的金芒对于我的那些黑色符文有着一定的抵御效果,我身周笼罩的八卦阵运转也稍微的有了一点阻塞感。

  我没有施展黑尾,直接以雷印凝聚,近身肉搏。

  “砰砰砰……”

  雷印蓝芒和他身周的金芒不断的碰撞,双方力量朝着四周迸溅,将天师府前的坚硬山石台阶轰击的片片碎裂,烟尘弥漫。

  “大师兄有问题,张长海他们很可能是他杀的!”

  就在此时,张奇突然低声说了一句,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恐惧之色,和他此时表现出的愤怒表情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我没有回应,顺势一拳轰出,我俩的身影瞬间分开。

  张奇闷哼一声,退后的脚步踉跄了一下,怒容满面的瞪着我,杀气腾腾的说道:“张天宝,你目无尊长……”

  “够了!都进来吧!”

  一道沧桑之声从天师府中传出,正是天师府大师兄的声音。

  张奇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直接转头进入天师府之中。

  张奇明显是心中害怕了,因为酒糟鼻老头他们三人的死,让他心中不安了,所以故意装作被激怒的样子,只是为了告诉我大师兄有问题这件事。

  当然,也不是说张奇有什么好心,只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一旦大师兄对他出手了,至少他还能拉着我一起稍微的抵抗一下。

  当我走进天师府的时候,这里的气氛很怪异。

  天师府大师兄依旧坐在左首位,那是仅次于天师之位的位子,张奇坐到了他的旁边。而他们的对面,原本应该是张长海和张庆贺的位子上,则是坐着两个我不认识的陌生人。

  一胖一瘦,胖的那个家伙跟个弥勒佛似的,活脱脱一个大肉球,脸上的笑容宛若盛开的菊花。那个瘦子脸色阴鸷,皮包骨之相,颧骨很高,恶人之相。

  这里的情况有点出乎我的预料,我以为张颌母子俩会在这里,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幕。

  “天师府何时可以让外人进入了?”

  我冷眼看着那一胖一瘦两个家伙,转头看向大师兄那边,面无表情的说道:“不合规矩吧!”

  天师府大师兄还没回应,那个瘦子就冷哼了一声,森声说道:“张柯,咱们这个小师弟有点无理啊!”

  那个肥胖的家伙笑呵呵的说道:“年轻人心高气盛很正常,不过这性子确实得改改才行,要不然的话以后很容易吃大亏的!”

  大师兄张柯看向我,淡声说道:“这两位也是咱们龙虎山的人,虽然未进天师府,但是也是鼎字辈的,算起来的话也是你的师兄!他们常年在外,很少回山门,你不认识他们也正常,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不用了!”

  我打断了张柯的话,淡声说道:“鼎字辈的师兄,我只认天师府的诸位师兄,其他来历不明之辈还是算了吧!”

  闻言,那瘦子冷哼一声,屈指轻弹,一道符光朝我迸射而来。那个胖子也是手中捏印,雷芒爆闪化为电蛇朝我袭来。

  我瞬间结印,雷芒遍布手臂,猛地一挥,直接挡住了那两道攻击。与此同时,脚下猛地一踏,黑色符文闪现朝着那两个家伙涌了过去。

  “嗡~”

  就在此时,一道清鸣之音出现,金芒乍现。

  没有丝毫的迟疑,我瞬间暴退,对面那一胖一瘦两个家伙也闪退出十余米开外。

  我们中间的那张桌子,直接化为了齑粉。

  “你们当我死了不成?”张柯冷声说道。

  我眯着眼睛看向张柯,这个一向低调的大师兄,此时周身金芒萦绕,不再是之前的那种对所有事情都漠视毫不关心的模样,反而给人一种凌厉之感。

  以前我就怀疑过这个老东西在扮猪吃老虎,身为老天师座下的第一人,怎么可能是庸碌无为之辈?

  张麟和酒糟鼻老头等人争斗的如火如荼的时候,这老家伙不闻不问,一副对于天师之位没有任何兴趣的态度。但是,他的弟子多年来却一直担任着老天师传话人,仅凭这一点就能看出这位大师兄并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

  如今,老天师和张麟都不在山门之中,他也开始露出獠牙了。

  看到张柯发怒,胖子和瘦子两个家伙很干脆的拱手对他行了一礼,找了两个座椅坐下,一声不吭的看着我。

  张柯看向我,冷声说道:“小师弟,长幼尊卑,莫要再逾越了!”

  我随意的找个座椅,坐下之后淡声说道:“只要没有人找我的麻烦,我也不会闲着没事找事,大师兄警告一下他们两个比较好!”

  那瘦子哼了一声,想说什么的时候,被张柯瞪了一眼,顿时不吭了。

  “长海师弟他们那边的丧事处理好了?”

  “还没,想听听大师兄怎么说!”

  我随口说道:“小弟我虽然掌控着惩戒堂,但是这次事情闹得太大了,处理不好的话,恐怕会激起长海师兄他们门徒的不满。”

  张柯嗯了一声,面无表情的说道:“尽快找出凶手,给他们一个交代就是了,长海师弟他们的尸首厚葬,入山门墓地,这件事小师弟你全权处理即可!”

  听他这么一说,我叹了一声,幽幽说道:“能够在山门之中无声无息的杀掉了长海师兄他们的,我想不到有谁了!没有任何线索,搜查起来很困难啊!”

  “你要是觉得不能胜任的话,很简单,把惩戒堂的权力交出来就行了!”张奇突然开口说道。

  语气讽刺,就算是傻子都能听出其中的不屑嘲讽之意。

  但是,张奇在这时候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也有隐晦的提醒我的意思。

  夺权!

  张柯瞥了张奇一眼,沉声说道:“这种话以后不要再提,有损咱们师兄弟间的感情!”

  张奇急忙点头称是,同时还隐晦的看了我一眼。

  张柯话锋一转,不再提及刚刚的事情,淡声说道:“咱们山门如今是多事之秋,琐事繁杂,之前的权责划分已经明确了,还希望诸位师弟同心协力……”

  “等一下!”

  我开口打断了张柯的话,淡声说道:“大师兄,什么权责划分?我怎么不知道?还请大师兄跟我说一说,省的以后再闹出什么误会来!”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