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天黑危险_丹皇武帝
连尚读书 > 丹皇武帝 > 第5章 天黑危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章 天黑危险

  姜毅背着包袱要离开大殿,正好碰到了追进来的姜灵梦。

  “我有事找你。”

  姜灵梦把姜毅拽到旁边,神情严肃。

  “撤回战书,你不能去沧州武院。”

  “我下战书跟你什么关系。”

  “你能赢姜仁,纯粹是侥幸,你绝不是白华的对手。白华是武院第一天才,还是灵婴境九重天,他一道雷潮就能废了你。”

  姜灵梦不在乎姜毅的死活,但她不能让白华一而再的羞辱姜王府,先杀婉儿,再杀养子。

  “我妹妹的事,我自己处理。”

  “这不是你自己的事,这是姜王府的颜面。恕我直言,你不配挑战白华。”

  “我没记错的话,婉儿以前很照顾你,把你当亲姐姐待。她现在废了,你就这么回敬她?”

  “我把婉儿当妹妹,所以我要替她报仇。”

  “你?更不行。”

  “我不行,有人能行。”

  “谁能行,谁又肯为我妹妹上生死台?”

  “燕轻舞。婉儿被废后,燕铮将军便派人把燕轻舞喊了回来,她已经灵婴境九重天了,准备在大荒历练一段时间,就到沧州武院挑战白华。”

  “燕轻舞?”

  姜毅都快忘记这个名字了。

  燕轻舞是白虎关新生代里另一个六品灵纹。

  十岁时候就被北疆金阳宫的一位长老看好,收为上宫弟子。

  燕轻舞跟姜婉儿还是很好地姐妹,当时婉儿执意进沧州武院求学,也是受了燕轻舞被金阳宫带走的刺激。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婉儿要在沧州武院展现实力和姿态,让沧州知道他们姜王府并没有没落,顺便从那里招揽一些寒门学子,加入姜王府。

  “我妹妹的事,我自己处理,不需要外人帮忙。”

  姜毅摇了摇头,从她旁边绕开。

  “姜毅,你想送死没人拦着你,但这件事由不得你。”

  姜灵梦恼了,你拿什么跟沧州武院第一天才挑战?

  拳头吗!

  不自量力!

  姜毅回到山谷,看姜婉儿还在熟睡,便来到山谷外面,拿出二十株虎纹草开始修炼万兽天皇拳。

  他虽然一直都在修炼着大耀天经,但是武法的修炼跟功诀完全不同。

  一个是凝聚,一个则是释放。

  把灵力挥洒出来容易,想要经过灵纹调动,凝聚成强大的武法,并发挥出想要的效果,远比姜毅想象的复杂。

  一天一夜下来,姜毅废寝忘食的修炼,结果虎纹草轻松耗尽了,却连一颗虎头的轮廓都没凝聚出来,更别说完整的猛虎了。

  姜毅疲惫的看着拳头上散开的烈火,摇了摇头。

  怪不得婉儿没日没夜的修炼,三年才到灵婴境九重天。

  武道修炼确实艰难。

  不过姜毅没有泄气,很快又充满激情。

  虽然短短一天,他就已经感受到了圣灵纹的非凡。

  最明显的就是灵力释放的时候自带着一股震慑般的强大威势,如果能够凝练成想要的武法,威力肯定非常强。

  姜毅运转大耀天经调理好状态,给婉儿留下了丹药和很多灵果,准备进大荒找些虎纹草。

  大荒虽然很危险,但是白天的时候强大的猛兽恶灵大部分都会退到最深处,所以紧邻着白虎关要塞的很大一片森林还算安全。

  每当天亮的时候,八大要塞的大门也都会开启,来自沧州各地甚至是沧州武院的人,都会成群的涌入森林。

  “姜毅!他就是姜毅!”

  姜毅像往常那样来到了第八要塞前面,但刚刚露面,就有人指着他高喊。

  “他就是姜王养子姜毅,要挑战白王府的白华。”

  “姜王府昨天已经派人到沧州武院下战书了,不知道白华会不会接。”

  “接啊,肯定要接,白王府怎么可能放弃这种打击姜王府的机会。”

  “他能赢姜仁,就是侥幸。”

  “姜毅太不自量力了,难道想凭着一股子蛮力挑战沧州第一天才?”

  人群议论纷纷,都打量着十三岁的姜毅。

  第八要塞前面的沧州武院学员们都纷纷望过来,只是眼神里带着几分鄙夷,根本没把他当回事儿。

  从他们倨傲的神色里,也能看出他们对姜王府乃至整个白虎关都有种轻视。

  曾经的姜王府是琅琊国的第一大异姓王,封地沧州,统御北疆军营关隘三十六处,权势滔天。

  但是二十年前,新皇继位,以大荒动乱危机北疆为由,三请姜王以黎民为重,镇守白虎关。

  从那之后,姜王府血战白虎关,损失惨重,实力一降再降。

  期间还有三位要塞武将接受了皇室封赏,成为沧州三大新王府,分别是白王府、赵王府、李王府。

  曾经只是姜王府附庸的沧州武院更是在皇室扶持下一跃成为了沧州第一大武院,名震北疆。

  如今的沧州已经不再是姜王府封地,而是武院独尊,三大新王称雄。

  姜王府只能算是白虎关的镇守,连要八大塞的武将们都不能完全控制。

  姜毅没有理会他们的嘲讽,等要塞开启后便顺着人潮进了大荒密林。

  他轻松的避开各处散修和学员们,在茂密的树林里奔跑腾挪,像是灵猿一般的迅速又灵活,明亮的双眼闪烁着年龄不符的犀利光芒。

  这是除了姜婉儿之外,别人从没见过的真正姜毅。

  由于对森林熟悉,姜毅很快找到一株虎纹草,接着就是第二株,第三株。

  但是,数量还是太少了。

  他需要更多地虎纹草,便开始冒险的往更深处靠近。

  一直忙碌到下午,解决了十几头伺机伏杀的猛兽,他成功收获了三十多株虎纹草。

  “差不多够两天用了。”

  姜毅松口气,回望着周围茂密的森林,准备回去了。

  大荒的夜晚非常危险,谁都不敢逗留。

  每到下午的时候,外出历练的人们都会陆续回去,在要塞大门关闭之前返回白虎城。

  就在这时候,姜毅随意的一瞥,意外的注意到了远处一株奇异的小草。

  小草只有拇指般大小,精致玲珑,却通体银白,草叶上有波纹般的光芒,宛若飘舞的羽毛。

  “银羽草?”

  姜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从婉儿被废后,他翻遍了王府里的各种书籍,查找着能修复经脉的药草。

  但是那样的灵草数量稀少,而且极为罕见,可遇不可求。

  银羽草却是其中之一。

  姜毅两月来无数次进大荒,都有留意,只是从没有发现过,没想到今天竟然碰到了一株。

  “苍天有眼!婉儿有救了!”

  姜毅激动了,立刻就朝着那颗小草抓过去。

  然而,小草不仅有灵性,竟然还跟动物一样‘拔腿’跑了。

  姜毅一愣的空挡,银羽草已经挥着小翅膀消失在了密林里。

  “小家伙,跟我回去救人。”

  姜毅立刻追过去,这种灵物都是可遇不可求,好不容易找到一颗,一定要拿下,否则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碰上了。

  银羽草不仅速度快,而且非常有灵性,不是钻进草丛了就是融入大树里,不断往大荒深处冲。

  姜毅不管不顾的猛冲。

  这可是婉儿的命,绝不能让它就这么溜走。

  银羽草速度越来越快,开始往有猛兽云集的地方冲。

  姜毅前前后后折腾了两个多时辰,终于在银羽草融入一株枯木的时候把它逮住。

  “婉儿有救了!”

  姜毅刚要高兴,脸色突然一变。

  不知道什么时候,森林竟然暗了下来。

  浓墨般的黑暗笼罩天穹,像是奔腾的海啸,从大荒最深处压了过来。

  黑暗所过之处,猛兽嘶吼,恶灵尖啸,狂躁又轰动,混乱的声潮令人毛骨悚然,地面都仿佛在微微颤抖。

  “天黑危险,不得逗留大荒。”

  这是整个沧州都人尽皆知的警告。

  “咚……咚……”

  沉闷的钟声在遥远的白虎关要塞上响起,回荡着浩瀚的大荒密林。

  每当钟声响起,八大要塞将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全部关闭,提醒着各处的人记得回去。

  姜毅握紧银羽草,疯狂地往白虎关方向跑,以他现在的实力,一旦被黑暗吞没,连骨头都剩不下。

  然而……

  钟声虽然不断在远方回荡,却仿佛遥不可及。

  之前只顾着追赶银羽草了,姜毅自己都不知道跑了多远,到了什么地方。

  身后的浓墨般的黑暗却越来越近,铺天盖地的淹没着。

  凄厉的嘶吼,狂烈的咆哮,此起彼伏,仿佛无数的恶灵在黑暗里狂飙,要吞没着他们遇到的一切。

  白虎关方向绽放起璀璨的光芒,能量滔天,撑起强大的守护屏障。

  三万巨灵卫、十万玄甲卫,都已整齐的排列在了各要塞的城墙上,凝望大荒,严阵以待。

  大荒各处的人们都成群的狂奔,潮水般涌入各要塞的大门。

  “准备!”

  八大要塞,八位镇守武将全身沸腾着强盛能量,灿若骄阳,强盛而威严,他们齐声咆哮,声若雷霆,震天动地。

  “玄甲卫,起箭……”

  “巨灵卫,死战……”

  各要塞副将杀气腾腾,持刀高喊,遥指大荒。

  十万玄甲卫嘶吼着拉满弓箭,粗壮的臂膀稳稳控制着钨钢弓,锋利冰冷的箭头斜指天空。

  三万巨灵卫激活灵纹,全身沸腾起汹涌的能量。化作剑潮、刀气、烈焰、雷霆,等等,凝聚着武法严阵以待。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