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 104 章_宋玉章
连尚读书 > 宋玉章 > 第104章 第 10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4章 第 104 章

  宋齐远斜斜地靠在门边看宋玉章打领带,“英俊啊。”

  “说的不错,确实英俊。”宋玉章大言不惭道。

  宋齐远“哈”了一声,见宋玉章打领带有些打歪了,便上前道:“这么英俊的人,连个领带也打不好。”

  宋齐远抽了宋玉章的领带,重新捋直了给他打领带,并且口中作出命令,“头别乱动。”

  宋玉章忍俊不禁地站直了,“好的,宋夫人。”

  宋齐远白他一眼,“什么便宜都要占?”

  “像三哥你这么好看的人,便宜不占白不占。”

  宋齐远手上正给他打领带,闻言将那领带轻轻一拽,“那你这么好看,我也该占占你的便宜了?”

  宋玉章侧过脸,“来吧,尽管占,不要客气。”

  宋齐远给他利索地打好了领带,手指头在那俊脸上弹了一下,“去。”

  两人一齐下楼,宋玉章的胳膊搭在宋齐远肩上,“今天我要去商会,你要一块儿去吗?”

  “不去。”

  “为什么?”

  “没做好准备接受那么浓郁的铜臭味。”

  “哈哈,三哥你到现在还没想通么?”

  “何必想通,”宋齐远双手插在口袋中,闲适道,“中庸之道,最是相宜。”

  宋玉章看他逐渐恢复了昔日风采,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好,得道了。”

  宋齐远嗤笑道:“不仅得道,还要升天了呢,”他反手压在宋玉章的肩膀上,“你要不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跟我一齐升天?”

  两人勾肩搭背说笑着下楼,正撞见楼

  “老四,”宋齐远放下了胳膊,“这么早过来了?”

  宋明昭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宋玉章搭着宋齐远肩膀的手臂。

  宋玉章察觉到了,但依旧是搂着宋齐远,都是兄弟,没什么搂不得的,不愿再去纵容宋明昭的占有欲。

  宋明昭垂下眼,像个小游魂一般道:“大哥二哥一直吵架。”

  “真是,”宋齐远皱着眉头抓了下头发,对宋玉章道:“我先回去了。”

  “去吧。”宋玉章拍了他的肩膀,这才放下了手。

  宋齐远匆匆离开,宋玉章不紧不慢地下了楼,“四哥,早饭吃了吗?”

  宋明昭不说话,良久才慢悠悠道:“吃了。”

  “那就好。”

  宋玉章自顾自地去吃饭,留宋明昭一个人在大厅里。

  宋业康同宋晋成当着他的面吵到了大半夜。

  其实也不算是吵,而是两人同仇敌忾地讨伐起了宋玉章,当然讨伐着讨伐着,两人又要吵起来,同时也按着宋明昭拷问。

  他们算是彻底想明白了,先前他们兄弟之间互相斗得太厉害,各自为政才给了宋玉章钻空子的机会挑拨离间,这下前后一通气,立刻便感觉到诸多蹊跷。

  两位并未取得任何成功的野心家一旦用恶意揣度起人的心思来时,那险恶的脏水可以将人从头泼到脚。

  宋明昭六神无主,几乎像是被拖进了七十六号,被两个兄长用语言体无完肤地拷打了一遍。

  在他们的形容中,宋玉章是个狡猾阴险的混蛋,而他是全家最傻的一个,是被宋玉章迷惑、利用、玩弄的蠢蛋。

  宋玉章之所以先择分家的时候同他联合,不是因为他们感情好,而是因为他最蠢,最好控制,便于使用,而且也本来就没有资格做宋玉章的对手。

  “我们俩,他还要花心思对付,你?”宋晋成不屑地一笑,“给你一点好处,你就像条狗一样冲他摇尾巴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将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到了宋明昭身上,最后终于心满意足地睡去了。

  宋明昭立在厅内,秋冬时节的早晨风已有些冷了,他抬起发麻的左手裹了下外套,感觉耳边嗡嗡嗡的有许多声音——大哥的、二哥的、三哥的、宋玉章的,甚至还有宋振桥,唯独没有他自己的。

  宋玉章去了商会。

  这是他接管银行以来头一次进入商会,特意穿了一身黑色的西服好显得稳重一些,依旧是巴黎师傅的杰作,摆在那根本卖不出去,全城没有衣架子能穿,叫宋玉章给笑纳了。

  长街颜色灰白,商会大门红木金漆,两头威武狰狞的石狮,宋玉章脚步轻快地上了台阶,皮鞋踏在石阶上,声音很轻,他像一把精制的黑色雨伞,从头到脚都束得很整齐,充满了一种紧绷却又随时可以放松展开的舒适,他走进商会,立刻便受到了已到场人的瞩目。

  宋行长,实在是英俊得可以迷倒任何人。

  宋玉章在位置上坐下,对众人的注目礼适应得很良好。

  然而没有任何人上来同他说话,就连看他的眼神也都是偷偷的。

  不多时,门口又是一阵骚动,在众人的招呼声中,宋玉章明白,孟庭静来了。

  不愧是在商会耕耘多年的,人脉要比他丰富得不止千百倍。

  孟庭静客气地同众人打了招呼,姿态高傲得很有限,大体来说算是亲民的,他在生意场上口碑很好,因为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这样的脾性虽然有时难以容忍,但在生意场上的确很可靠。

  孟庭静径直就往宋玉章的方向去了。

  宋玉章左右都没人,他直接坐在了宋玉章的右手边。

  宋玉章轻瞟向他,孟庭静也正看他,这回倒没说什么“你偷看我”之类的话,“穿得够精神。”

  宋玉章目光垂下,在自己身上一掠而过,看向孟庭静的黑袍,“彼此彼此。”

  安静了一会儿,孟庭静道:“今天天气不错。”

  宋玉章失笑,“孟老板,没话说可以不说。”

  孟庭静斜睨了他,表情-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面若冰霜地转过了脸。

  又过了大约三五分钟,聂雪屏也到场了。

  同样的门口一阵骚动,宋玉章将脸微微偏向里,孟庭静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将自己的凳子往他那挪了挪,挡住了他的大半个人。

  “聂老板,这两天都忙着呢吧?”

  “是,小事故,多谢挂心。”

  聂雪屏同众人一阵寒暄,目光蜻蜓点水地在宋玉章那掠过,便与他身旁的孟庭静目光相接了,孟庭静冲他淡淡一笑,眼神是冷的,聂雪屏也勾了勾唇角,向他微一颔首,便也轻轻掠过。

  “别抬头,”孟庭静低下头,压低了声音道,“他就坐在你对面。”

  宋玉章手指挠了下额头,转过脸对孟庭静道:“你能不能也坐我对面去?”

  孟庭静切齿了一下,冷笑着在桌下摸了把宋玉章的大腿,“不能。”

  宋玉章笑了笑,懒洋洋道:“摸一下一万。”

  “你是金子打的?摸一下一万?”

  “那就别摸。”

  孟庭静在他那大腿上又摸了一下,“那你数着吧。”

  宋玉章的手放了下去抓住他的手,“别这么败家,还有,再摸我就坐对面去了,我说得出做得到,反正我想聂雪屏应当不会像你这样厚脸皮地摸别人的大腿。”

  两人交流都是窃窃耳语,落在旁人眼中,都当他们是关系好,孟宋合修铁路,关系是该好的。

  宋玉章撒开了手,抬眼不经意地看了过去,聂雪屏果然也正在看着他,目光仍是柔和的。

  四目相对,宋玉章便又移开了目光。

  分得确实不漂亮,留下两句话就跑了,宋玉章手指挠了下脸,又马上放下了——手指挠脸,显得心虚。

  现任商会主席是粮届大老板,年逾古稀,头发雪白,精神很好,口齿也是异常的清晰,说起话来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并且要银行金融人士们认购国库券,在场之人几乎全是怨声载道。

  “又要上缴准备金,又要认购国库券,我们哪来的那么多现钱?”

  “共克时艰共克时艰嘛。”商会主席双手下压,苦口婆心道。

  怨归怨,但众人也都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只能是预备暗打折扣,要一千万,那就给两百万,什么,嫌少?那就再扯,反正拉拉杂杂地扯个一段时日,能少剜多少肉就少剜多少肉吧。

  除了这事,商会主席另提了换届选举的事,过完年就预备另选,至于人选,上头会商议,想选的也可以自己参报。

  会议完毕,宋玉章单独去了内间同商会主席商谈议事。

  商会主席听罢后,道:“你这算什么呢?要发债券?”

  宋玉章道:“可以这样说。”

  “这……”商会主席斟酌道,“我要先行派一些人去你们银行仔细地查了账目考察一番再作考虑。”

  宋玉章心想这一套流程下去不知要多久,很干脆道:“国库券的认购,我们银行明天就可以送来,这是否能说明我们银行具有发行债券的实力呢?况且您应该也知道,海洲的这一条新铁路同样有我们银行的参与,您方才说共克时艰,如今是特殊情况,就特事特办吧,”宋玉章看他犹豫,又道:“我听说去年国库券的认购您很是花了心力,最终依然是没有凑齐数目,只要您肯同意,我保证今年一定及时凑齐。”

  商会主席惊讶道:“你有什么法子?”

  宋玉章道:“看您肯不肯放权了。”

  商会主席也是为这事头疼不已,宋氏银行有钱他自然是知道的,那一座金山的威名早已传遍了海洲,略微思量之后,他想这对他也没什么坏处,横竖这商会主席马上也要干到头了,何必那么较真呢?只将在任的最后一道差事办好,也算是对上头有个交待了。

  得到首肯之后,宋玉章走出内间,却见外间已泾渭分明地分成了两团。

  一团围绕着孟庭静,一团则是围绕着聂雪屏。

  宋玉章哪边也没管,径直便向外去。

  孟庭静目光一直留意着,便也立即分开人群,迈开脚步跟了上去。

  人群声音嘈杂之间,另一团人也分开了。

  “失陪。”

  孟庭静往左侧一看,聂雪屏也已穿过人群向宋玉章那走去了。

  宋玉章没走两步,便听身后道:“玉章。”

  宋玉章停了脚步,一回头,便见孟庭静和聂雪屏正齐齐向他走来。

  两人离得不远不近,方向却是一致,殊途同归地在宋玉章面前站定了,两人相貌都很出色,出色得并不相同,一个清冷高贵,一个英俊端正,立在宋玉章面前,恰如冬日里的一花一树,各美各的。

  宋玉章神情镇定,面对着两位旧情人,他表现出了十二分的镇定。

  “玉章,”聂雪屏先开了口,“我有些事想同你说。”

  未等宋玉章回答,孟庭静便抢先道:“巧了,我也有些事想同宋行长聊聊,”他看着宋玉章的眼神极富暗示意味,“关于国库券的事。”

  宋玉章将二人笼统地看了个大概,心里很快便有了计较,微一抬眼,目光落在了聂雪屏身上,“聂先生,上车聊?”

  孟庭静面色微变,强调道:“宋行长,我想聊的是关于国库券那一千万现钱的事。”

  他字字句句咬了重音,傻子也能听懂他的意思。

  宋玉章却是从容道:“孟老板,国库券的事我已有了章程,多谢关心。”他转头面向了聂雪屏,“聂先生,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sds123.com。连尚读书手机版:https://m.lsd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