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你是什么时候进的天师府?_风水相师
连尚读书 > 风水相师 > 第一百三十章 你是什么时候进的天师府?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章 你是什么时候进的天师府?

  张麟很平静,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只要能够达成目的,牺牲舍弃掉一些东西都是很正常的。一饮一啄天注定,没有舍哪有得?”

  张麟的瓶颈,让我更加的愤怒,心中像是火烧炙烤似的,双眸喷火的看着他。

  “当年舍弃了我,你得到了什么?”

  我死死的盯着他,等待着他的回应。

  张麟摇摇头,淡声说道:“那是个意外!”

  “意外?”

  我怒极反笑,喝道:“连解释都懒得跟我解释了吗?一句简单的意外,就想抹去你曾经做过的事情?”

  “你误会了!”

  张麟说道:“我从来没后悔过自己所做的事,也不会去刻意的掩盖,我说的意外和你理解的不太一样!虽然不是我将你送到苗岭那边的,但是确实是我吩咐的,只不过到了苗岭之后出现了意外……”

  “若是一切按照计划进行的话,如今的我已经是龙虎山的天师,并且我也能弥补对你这些年的亏欠。但是,因为那场意外的出现,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老天师对我有了些许的不满,这些年来禁止我离开龙虎山,若不然你也不会在外被人抚养多年了……”

  “砰~”

  我一拳砸在了石桌上,道道裂痕从石桌上蔓延。

  我杀气腾腾的看着他,嘶声道:“为什么?为什么选了我?为什么不是张颌?”

  “借运冲灵,逆转阴阳,只有在死地出现生机才能做到。刚出生的你,是最合适的,若是换成他的话,不会有这样的效果了!”

  “什么意思?说清楚点!”

  张麟卷起了手中的书,沉吟了一下,说道:“那地下陵园是上一代天师和某位妖邪共葬的陵园,我的计划中有几个小目标,想藉此清除一下一些玄门之人,削弱玄门和特勤处的力量。同时,开启一下地下陵园之中通往阴间的入口。除了这些之外,就是想得到那里的大气运……”

  “不过,那些家伙似乎都不傻,有的猜到了我的计划之后,顺手推舟,让我的计划出现了一些偏差。当然,最主要的是龙虎山之中有人不想让我的计划得逞,那个灵雪儿你见到了吧,她不该出现在那里的,偏偏她在你出生的时候进入了那里……”

  “老天师让我禁足龙虎山,若不然的话有我强行出手,或许能够将偏差的计划重新拉回正轨,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幸好,计划并没有白费,如今的你回到了龙虎山,也是好事!”

  听他说完这番话,我的脑袋像是被雷劈了似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之前灵雪儿跟我说,有人夺走了我的气运,享受了属于我的人生。我刚开始以为是周瞳,后来感觉是张颌,甚至连周瞳和张颌都觉得是他们夺走了我的一切。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灵雪儿所说的那个人,竟然是张麟。

  他没有明说,但是从他话语中的意思我能够听出来,有些属于我的东西,被他夺去了。

  “当年舍弃了我,你得到了什么?”

  我再次问了一遍,这一次询问的时候,和刚刚的心态有了些许的不同。

  他刚刚说了这么多,但是没有正面回应我这个问题。

  听我这么一问,张麟嘴角挂起了一抹微笑,轻声说道:“虽然计划出现了偏差,但是我确实不是一无所获,你可以猜一猜!”

  有什么是值得拿自己的亲生儿子去交换的?

  张麟这个人薄情寡义,他的心中只有龙虎山……

  我长舒了一口气,有些低沉的说道:“你是什么时候进的天师府?”

  龙虎山天师府,除了老天师之外,还有几位候选天师,算得上是龙虎山势力最强的人了。天师府,也是龙虎山权势最高的存在,能够进入其中的人,无不是龙虎山的顶尖之辈。

  如果,张麟是十八年前进入的天师府……

  “十八年前,在你出生的时候,我被召进了天师府,成为了龙虎山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候选天师!”

  听到张麟如此说,我沉声说道:“老天师亲召?”

  “嗯!”

  张麟很干脆的说道:“老天师亲召,同时将我禁足龙虎山,荣耀加身的同时,给我身上套了一副镣铐,限制了自由!”

  “你这样的人能成为候选天师,老天无眼,老天师也是糊涂透顶!”我恨声说道。

  闻言,张麟眸中闪过了一抹异色,轻声说道:“如果当年没有把你送去苗岭的话,我也不会进入天师府,老天师甚至都不会正眼看我一眼。我做的那些事情,老天师确实是对我不满,但是你以为他之前不知道吗?”

  看我阴沉着脸没有回应,张麟继续说道:“你回到了龙虎山当天,老天师就放话,将你的名字记录了玉碟,张天宝之名,鼎字辈份,划清了你我父子间的界限,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

  我不是没想过,只不过是不想往深处想,猜错了徒增愤恨恐慌,猜对了更是不敢接受。

  我已经从张麟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事情的答案,不管这些答案是真是假,已经彻底的让我心寒了。

  我沉默了,心中的愤怒在不断的提升着,再继续问下去,我怕我会真的动手宰了他。

  “师父!”

  凉亭外,张子河小心翼翼的说道:“一百鞭子,够数了!”

  张麟点点头,对张子河说道:“把他送去玉泉那边疗伤,半年之内不准他离开玉泉,宏离师伯的惩戒,就算是我也不能多说什么!”

  张子河点头领命,给晕死过去的张颌松绑,拎着张颌快速离开了。

  等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宅院外的时候,张麟对我说道:“这些话我本不想跟你说的,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不过既然老天师已经把你的名字和辈分改了,这些东西你知道一些也挺好……”

  “我娘呢?”

  我打断了张麟的话,沉声说道:“我之前见到一个古怪的女人,她的手腕足踝都被锁链穿透,她是不是我娘?”

  张麟没有回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地策黑玉在不在你身上?”

  我冷眼看着他,从口袋里摸出那半截黑玉。

  张麟盯着那半截黑玉,眸光闪烁,说道:“给我!”

  我冷冷的看着他,没有回应。

  他叹了一声,朝着宅院中一处偏房淡声说道:“青禾,还不出来见见你儿子?”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