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这是做给我看的?_风水相师
连尚读书 > 风水相师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这是做给我看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这是做给我看的?

  张麟的道号是鼎行,我同样也是鼎字辈的,不知道我的道号是什么。

  张麟不是不见我的吗?

  怎么改变主意了?

  我看向张鑫,张鑫神色有点怪异,对我点了点头。

  张麟要见我,过来传话的不是张子河也不是张颌,而是这个胖道人,很显然这个胖道人身份地位不一般,至少比张鑫地位高。

  虽然这胖道人的脸色带着温和的笑容,虽然他一口一个师叔的喊着,但是我能够感觉出来,这个家伙对心中对我的态度绝对不会像表面那样温和。

  “带路吧!”

  我淡声说道:“我也想见见我那位不称职的父亲,看看在我称呼他师兄的时候,他会是什么反应!”

  张鑫想说点什么,但是那胖道人瞥了张鑫一眼后,张鑫嘴角抽搐不吭声了,行了一礼之后转身离开。

  胖道人笑眯眯的说道:“天宝师叔这边请!”

  跟着胖道人走出了山坳,一路上胖道人对我很客气,跟我说着龙虎山内的各处风景,这货的口才不错,一些龙虎山内的风景之地从他口中说出来,有种堪比仙境的感觉。

  一路上,遇到了一些道童和年轻的道人,见到胖道人的时候都是急忙行礼。他虽然和张鑫是同辈,但是张鑫的地位似乎比他差远了。

  “轰轰轰……”

  一阵轰鸣声从远处传来,我转头看向声音源头的位置,发现那里似乎聚集了很多人,隐隐还有轰然叫好的声音传来,很是热闹的样子。

  我看了一眼胖道人,他笑眯眯的说道:“一些同道之间的交流切磋而已,天宝师叔有兴趣的话,等从鼎行师伯那边出来之后可以去看看。”

  我淡声说道:“我听闻茅山等道门和特勤处的人站到一起去了,那些来交流切磋的人,是不是来砸场子的?”

  “师叔说笑了!”

  胖道人依旧笑眯眯的说道:“道门一体,合则利分则损,咱们龙虎山是道门的领袖,龙虎山不开口,没有人敢和特勤处混在一起的!”

  “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这话也只能偏偏那些不知情的人!”我冷声回应了一句。

  胖道人嘿嘿一笑,不吭声了。

  利益这种东西很难说明白,为了利益,最好的朋友也有可能会在背后捅刀子,曾经的敌人也能成为亲密的战友。

  特勤处拉拢了茅山等道门,想要孤立龙虎山,龙虎山不知道会怎么出招,到时候茅山等道门在特勤处背后捅刀子我都不感觉意外。

  没过多久,我跟着胖道人来到了一处宅院前。

  宅院的门敞开着,里面隐隐传来张颌的惨呼之声。

  胖道人微笑着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他自己则是转身离开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迈步走进了宅院之中。

  庭院之中有一颗粗壮的老树,上面绑着一个人,浑身血污,沙哑虚弱的惨嚎着。我瞥了一眼,眼角抽搐,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了。

  虽然我对张颌很不爽,但是看到他此时的惨状之后,心中的那股子怒气也消散了不少,甚至还有点怜悯他的感觉。

  他身上有不少伤口,深可见骨,脚下血迹一大片,虚弱惨嚎像是随时都会挂掉似的。即使如此,他还在承受着鞭子的抽打。

  拿着鞭子抽他的人是张子河,张子河一条胳膊打着石膏,手中的鞭子像是软钢打造似的,每一鞭下去,张颌身上都会多出一条深深的伤痕。

  张子河沉着脸,像是个机器人似的,不断的重复着挥鞭的动作。

  当然,不是说张子河在故意戕害张颌什么,他也仅仅是领命行事而已。

  宅院中的凉亭中,有一个白发儒雅中年男人端坐着,手中拿着一卷书,面前摆放着茶碗茶壶,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像是没有听到张颌那惨嚎似的。

  从这个男人的相貌上,我隐隐看到了我的影子,我心中被压制的种种情绪,有了爆发的征兆。

  这就是我的父亲,也是张颌的父亲。

  一个不配做父亲的人,一个淡漠亲情薄情寡义的人。

  我的手有点抖,有种强烈的出手杀人的冲动,但是最终还是被我心中仅存的理智压制了。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凉亭中的,死死的盯着他,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早就千疮百孔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

  他的视线没有离开手中的那卷书,姿态随意的倒了一杯茶,轻轻的推到了我的面前,淡声说道:“坐下!”

  这种语气,是长辈对待晚辈的语气,是久居上位者发号施令的语气。

  我深吸一口气,拱手说道:“张天宝,拜见张麟师兄!”

  说完,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他的面前。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麟没有丝毫的反应,而那边正在抽打张颌的张子河,此时却手一抖,一鞭子抽偏了。

  “啊~”

  张颌惨嚎一声,张子河那一鞭子抽中了张颌的裆部,大腿根处顿时鲜血一片。

  可怜的孩子,也不知道以后那玩意还能不能用了!

  张颌惨嚎了一声后,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张子河脸色有点苍白,小心翼翼的看向凉亭这边,颤声说道:“师父……”

  张麟似乎知道张子河想说什么似的,淡声说道:“继续,一百鞭子,一鞭都不能少!”

  张子河硬着头皮再度挥鞭,少了张颌的惨嚎声,一鞭鞭的抽打,感觉跟鞭尸似的。

  我有点可怜张颌了,从小跟在这样的爹身边,能活这么大挺不容易的。

  “这是做给我看的?”

  我淡声说道:“没这个必要,觉得过意不去的话,直接宰了就是了,玩这种苦肉计糊弄不了我的!”

  “不能杀的!”

  张麟看着手中的书,随口说道:“毕竟是我的儿子,狠不下来那个心!”

  “你这种人,说这样的话,不感觉有点好笑吗?”

  我咬着牙道:“刚出生的孩子都能扔出去当诱饵,还有什么是你狠不下心来去做的,只要能够达成目的,你什么都能舍弃掉吧!”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